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一剑飞仙 > 一百零四、腾岳青虬
    许了把行李弄好了,看了下时间,也现自己弄的太早了,为了掩饰紧张,向白秋练问道:“你怎么没带行李?”

    白秋练微微一笑,说道:“我有一个乾坤手环,把随身的行李都放到了里面,要不要我帮你拿东西?”

    按照正常的男孩子心思,肯定会拒绝让女孩子帮忙提行李!

    许了历经无数厮杀,心里阴影面积颇大,总想把自己的实力隐藏起来一些,他并没有觉得白秋练靠不住,但仍旧不想暴露战斗兽乾坤的事儿,自己拎着行李终究不如空手方便,又知道乾坤手环不会给白秋练增加份量,思考了一阵子,居然答应了白秋练的这个提议。

    许了耸了耸肩膀说道:“那就麻烦你了,好在我的行李也不算重。”

    白秋练笑嘻嘻的一抓,手腕上的一个晶莹的翡翠手环就生出一股吸力,把许了的行李都给收了起来。

    许了跟白秋练东拉西扯,只觉得这两个小时过得好慢,白秋练倒是一直都表现的很轻松,还一直都委婉的安慰许了,让他也渐渐放松了一些。

    当这趟妖怪专用的地铁终于停靠,许了深深的呼吸了一口空气,这才跟在白秋练的身后下了地铁。

    当妖怪专用的地铁开走,许了才有暇打量这座地铁站,其实这里更应该叫火车站。

    这里并不是在青城的前山,而是在山腹中,极大的一个山洞,两边深邃,不知有多远,是妖怪专用列车来去的通道,停靠的站点有三层,居然用的是钢化玻璃地面,可以看到下两层的也跟这一层一样,并没有人走动。

    妖怪的人口极少,全世界才六十多万,人类的修行者也并不比妖怪多,甚至还更少一些,十八仙派加上西方的隐宗流派,也不过接近百万人口。

    青城山作为洞玄仙派的山门所在,几乎不会有其他门派的修行者,也不会有别的妖怪,就只有本门的几百号人,大多数人都忙着修炼,或者其他事情,更不会没事儿跑到火车站来,这里显得分外冷清。

    许了稍微感应了一会儿,除了自己和白秋练之外,没有现任何生灵的气息,知道不会有人来接站,就只能自己前往洞玄仙派的山门,居然微微松了一口气。

    许了轻笑了一声,说道:“洞玄仙派的山门,听说是在一处洞天里,洞天和普通的虚界差距有那么大吗?”

    白秋练微微抬手,想要牵许了手,但最终还是放弃了,心底还有些懊恼,暗暗忖道:“为什么赵燕琴就能那么自若的牵他的手?我就做不到?”

    她有些心不在焉的说道:“洞天和虚界的区别有两大标准,第一个就是是否满足一千平方公里以上,第二个就是是否能自生灵气。也不是没有面积大的虚界,但因为不能够自生灵气,无法满足生灵的生活需要,所以都被荒弃了。至于那些能够自生灵气的虚界,都是各大势力的重点培养目标,投入了不知多少人力物力和资源,希翼有朝一日能够将之晋升洞天。”

    许了哦了一声,沿着站台的指示,一路走去,白秋练跟在他身边,白家的少女有一搭没一搭的跟他聊着,却忽然有些不开心了。

    许了并没有觉察到白秋练的心思变化,两人都是脚力强健之辈,走了两个多小时也没有觉得累,终于走出了这条地下通道。

    许了只觉得眼前骤然开朗,两人出现在一处鸟语花香的山谷,山谷的正中有一个凉亭,一个中年书生和一个青袍老者正在下棋。

    许了刚要走过去问路,他的电子邀请函上对洞玄仙派的山门介绍,就只到站台为止,并不知道怎么继续前往洞玄仙派的山门,却被白秋练一把扯住,恭恭敬敬的对两个下棋的人说道:“晚辈白秋练和许了前来洞玄仙派拜师学艺,还望腾岳、青虬两位前辈打开门户。”

    许了退开了一步,并没有自作聪明,去多嘴什么,而是让白秋练来应付场面。

    中年书生呵呵一笑,说道:“好久都没有小朋友来了,既然你们来我洞玄仙派拜师,我就考你们一关,若是能过得去,我就帮你们打开门户,若是过不去,就自家回去罢!我们洞玄仙派不收资质驽钝的弟子。”

    许了刚想要说:“我可是万妖会的进修生,也是花了极大代价来有的机会,你们说不收就不收,把这件事儿当作了什么?”

    白秋练悄悄扯了扯他的衣袖阻止了他的诘问,许了还是一个懂得察言观色的少年,知道白家的少女这么做必然有道理,就没有开口。

    青袍老者轻哼一声,说道:“既然腾岳你打算出手考验,我就不多事儿了,就此去也!”

    青袍老者将身一跃,化为一道刺天青虹,须臾间就冲破天际流云,度之快,许了简直见都没有见过,顿时瞠目结舌,暗暗惊骇,暗暗猜测青袍老者的来历。

    中年书生腾岳,一笑说道:“我这里有剑法一篇,共计七十二招!你们若是能够在三日内学会,七日内自创法门,将之这一篇剑法的招数一一破去,就算是过了这一关!”

    白秋练拱了拱手,居然做足了古礼,说道:“我和许了愿意尝试!”

    中年书生腾岳张口出一团云烟,落地就化为手持利剑的青衫少女,一招一式开始演练剑法。

    许了得了白秋练暗示,也不再打算抗议,盯着这个云烟所化的青衫少女,把她施展的剑招一招一式都铭记于心。

    白秋练比许了还要认真,小脸上甚至还有几分微微的兴奋,似乎遇到了什么特别的好事儿。

    许了瞧了她几眼,见白秋练学剑的太过认真,也就不去打扰她。

    他自从学懂九元算经之后,记忆力和理解能力大大增长,只看了一遍就把青衫少女施展的剑法铭记于心,再看了一遍之后,简直熟极而流,三遍以后,就再也不看青衫少女,而是闭上眼睛,在心底回想青衫少女施展的一招一式,直到确信自己都已经记住,再无半分差讹。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