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一剑飞仙 > 一百三十一、探索魔狱的黑甲虫(三)
    许了暗叹一声,也只能让剩下的五头黑甲虫远远避开,准备放弃这头一准无幸的黑甲虫。不过他虽然已经不觉得这头黑甲虫还能有什么活路,仍旧想给它一个垂死挣扎的机会。

    许了逆转天妖诛仙法,这头黑甲虫猛地崩散了开来,化为黑光妖气,它如此状态,就再也驱除不得粉红烟雾,粘在它身上的粉红烟雾跟黑光妖气顿时就混合了起来。

    便在此时,生得如狼似虎,全身都是纯青魔纹的魔兽赶了过来,它也不客气,并不因为黑甲虫已经化为一团黑光妖气就放过,大口张开把黑甲虫所化黑光妖气和附近散逸的枫红烟雾一并吞吸到了肚中。

    许了正微觉可惜,但随即就止不住愕然,因为他可以感受的到,那头在如狼似虎,全身都是纯青魔纹的魔兽肚内的黑甲虫,仍旧跟他微有感应。

    许了想也没想,立刻就催动了吞星式,这头黑甲虫全身都化为一团黑光漩涡,生出吞噬之力,在这头如狼似虎,全身都是纯青魔纹的魔兽体内,就造起反来!

    这头魔兽也不曾料想,自己居然吞了这么一个祸胎,仰天长吼,扑了两扑,把刚才喷吐粉红烟雾的树妖给撕成了粉碎。这株树妖似乎除了喷吐烟雾之外,再无旁的本事,虽然也枝杈乱拍,抵抗了几下,但仍旧逃不脱凄惨下场。

    如狼似虎,全身都是纯青魔纹的魔兽,撕碎了妖树之后,仍旧不能缓解体内的异症,疼的满地打滚,嘶吼连连,全身魔气都冒了出来,化为一团青光,笼罩了亩许方圆的一块地方。

    黑甲虫自运转的吞星式,本来就是许了简化过的版本,它的实力又差了那头魔兽甚远。故而许了观察了一会儿,知道就算这一招管用,只怕也不是一时三刻能奏效,说不定要三五个月。才能给这头魔兽造成伤害。

    他稍作考虑,也懒得再继续浪费时间,就切断了这头黑甲虫跟自己的感应,转去关注另外五头黑甲虫了

    虽然已经折算了两头黑甲虫,但许了仍旧颇为兴致勃勃。因为他终于见识到了魔狱是什么样子,也知道了这里有多危险。

    剩下的五头黑甲虫绕着进来的地方,兜了百多个圈子之后,已经把探索的范围扩张到了数百平方公里,虽然后来也遇到了两头魔兽,但在许了的授意下,也都绕了过去。

    许了瞧着在他面前光幕上,绘制的越来越精美的一张魔狱地图,忍不住微微一笑,自言自语道:“可惜魔狱里也没甚特产。若不然还能让黑甲虫带回来些。这种除了生机勃勃,火力四射的妖魔植物,就是实力强横的魔兽,还真没什么好玩。”

    许了关注了几天之后,就放开了对所有黑甲虫的感应,他已经玩的有些够了,所以每天只会关注一两次,每次几分钟,其余的时候,仍旧把注意力放在“井口”上。借助魔气中诞生的妖魔修炼剑术。

    许了上一次,已经把九玄易筋法突破到了第九层聚神,他本身的妖气却虽然也长进不小,但却仍旧停留在八级妖士。

    许了也想能够在短时间内。再有一次突破,把自己提升到九级妖士的境界。若是他能突破至九级妖士,那么就可以着手尝试,如何进军妖王的境界了。

    但是九玄易筋法已经修炼到了尽头,纵然他再想要进步,也没了门路。天妖诛仙法似乎也有些瓶颈,所以他最近就把所有的精力,都放在了十二剑关上,他把学到的十种剑法反复修炼,每天至少把每套剑法联系三百遍。

    这也是亏了他如今剑术已经极为不凡,一套剑法演练一遍,并用不上多少时间,才能如此练剑,若是普通人,绝对无法把十种剑招如此繁复的剑法,在一天之内演练到三千遍以上。

    许了掐算时间,他在云岚峰已经呆了将近一个月,飞烟剑法,骤雨剑法,红绡剑法,却尘剑法,一乘剑法,长江剑法,阳春剑法,柔水剑法,半两剑法,十翼剑法全部都练出来剑芒。

    按照洞玄仙派的规矩,他已经可以接到驻守十二剑关头十关的月例任务了,就可惜的是,他完全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才能离开。

    这些时日里,荀景和卓爵也先后离开,替换的两位师兄的脾气都不大好,许了知道这是接了这么不爽的任务,还没有转换过来心情,须得过上几天才能好些。也不去触碰这两人的霉头,反正他跟陈吉不打不相识,从那天以后,反而更显得亲密,倒也不差少两个人说话。

    许了这一日练剑已罢,心情略有惆怅,正自望着“井口”中翻滚的魔气,暗暗想着心事,忽然有人轻咳一声,淡淡的说道:“许了师弟!我想跟你商量个事儿,下一次再有人来替换,可否把机会先让给我?”

    许了眉头微微一皱,荀景和卓爵离开了,下一次再有人来云岚峰,就该换下他去,他在云岚峰已经呆的全身骨头都快要生青苔,哪里肯再呆下去?

    他回头瞧了一眼,见是新来的两人之一,一个叫吴凡的家伙,就不咸不淡的回道:“我亦是归心似箭,这等机会却是不肯让人!”

    吴凡本来努力挤出和善的表情来,听得许了这般说,立刻就恼怒了,喝道:“我若非有要紧的事儿,怎会低三下四来求你?既然你这般不给颜面,那我就不客气了,这个名额,你给就罢了,不给我就打的你给!”

    许了呵呵一笑,却是连回应都懒得!

    吴凡虽然入门颇早,但可不是荀景,陈吉之流,如今也不过七级灵士,一身剑法不知如何,但许了也是不惧,他对自己的剑法更有信心。

    吴凡见许了这般态度,怒火更盛,随手一指,居然空手放出剑气,直指许了。

    许了不由得微微一乐,他心中暗暗忖道:“我每天练剑的时候,也不曾背人,他居然没有瞧看吗?就算陈吉也不敢以空手逼出剑气来跟我对你,你不但功力甚差,剑术也逊色,这眼光……也是糟糕的没边了。”(~^~)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