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一剑飞仙 > 一百三十、不打不相识
    ps:还有没有月票和推荐票了啊!

    陈吉自持比许了拜师先了十多年,哪里肯吃这种亏?

    他大叫一声,手中长剑微微一凝,乱晃了七下,顿时有七个光圈自剑尖飞出,向许了套了过来。

    荀景见状,大喝一声:“陈吉你疯了吗?同门切磋居然下这种重手?”

    陈吉也不理荀景,长剑斜指,剑气冲霄,眼神里都是森寒之意。

    荀景知道自己已经来不及阻止陈吉,反手拔剑,一时间却有些茫然,不知该如何插手。

    他若是攻击陈吉,以陈吉的为人,说不定会全然不理,他也不能真个下手,也就失去了围魏救赵的意义。他若是出手拦阻,却自问没有把握,若是陈吉向他出手,荀景自然不惧,但陈吉向许了出手,他隔了一个法台,就有些鞭长莫及了。

    许了却没有想那么多,他怡然不惧,把银狐剑在掌中一托,化为一道银线盘空,把最近融会贯通的剑法使将出来,一剑就破去了陈吉的七道剑气光圈。

    陈吉颇为自负,他自忖也是快要突破十二剑关,有望进军天罡道士的人物,还能拿不下来一个区区新入门的家伙?

    他完全没有听说过许了,也不知许了的来历和本事,所以才有如此自信。

    当他最得意的一招剑法,被许了随手破去,似乎还行有余力,不由得脸色大变,长剑隔空一划,剑光如涛涛长江,绵延不绝,向许了冲击过去。

    荀景看到许了应付的一招,忽然放下心来。暗暗忖道:“没想到这个许了师弟,居然也有几分本事,看来用不着我出手,呆会我给两个家伙打圆场就是了。现在且看他们斗一回儿,都宣泄几分火气,再来劝架!”

    许了跟陈吉斗了两招。就知道这位师兄是个真有本事的人,陈吉差不多已经是九级灵士的巅峰,一身灵气澎湃浩瀚,比他还略微强了几分,就算是剑术也不差他多少。

    许了虽然仍旧卡在八级妖士上,但凭着玄金妖气和黑光妖气的灵异,一身妖气又复凝练无匹,以他的妖气波纹,几乎可以算是妖气中最为精纯。进无可进的层次了,比陈吉在妖气的质上高出了许多,故而正面硬杠,也不见逊色。

    两人虽然都有几分火气,但斗了几招剑法,却各自冷静下来,再也不肯冒进。

    洞玄仙派这一代,共有七名天罡道士。再往下就是卢朗,荀景。陈吉等人。他们几个都已经踏入九级灵士,只差剑术还未磨练完全,所以不得突破关隘,但只要得了几分契机,谁都有机会突破。

    陈吉也是颇为自负之人,他也没有想到许了居然可以跟自己斗的旗鼓相当。这位洞玄仙派年轻一代最杰出的几名弟子之一。就不大肯放手抢攻了,因为他也知道,许了只是新来的弟子,若是自己输了一招半式,名声须不好听。就算赢了,若是赢的不够干脆利落,也会被人拿来说嘴。

    更何况荀景就在旁边瞧着,若是自己在剑术上稍有可被指摘的地方,说出去也小小的丢脸。

    许了跟孙伯芳,孙仲虎兄弟磨练,脑海里根本没有“同门斗剑”这个概念,他只觉得陈吉真的想要杀了自己,所以出手亦是越来越谨慎,生怕被敌人抓住破绽。

    两人各有顾忌,剑光运转就越来越凝实,两道剑光在身前化为一道光河,每一转动,都挟带风雷之声,稍稍碰撞,都是惊天轰地!

    两人已经再不去比拼剑法的精妙,而是纯以剑术境界交锋,这种交锋最为稳重,谁人境界高上一线,就能稳吃对手,不似逼近剑招,还有以弱胜强的可能。

    晃眼又是二三十招过去,两人的额头上都见了几分汗水,旁观甚久的荀景终于按耐不住,低喝了一声,拔剑出手。

    荀景的长剑化为一道雷霆,插入了两人剑光之中,断喝道:“拼斗到了这等地步,已经足够了,难道还真要分个生死?”

    许了此时已经知道,自己纵然天赋奇才,剑术进境极快,此时也绝斗不过这位陈吉师兄,陈吉也是觉得,自己纵然能赢,只怕也要付出极大的代价,故而荀景插手,两人就各自缓下来剑光,收敛妖气灵气。

    荀景一剑斩去,分开了两人,自己也把剑光收了回来,他还真怕两人打出火气来,也把自己卷进去,此时见两人都有退缩之意,才心情微略放松,叫道:“也不知道,要在这个鬼地方呆多久,你们两个吵出龃龉来,就这相看两两厌,怎么熬下去日子?看在我的面子上,这件事儿就算了,陈吉你可是师兄,就算被许了抢了一头黑妖龙去又怎么了?难道你折损不起?”

    许了不等荀景说话,就一礼到地,说道:“我实在太过焦急,想要早些把小天魔幡炼成,所以抢了这头黑妖龙。这件事算我不对了,陈吉师兄大人大量,原谅我这一次好么?”

    陈吉哼了一声,把佩剑收入袖中,冷冷说道:“看在荀景的面子上,也看你才入门的份上,就让你一次,下不为例。”

    荀景眼瞧着,把这场争斗化解了开来,也颇畅快,说道:“我们在云岚峰也不知道要呆多久,下一个来顶替我们的是谁。平时大家都懒得动弹,今天既然都挺有闲情雅致,不如大家凑个堆,喝喝酒如何?”

    许了先叫好,从自己的战斗兽乾坤里,取出来一箱六瓶的飞天茅台,又取出来几样市的熟食,顺手就在法台上摆了开来,说道:“我来请客吧!大家都是有些修为在身,也不怕喝醉,也不会耽误正事儿,想来喝几杯也不是问题。”

    荀景先叫好,陈吉冷哼了一声,也没有继续摆脸色,卓爵就更是不用说了,他的态度本来偏许了一方。五个人里,有四个人决定凑一块喝一顿,最后一个人也就没什么办法,只能跟大家共同进退。

    晃眼五个人就都集中到了许了的法台上,荀景颇为爽快,随后一拍就把一瓶茅台的瓶盖拍飞,但却不损瓶嘴分毫,小小的露了一手劲力拿捏的本事,然后就给所有人都把酒满上了。(未完待续……)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