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一剑飞仙 > 一百二十、剑势滔滔
    ps:最近有很多我的负面话题,一定是那些老资格的大神在打压我这个新人,大家快投月票给我,气死他们……不是让你们扔活蛤蟆,是月票,月票好动伐?

    许了在一乘殿呆了七八个小时,自觉已经把一乘剑法学的差不多,就跟卢朗告别,给自己放了学。●⌒,

    他离开一乘殿,就转去了右偏殿,宁真儿看到他,就有些气不打一处来,不过他在许了手底下吃了两次亏,知道自己不是对手,纵然生气,但也只能装作看不到这家伙,不敢上来挑衅。

    许了没看到白秋练,不由微微惊喜,白秋练不在这里,那就说明她已经练成了骤雨剑法,现在肯定去学其他剑法了。

    许了也没有去问宁真儿,反正宁真儿肯定不会告诉他,也没有问另外四个跟宁真儿学骤雨剑法的人。

    这四个家伙上次故意挑动他和宁真儿,高行文冲突,被许了教训了一顿,已经乖的跟孙子一样。他们也知道许了跟杨寒冲突,把这家伙从山峰上打下去的事儿了,生怕自己也被许了教训,见到许了都是宁肯躲远一些,也不要再凑过来找没趣儿了。

    许了见白秋练不在,半句话都没有说,就那么扬长而去。

    他毕竟在洞玄仙派已经呆了蛮久,多少也了解了十二剑关的方位,就挨个去找人了。

    许了没有在红绡殿,却尘殿找到白秋练,白家女孩儿明显没来学这两套剑法,他还是绕了两个多小时,才算是在长江殿找到了白秋练。

    长江殿的守护者是董平潮,也是那晚找过许了的三个师兄之一,他看起来为人木讷,但传授剑法却极认真,跟随他学剑的足有二十多人,为许了所见的十二关中人数最多的一个。

    董平潮不会因材施教。所以都是让大家跟他一起,一招一式的练剑。

    白秋练对长江剑法,滚滚如潮的剑式颇有心得,学了七八天已经尽得精髓。还胜过了大多数来学剑多年的弟子,在人群中颇为突出。

    许了找过来,看到这边居然是跳广场舞一样的模式,一大堆人一起练剑,也不敢造次。混入了人群中,一边跟着学长江剑法,一边向白秋练凑近。

    白秋练偶然回眸,见到了许了,就不由得嫣然一笑,还压低了声音问道:“你怎么也来学长江剑法了?”

    许了低声回答道:“我是特意来找你,不是来学剑法!我现在已经去学一乘剑法了,那边是卢朗师兄传授剑法,教学质量还不错。”

    白秋练脸上笑意更浓,问道:“你来找我干什么?”

    许了压低了声音说道:“听说你几天后就要进洗髓池。有些放心不下,所以过来找你。”

    白秋练盈盈一笑,说道:“进洗髓池又没危险,只不过是把全身妖力化去。我要在进入洗髓池前多学几套剑法,这样在重新凝练灵气的时候,就会更精纯一些。”

    许了也知道,洗髓池会把一身妖气化去,还原为最精纯的元气,就如他曾吞过的帝流浆,只要以合适法门炼化。多少都能保留下几成功力。

    白秋练想要多学几门剑法,的确可以在洗髓池之后,把元气多炼化几分。

    这种事情许了也帮不上忙,他过来也只是看望“好朋友”。所以也只能随口鼓励几句,就连他自己也觉得没什么实质有用的话。

    许了跟白秋练闲聊,让正传授剑法的董平潮颇为不满,他开始还想着,两人说两句,他装作看不到也就算了。在认识许了和白秋练的洞玄仙派弟子眼里,都已经把他们当成了恋人,也就是许了还没自觉。但两人聊起来没完没了,就让董平潮按耐不住了。

    这位古板木讷的师兄,轻咳了一声,喝道:“许了!你出列,给众位师兄弟练一遍长江剑法。”

    他处罚的办法,也非常古板,就是想把许了叫出来,让他练一遍剑法,自己再指点两句,帮许了改正几个错处,也就算是教训了。

    许了根本没怎么用心学习长江剑法,但被董平潮叫出来,他也没奈何,只能开始从头演练这一路剑法。

    洞玄仙派的十二剑关,所学的十二路剑法,每一路剑法各取一个名字,就有一句:烟雨红尘,一江春水,两翼风雷!

    长江剑法讲究的是滚滚大势,纵然每个人都可以看到,都知道其中变化,知道剑法的转折,知道来去回往,但就是无法避让,无法抵挡。

    由剑招而至剑势,最为讲究气势!

    许了练了两招,还觉得有些不大熟练,但七八招一过,就自然而然生出了一股浑厚气势来,心中自然而然想起来长江黄河,万里汪洋,剑招上陡然生出一股磅礴大气,每一剑都有横贯天际,中分6洲的激荡。

    董平潮看着许了练剑,本来木讷的脸上,还没有什么变化,但心底却如惊涛骇浪,再也平静不下来,他可是知道,这一路长江剑法有多难练,现在洞玄仙派能够把这一路剑法练出磅礴剑势的人,总计也不过十余人,在记名弟子中只有两三人比他强。

    董平潮忍不住暗暗揣想:“白秋练是白家的人,对长江剑法有天赋加成也就罢了!怎么许了也有这等天赋?他不是不死树血脉吗?”

    许了把长江剑法演练了一边,还有些不满足,也没有管董平潮是否让自己继续,就自顾自的开始了第二遍。

    第二遍长江剑法练完,他就忍不住开始练第三遍,金矛草所化的长剑,化为了一片淡淡的金光,宛如潮水,波浪汹涌,绵绵不绝。

    第三遍剑法练到最后一招,许了的长剑上生出嗤嗤之声,开始尚颇轻微,但很快就转为滚滚浪潮,汹汹如雷,轰然作响。

    每个人都看到,许了的长剑上,生出了波光粼粼,那是长江剑法练出来剑芒!

    这股剑芒在没一个人的心头,都压了沉甸甸的一记,许了才来学剑一次,就能逼出剑芒来,而且剑势滔滔,已经是把长江剑法修炼至了极高境界,好人都觉得自己学了几年的长江剑法,都是把时间花到狗身上去了。

    每个人心头都忍不住浮起一句话:“我们练了这么多年,究竟把剑法练到什么地方取了?居然还不及人家来练一天的成就高?”(未完待续。)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