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一剑飞仙 > 九十三、来战!
    啵的一声轻响!

    许了连人带飞盾妖都闯过了洛阳街的无疆结界,进入洛阳街之后,他不由得微微轻松,因为后面追上来的孙仲虎度骤然放慢了三成。

    许了大喜过望,他这个时候才记起来,洛阳街的无疆结界可以把没有妖籍卡的妖怪实力压制到一成,顿时心思就活跃了起来。

    “正常情况下,我绝对打不过天罡道士,但他的实力被压制到了一成,我就未必一定会输了吧?”

    许了扭回头望去,却现孙仲虎并没有慌张,仍旧一路横冲直撞,半点也没有闯到人家地盘,是不是该收敛一些的自觉。

    “万妖会连这种上门挑衅的行为都不管,就未免太过份了啊!”

    许了虽然没指望有大妖怪出手,但看着孙仲虎如此嚣张的闯入洛阳街,继续追杀他,也未免有些腹诽。

    不过,这一次他可是错怪了人,他这边才腹诽了两三句,就有一只生有青毛的大手从天而降,这只大手足足有百米方圆,它轻轻一口,弹了孙仲虎一个“脑瓜夯”,顿时把这个长生宗大有前途的天罡道士,给弹成了一道流星。

    许了匆忙把飞盾妖的度降下来,免得这只生有青毛的大手敌我不分,顺手也给他来这么一下,但生有青毛的大手似乎就只想给孙仲虎一个教训,弹飞了这个家伙之后,就又复隐入了洛阳街的天空。

    许了拼命运足了目力,往天空瞧去,但却怎么也瞧不到青毛大手究竟隐藏的什么地方。

    孙仲虎飞出了十多公里,这才稳住了颓势,他整个人都被弹的扁了一个数量级,就好像每年都会布的某款平板电脑。

    想要把一个大活人压缩几公分,需要的是妖气值数十万以上,妖帅级的大妖怪出手,孙仲虎虽然狼狈不堪,全身每一处地方不扁,但也不敢出言不逊,只是提气喝道:“我只是想要跟许了问一些事情,又不曾出手伤他,请问我所作所为,有什么地方违反了规矩?万妖会有这般霸道吗?有这般不讲道理吗?”

    一个略带几分稚嫩的声音,老气横秋的说道:“万妖会有什么时候,不够霸道了?万妖会又什么时候,跟人讲的不是实力,而是道理了?”

    稚嫩的声音顿了一顿,语气骤然加重,喝道:“之前几个小家伙玩耍,我们也就当做没看到了,正好打磨一下那个小家伙,但就连天罡道士都有出场,真当万妖会的眼里能容得下这么大的沙砾吗?从今天起,半年以内,如果许了死了,不管什么原因,我都杀了你。许了身边认识的人死了,不管什么原因……”

    孙仲虎怒喝道:“万妖会可不能管人类的事儿!”

    稚嫩的声音再次顿了一下,然后才懒懒洋洋的说道“哦!我差点忘记了,那么就改成这样吧!如果许了身边认识的人死了,我就杀一个看着不爽的人,这样就合乎规矩了吧?”

    孙仲虎气的全身抖,大声喝道:“我就是那个‘看着不爽的人’吧?我们长生宗……”

    稚嫩的声音嘿嘿一笑,打断了孙仲虎的话,说道:“万妖会怕过长生宗吗?真特么是笑话!”

    孙仲虎被噎得半句话也说不出来,忍不住仰天长嚎,吼叫的凄厉愤怒,不似人类,就如地狱的鬼怪在抗诉不公。

    那个稚嫩的声音说完最后一句话,就消失的无影无踪,再也没有理会孙仲虎。孙仲虎大吼大叫了十多分钟,不但没觉得宣泄了情绪,心头反而更添堵塞。

    许了并不知道后来生的一切,他暗暗庆幸自己聪明,知道躲来洛阳街,但一时半会也不敢离开,生怕自己踏出洛阳街,就被孙仲虎拦下来,他可没本事对付天罡道士,那是妖王级数才能匹敌的存在。

    “麻痹!老子要是再强大一些,何须狗一样躲在洛阳街,早就出去把孙仲虎杀了。亏我还觉得自己实力提升的挺快了,但遇到真正强大的敌人,这点实力仍旧不够看!”

    许了现在已经知道,如何才能突破至妖王的境界。

    他有天妖诛仙法和九玄易筋法,倒也不缺合适的功法,但他毕竟才觉醒没有多久,虽然吞了那么多帝流浆,又经历了妖气震荡,拥有了独属于自己的妖气波纹,还彻底妖化了身躯,在天帝苑奇遇连连,实力突飞猛进,但毕竟时间还是太短,未能够把所有获得融会贯通,甚至就连九级妖士的境界还未冲破。

    许了在洛阳街徘徊了好久,有心在洛阳街找个酒店住下来,但又实在担心母亲,最终还是一咬牙,找了一个街口,悄悄走出了洛阳街。

    许了深深了吸了一口气,瞧了一眼背后的洛阳街,坚定的向家里走去。

    许了心底其实也在打鼓,但他知道自己不可能退缩,就算他退缩了今日,也不能永远避开这个问题。

    他自己是妖怪了,可是他的母亲不是,他喜欢的女孩子曲蕾也不是,他过不去亲情的关,也过不去感情的关。

    许了每走一步,心底都会增多一分寒意,但他还是一步都没有停,还越走越快,到了后来更是撒腿狂奔。

    许了整个人都化成一团黑光,穿墙过户,他尽可能的避开了有生灵气息的地方,用最少的转折,一路向自己的家归去。

    当许了站在自己家门外,准备掏出钥匙的时候,一个宛如金铁交鸣的声音响了起来,淡淡的说道:“你还算有胆量,居然还敢回家!”

    许了没有转身,嘿然一笑,抽出了一口战刀出来,同时也把飞盾妖一翻,戴到了手臂上,然后才猛然回身,左盾右刀,摆出了决一死战的姿态。

    孙仲虎已经恢复如常,再也看不出来刚才的窘迫,他瞧也不瞧许了手上的武器,充满自信的说道:“我想要知道,我哥哥失踪的真相,只要你实话实说,我就不会为难你。”

    许了运转黑光妖气,通过自己的身体,把飞盾妖和手中狭长古拙的战刀连接到一起,形成了一个妖力循环,他感觉到自己前所未有的强大,缓缓的说道:“你们兄弟的话,我一个字都不会相信,我除了能告诉你,我根本不知道孙伯芳去哪里,就只有一句话……来战!”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