文学迷 > 龙8国际 > 一剑飞仙 > 一百三十一、探索魔狱的黑甲虫(八)
    风于兮颇为好奇的望着云岚峰上的法台,双手背负在身后,有怡然自得之意。≤≤小≤说,

    他也是月例任务实在完不成了,积累的太多,才不得不来云岚峰刷任务,但是会跟他交接的新入门弟子许了,却一脸不大舒服的表情,居然还不想离开。

    风于兮肚内好笑,也不催促,只是颇有些玩味的看着其他四个守护云岚峰的弟子,想要瞧一眼他们有什么反应。

    但是让风于兮比较失望的是,居然没有人往他和许了这边多瞧一眼,似乎对此时漠不关心一样。

    按照正常的情况,许了稍有犹豫,自然就会有其他师兄出头,“替下”他的名额,这也不算是欺压新的同门,只算是一种“规矩”。

    风于兮暗暗揣想道:“这个叫做许了的新人,看起来人缘不错,其他几个师兄弟居然没有催促他,抢了他的名额,把他留下来继续看守云岚峰。”

    许了思考了良久,忽然提气喝道:“哪一位师兄急于下山,只要以五个月例任务兑换,我便可让出此次名额。”

    许了一开口,其余的四个人就都活泛了起来,立刻就有人叫道:“我愿意!”

    不等他走下法台,就有人喝道:“我愿意出七个月例任务,兑换此次名额!”

    其余两个守护弟子,微微思忖,觉得再多加月例任务已经不大换算,就任由此人抢了名额,笑嘻嘻的走下了法台,冲着许了和风于兮一拱手,洒然下山去了。

    许了应付了这件事儿,也是微觉轻松,又复把心神沉入“井口”,去搜寻他的黑甲虫了。

    风于兮悠然上了法台,见其他人都没理会他,也没有多说什么,他可是老弟子。来云岚峰做月例任务也不止一次,驾轻就熟的在法台上依偎,开始闭目养神,昏昏沉沉的苦熬时光。

    魔狱之中。七百余头黑甲虫,结成了天罗地网,拼命吞吸泄漏的灵气。

    过了大半日,垮塌的山峰泄漏的灵气殆尽,露出了一座洞府。

    这座洞府显然非是有人常年居住的模样。十分粗糙简陋,除了一副淡金骨架和骨架跟前散落的几件东西,就再无旁的东西。

    这副淡金骨架也没有任何腐烂的衣物,大约有一米七上下,并不算甚高,每一根骨骸上都有淡淡的符箓流转,看起来煞是奇异。

    散落在淡金骨架身前,总共有六件东西,一个是小巧的银色斧头,一个是拳头大的金锤。一个是面镜子,还有一旗一幡和一口宛如透明的短刀,每一件都灵气四溢,应该是六件法宝。

    许了猜测,此人应该是不知什么原因陨落在魔狱之中,临死前找到了这处山洞,布置了阵法,遮掩了自己的尸骸和几件遗物,没有被仇家或者魔狱的妖魔找到。

    许了分出了数十头黑甲虫下去,才略接近。淡金骨架脚下的银色小斧头忽然跳了起来,悬空一转,化为一轮湛银斧光。

    许了的黑甲虫在斧光面前,根本没有抵御之力。纷纷爆散成一团团的黑光妖气,甚至肚腹中的金矛草都没来得及吐出,就给一起绞散!

    许了微微感应,不由得心头大骇,倒抽了一口冷气,他的黑甲虫都是黑光妖气所化。只要核心符文不损,就能聚散自如,生生不灭。银色小斧头一击之下,竟然把数十头黑甲虫的核心符文一起斩灭,他虽然能收拢散逸的黑光妖气,但却再也不能复原那些黑甲虫了。

    饶是许了分出这数十头黑甲虫,并没最初那六头,最强也不过相当于四级妖士,但这柄银色小斧头居然一击就能悉数灭杀,这威力也太过惊人了。

    许了心头吃惊,心中暗忖道:“这柄银色小斧头不知遗落在魔狱多少年了,不得主人时刻以气息温养,凶威已经减灭了十之八九,仍旧有如此厉害,真不知道全盛时候有多威风!”

    他虽然吃惊,反应却是极快,立刻就运转天妖诛仙法,推动了其余数百头黑甲虫一起催动吞星式,凭空生出了一团黑色漩涡,罩向了这枚银色小斧头。

    在铺天盖地的黑气扑下,这柄银色小斧头铮铮作响,斧光吞吐,竟然把吞星式硬生生顶住。

    六百余头黑甲虫联手催动吞星式,威力已经远许了自身所能挥的最强实力,就算妖王的级数也都不一定能抵挡。

    许了已经从吃惊变为了震惊,他一时间也判断不出来这柄银色小斧头品阶如何,但却知道它一定比自己手头所有的宝物加起来品阶都高,说不定就是大衍士,甚至道人之流所用兵刃。

    一想到这里有六件这个品级的宝物,许了的就忍不住心下火热,瞧向了那副淡金骨架,忍不住暗暗忖道:“此人生前也不知是什么人物?只看他能独自一人横行魔狱,纵然死了也能保护自己的遗骸,就可知他绝非凡俗,一身法力神通必然是惊天动地。”

    许了催动手下所有的黑甲虫都奈何不得那柄银色小斧头,更别说还有五件威力相若的法宝在守护淡金骨架了,所以他立刻就放弃了强行收取,把所有的黑甲虫散开,化为团团黑光妖气。

    银色小斧头毕竟是一件法宝,并无灵识,只懂得本能反应,当下就微微呆滞,盘空不动,轻轻震鸣,却不知该向哪里攻伐。

    许了分出十团妖气,重新化为十头黑甲虫,银色小斧头立刻清啸一声,盘空向上,又复追杀了上来。

    这十头黑甲虫得了许了的操纵,越飞越高,把银色小斧头越引越远,待得把这件宝物引开,许了就再分了十头黑甲虫下去,那柄拳头大小的金锤,忽然跃起,化为磨盘大小,望空砸来。

    许了哪里肯正面争斗?

    他仍旧让十头黑甲虫往远处飞走,把金锤也引了开来。

    许了在天帝苑中用过这个法子,只不过那时候他实力太差,这个法子也并没有什么卵用,没能收伏天帝苑另外一处废墟中的三件兵器妖怪。但是这一次他的运气就挺好,先后分了六十头黑甲虫出去,居然容容易易的六件法宝一起引开。

    引开了六件宝物,淡金骨架就再也没法保护自身了,很快就被许了重新凝聚了数百头黑甲虫扑下去,把尸骸分成了十七份,让最强横的十七头黑甲虫将之吞落肚内。

    过不得一会儿,就有十头黑甲虫飞了回来,许了分出了一头吞过淡金骨架的黑甲虫迎了上去,心底也颇忐忑,不知道自己的构想是否有用。(未完待续。)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