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一剑飞仙 > 一百一十三、骤雨潇潇,一剑却尘
    ps:下一章上午十点,求个推荐票,另外大家准备好了月票和订阅没?一号上架,很需要大家的支持

    这个声音熟悉到了极点,许了一耳朵就能听出来,正是宁真儿的声音,他可不会真的惧怕宁真儿,就算宁真儿背后还跟着高行文也是一样。

    许了慢条斯理的提气喝道:“我又不怕你什么?说谁是胆小鬼呢?”

    宁真儿旋风一样闯入了却尘殿,看到了许了就气不打一出来,刷的一声抽出了佩剑,喝道:“不是胆小鬼,你躲了那么久?居然连食堂都不敢去,胆子真的大到了一定的境界啊!”

    许了可懒得解释,自己是为了修炼红绡剑法,把跟对方约斗的事情给忘记了,他冷冷喝道:“现在比一场也不晚啊!只要你敢下场,赢了我,随便你管我叫怂货!”

    许了上次就胜过了宁真儿,自是不惧这位“师兄”,没想到宁真儿冷笑一声,喝道:“我就让你见识一下,我的骤雨剑法!”

    许了不由得轻咦了一声,他没想到宁真儿这个手下败将,居然还真敢上场,当然也不会惧怕了对手,他挥手让白秋练让开,抽出了金矛草所化的长剑,飘然下场。

    宁真儿眼中寒芒一闪,迎面就是一剑,剑尖轻轻一抖,就化为无数雨滴,凭空散开,遮掩了数米方圆,剑术之精妙,比上次强过了不少。

    许了后退了半步,这会他才瞥到悠然踏入却尘殿的高行文,高行文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让他也不由得微微愕然,心道:“这家伙可跟我交手过,怎么也对宁真儿这般有信心?他应该知道宁真儿不是我对手才是?”

    许了随手使出骤雨剑法,跟宁真儿斗在了一处,他倒也感觉到宁真儿剑法更胜上回,但……正因为宁真儿剑法颇有进境,他才真切的感觉到,自己的剑法也比上回进步了,而且是进步太多,远过宁真儿的进步幅度。

    他九玄易筋法突破至第九层聚神之前,四部剑法都已经逼出剑芒,就算却尘剑法也已经登堂入室,这种进步度,就算有人亲眼瞧了都不会敢相信,只会以为他在作弊。

    却尘剑法和其余三部剑法之间,有微妙联系,许了练成了却尘剑法,也等于提升了其余三部剑法的境界,骤雨剑法也因之提升甚多。

    许了跟宁真儿斗过十余招,剑光骤分,穿透了对方的剑网,直点向宁真儿的额头,上次他就是用了这一招,胜过了对手。

    宁真儿临危不乱,也没有仰头闪避,而是轻叱一声,反手挥出长剑,剑光点点,无数剑芒化为雨滴,向许了罩下。

    许了这才悚然一惊,知道了为什么宁真儿有信心挑战自己,高行文为什么会觉得宁真儿有取胜之机。

    宁真儿居然把骤雨剑法更上层楼,突破至新一层境界,剑芒化为雨滴,纷纷洒洒,若是许了还只有上次比剑时的境界,必然会输在这一招之下。

    就算是现在,许了论剑法招数也并不差过宁真儿,但还真就没能把骤雨剑芒修炼至化为雨滴的境界,一样没法凭着骤雨剑法抵挡这一招。

    许了想也不想,就把骤雨剑法改为了却尘剑法,这一路却尘剑法连尘埃都能挡落,自然更不惧雨滴!

    按照洞玄仙派的创派祖师的意思,十二剑关的十二路剑法,后一路恰好克制前一路,最后一路雷音绝剑又复为第一路飞烟剑法所克,恰是一种大圆满之境。

    不管是宁真儿,还是高行文,都不以为许了能够练成却尘剑法,就算白秋练对许了知之甚深,也一样不这样以为。当许了使出来这一路却尘剑法的时候,三人一起露出惊骇之色,尤其是跟许了对敌的宁真儿,惊讶的小嘴都张了开来,就好像见到有人白日飞升一般惊讶。

    许了却尘剑法使出,顿时把宁真儿出的骤雨剑芒悉数挡下,他甚至感觉自己行有余力,还能反击,就顺手反击了一剑。

    这一剑穿透了宁真儿的剑芒,在她的额头上轻轻一点,这一次许了没有恶搞,再画一个小乌龟,而是轻盈了刻了两个字“白痴”!

    宁真儿反应过来,捂着额头,脸上羞恼交加,向高行文问道:“他在我脑门上又刻了什么?是不是又画了一个小王八?”

    高行文为人老实,就说了实话:“他在你脑门上刻了白痴两个字,这一次没有画小王八!”

    宁真儿哇的一声,又哭出了声音来,一顿足,捂着脸就跑。

    高行文比划了两下,最后还是摇了摇头,说道:“我下次再来挑战你,这一次要先安慰真儿!”然后他就追了出去,只是高行文连喊了几声,宁真儿都没停下来,只能跟着一起跑开。

    许了收了长剑,吹了一口气,尽管他的剑上没有雪,也没有血,更不觉得自己有半点绝代剑手的风范,还是颇觉得意。刚才他一招却尘剑法,破了宁真儿的骤雨剑芒,胜的酣畅淋漓,平常从未有如此爽快的感觉。

    白秋练忍不住噗嗤一笑,说道:“你是不是觉得,自己特别像西门吹雪?”

    许了摇了摇头,长叹一声道:“其实我更喜欢叶孤城!”

    白秋练问道:“为什么你更喜欢叶孤城?”

    许了摆了一个自觉的很酷的姿势,才缓缓说道:“有句夸叶孤城的诗,你听过没?却道故人心易变,不想一剑了恩仇!我就叫许了啊!”

    白秋练微微一愣,然后才问道:“我怎么没听过这句诗?我知道前一句是纳兰性德的词,后半句可没听过,应该是化用的吧?”

    许了听到这句话,硬是把“这诗是我最喜欢的网文作者流浪的蛤蟆原创”这句话给憋死了回去,他是真不知道纳兰性德是谁,如果刚才不小心说了出来,这会怕是已经被白秋练笑话没文化了。

    白秋练可不知道许了心底的想法,白家女孩儿噗嗤一笑,说道:“却道故人心易变,不想一剑了恩仇!如果知道你名字跟这句话有关系,相信就不会有人再把你的名字读成‘勒’,只会读‘辽’,你有没有想过把这句诗,当成自己的定场诗,每次出场的时候就吟一遍,很有气势的啊!”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