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一剑飞仙 > 一百零七、十二剑关(三)
    许了推搡了许久,都想要用长剑去刺胖少年的屁股了,这才看到了旁边有一本剑诀,还有一张纸条。

    许了好奇心起,走过去拿了纸条看了一眼,只见上面写道:“要学红绡剑法的就自己学,不要来打扰庞少爷睡觉!”

    许了忍不住笑出声音来,他翻开旁边的剑诀,果然是一套红绡剑法。

    这路剑法讲究剑光柔弱,宛如长绡,千裹万绕,层层不绝,绵里藏针。

    许了翻看了一遍,就把这路剑法铭记于心,他又复花了一会儿功夫,复习了几遍,确定自己已经把这路剑法牢牢记住,不会有任何错讹,这才开始着手练习。

    红绡剑法跟飞烟剑法,骤雨剑法不同,有几个诀窍非常奇特。

    许了开始不懂得这些诀窍,剑诀上又没有详尽标出,他花了许多功夫,绕了一些弯路,这才算是推敲明白。

    不过每次推敲明白一个诀窍,许了就对红绡剑法更多了解一分,他试着演练这路剑法,只觉得剑招千回百转,缠绵不尽,每一招剑法都有无数破绽,每一处破绽都是一处陷阱,就好像故意让敌人来攻,然后埋伏了无穷后招,趁机破敌。

    许了一个人练剑,倒也快活,就在他又领悟了一个红绡剑法的诀窍时,忽然听得恼怒无比的声音喝道:“高师哥!就是这个叫许了的家伙,他居然在我的脑门上刻王八!我刚才都没有注意到,不知丢了多么大的脸。你要替我教训这家伙,我也要在他脑门上刻王八!”

    许了回头瞧去,刚才那个小道士,眼睛红肿,显然刚才哭过,正扯着一个温文尔雅的年轻人向自己走来。

    这个温文尔雅的“高师哥”,见到了许了,无奈的摇了摇头,说道:“你就是新来进修的许了?为何如此顽皮,在宁真儿师弟脑门上刻画小动物?若是你肯认错,我便给你说合,让这件事过去……”

    许了忍着笑,急忙说道:“我也是领悟了骤雨剑法的精髓,有豁然贯通之感,心情畅快,这才忍不住开了个玩笑。给宁真儿师兄造成如此困惑,实在非我本意,我愿意向他道歉,求他原谅!”

    宁真儿大为羞恼,喝道:“谁要你道歉了?我要高师哥替我出手,好生教训你这个王八犊子!你居然敢羞辱我,我怎么都不会跟你善罢甘休。”

    许了脸上很有些委屈的说道:“高师哥!我愿意道歉,但宁真儿师兄不肯接受,这可该怎么办?”

    宁真儿气恼无比,猛然飞足踢来,叫道:“道歉有用,我杀了你全家,再给你道歉好么?你做这种垃圾事儿的时候,有否考过我的感受?尼玛了个八岔……”

    许了微微侧身,让过了宁真儿的飞踢,这个姿势刚好可以用一招五灵炼气术中的通臂神猿功,他几乎是不假思索的腰身一弓,肩膀一耸,就撑在了宁真儿的底裤位置上,把他给生生推飞了出去。

    也是宁真儿仗着有高师哥在身边,出手轻挑了些,飞身跃起踢来,露出了老大的破绽,给许了一记通臂神猿功撑在下档,推飞了出去,人在半空就脸色羞红,哇的一声哭出声来。

    许了也不是故意的,只是那个方位,那个姿势,正好这般反击,他一击得手,心底就是打了一个突突,暗暗忖道:“怪不得这家伙脾气这么差,我刚才推了那一下,好像没有撞到他的小、鸡、鸡……。难不成他练了葵花宝典,辟邪剑法一类的剑术?我特么也要小心点,不要给洞玄仙派的人,忽悠去练这种邪门的剑法!”

    许了的脑筋一时间搭错了线头,想到了很多经典的场面上去了。

    宁真儿摔在地上,脸色红的不能再红,就好像快要滴出血来,他什么话都没说,呜咽了两声,就嚎啕大哭,扭过身去,撒腿就跑。

    高师哥脸色也不好看,指着许了,脸色沉的跟黑锅底一样,他本来温文尔雅,现在却看起来非常的狰狞可怕,刷的一声拔出了配剑,直奔许了刺来。

    许了也不知道高师哥为何忽然这般震怒,只以为自己刚才出手打了宁真儿,让他怒火爆。他虽然脾气不算太糟糕,但也不是肯给人平白打的,心道:“刚好学了红绡剑法,就跟你比一比,看看这路剑法威力如何!”

    许了随手抖了一个剑花,展开了红绡剑法迎了上去,高师哥随身的佩剑亦是山中古木削成,两人木剑击刺,都打出了真火。

    许了仗着红绡剑法柔弱善守,跟高师哥翻翻滚滚拆了百多招,又把飞烟剑法,骤雨剑法混杂到了红绡剑法中使出,一时间也不落下风。

    这一次跟上两次比剑,许了有意收手,才斗了一个不分胜负不同,他使尽了平生本事,的的确确没有办法占到高师哥的上风。

    高师哥的灵力虽然稍稍逊色,但剑术却高明了不止一线,最少也懂得五套以上的剑法,让许了几次想要仗着浑厚妖力胜出,都被他精妙的剑法化解。

    许了和高师哥恶斗了快到三百招以上,高师哥杀红了眼,无意中一脚踢中了沉睡中的胖少年。

    许了刚才没能唤醒胖少年,并不是真的没法唤醒,而是不好意思使用粗暴一点的手法。但高师哥跟许了恶斗,这一脚踢出,若有若无,已经用上了洞玄仙派最高明的脚法,就算铁柱子也踢得断,正中胖少年的屁股,力道千钧,顿时把他踢的嗷嗷的高声嚎叫,什么睡魔也给踢成睡鬼了。

    “尼玛了个八岔!高行文!你居然敢用却尘脚法踢我的屁股?我跟你有什么仇什么怨恨?你看我睡觉都不顺眼?”

    许了后退了一步,看到窜起来多高的胖少年赤手空拳就跟高师哥恶斗起来。

    胖少年虽然赤手空拳,但双手十指点点戳戳,竟然使出了一路精妙剑法,饶是高师哥有木剑在手,也被打的狼狈异常。

    许了可不想同时招惹两个厉害的好手,这两人虽然灵力比他稍逊,但也最少是七级灵士,而且剑法比他遇到过的任何敌人都高明甚多。他上次杀了的三头越狱妖怪虽然妖力比高师兄和庞少爷都强横了一筹,但单打独斗一定要输给这两人。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