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一剑飞仙 > 七十二、鸽子许
    许了懒洋洋的走入了教室,虽然还有十几分钟才下课,但他的思绪早就飘到天帝苑里面去了。

    他也无心读书,坐下之后就开始收拾课本,准备下课铃声一响,就马上回家。

    许了这么做的时候,全班同学都看得到,其他人也都还罢了,曲蕾却有些看不下去了。她低下头却怎么也看不进去书,就干脆撕了一页作业本写了一行字,悄悄递给了许了。

    许了打开看,上面就写了一句话:“为什么你最近都没有心思学习?”

    许了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他又不想骗曲蕾,说自己有努力学习。

    就在他苦恼怎会回答的时候,曲蕾又递过来第二页纸,这一张作业纸上写的字数就密密麻麻的有点多了。

    许了:

    你是一个让我很钦佩的男孩子,我一直都觉得,有些事情你或者做不到,但却一定能够坚持到最后,不会中途认输。

    也许你会觉得,我只是允许你继续追求,而不是答应你,与你而言没有什么吸引力,但我觉得,就算没有我的因素,你也应该考取一个好一些的学校,毕竟对我们来说,未来取决与努力。

    希望你能振作起来,不要荒废学业。

    如果我可以作为激励你的奖品,那么只要你能够在初三的最后几个月努力学习,就算没能考入北都师范大学附属高中,我也会做你一个月的女朋友。

    这张作业纸的下面没有签名。

    许了的心情微微激荡,他没有回头去瞧曲蕾,而是老老实实的把书包重新打开,认真的温习课本。

    许了的学习一直都不算特别好,他读书的天份就只是普通,别人可以一个小时就学会的知识,他得学上一个半或者两个小时。

    许了就算全力以赴的刻苦读书,也没有人认为他可以考得上北都师范大学附属高中,包括他自己都不会觉得有这种可能。

    许了一直都把去北都师范大学附属高中读书的希望,寄托在全国蓝球大赛上。

    但是许了并不是傻瓜,他当然知道,在这种时候,自己装作认真学习,肯定会更让曲蕾有好感,所以他就很认真的开始装样子。

    他甚至真的有在看书,而不是双眼呆滞,没有焦点的那种看书。

    许了看了几页课本之后,微微有点纳闷,因为他忽然觉得课本上的知识看起来好容易,这是他从未有过的感觉,仿佛他看了这么一会儿,就已经把这学期都没能搞懂的几个知识点给弄明白了。

    许了还未来得及核实,这究竟是错觉,还是自己真的开了窍,就听到了下课的铃声。

    为了装的更像一些,他并没有立刻起身,一动不动的抓紧时间“”看书,就好像晚放学几分钟,就能学到多少东西一样。

    大多数同学都走的差不多了,许了才慢条斯理的收拾书包,他刚站起身来,就听到曲蕾的声音:“我们这段时间一起温习功课吧!我知道翠微路那边有个新开的咖啡店,环境不错,人也少,我们可以多学习两个小时。”

    曲蕾是实在有些担心,许了这段时间对学习几乎是自暴自弃,不是社团活动,就是逃课早退。照这样子下去,不要说北都师范大学附属高中,就算一个普通的高中都难,甚至沦落到中专乃至技校都不是没有可能。

    曲蕾觉得自己有义务,在初三的最后几个月里帮忙许了复习好功课,至于这种责任感究竟是哪里来的,这个女孩子自己也说不清。

    许了呆住了,一方面他很觉得幸福从天而降,可以跟心目中的女神天天复习功课,这种日子简直梦寐以求,另外一方面,他又微微苦恼,该怎么搞定许威利,北宫鸣奇那些大妖怪们。他们付出了如此大的代价,希望自己能带着他们进入天帝苑,自己就这么放了人家鸽子,肯定是不大好。

    许了完全想不出来,有什么样的好主意,可以两全其美,这会他特别后悔没有问赵燕琴,有没有分身术可以教他。

    许了面有难色,迟迟没有回答,曲蕾只当他是不爱学习,就干脆抓住了许了的手臂,稍微用了一点强迫的手段。

    许了若是想要摆脱,不要说曲蕾这种普通的女孩子,就算是一头非洲母大象,他都能一手甩出去十几米,但是他怎么可能跟曲蕾动手?

    许了只能默许了曲蕾的这种“粗暴”行径,苦着脸,跟着曲蕾一起离开了学校,在这个女孩儿的带领下,去了那个“环境不错,人很少”的咖啡店。

    此时此景,许了只能够任命的跟曲蕾一起复习功课,把苦苦等候他的两头大妖抛弃在脑后了。

    许了在复习功课的时候,许威利和北宫鸣奇两头大妖怪简直是在比赛谁的脸色更难看,他们付出了足够丰厚的代价,但换来的居然是被人家放了鸽子。

    他们已经问过了赵燕琴,但赵燕琴也表示,自己放学后就没看到许了,这就表示了,不是中间人的问题,就是许了这个小子有意给两人一个“下马威”。

    北宫鸣奇还算好一些,虽然心脏也很堵塞,还强忍着怒火安慰许威利,说道:“他已经收了东西,应该还是会过来,就是跟我们闹一闹脾气。这次的任务,上头十分重视,我们就忍他一回,等完成了任务,我是不能做什么了,我们万妖会规矩多,但你真要做点什么,老夫给你提供便利。”

    暴风军团可不是善男信女,许威利也不是好相与的人,北宫鸣奇这种明目张胆的挑唆,让他怎么忍得下来?他咬牙切齿的说道:“就忍了他这几天,等完成了任务,看我怎么收拾他。”

    话虽如此,许威利也不是没有脑子。

    他当初以为,许了才觉醒血脉,妖力值居然可以突破八级妖士,虽然让所有人都觉得意外,但战斗能力必然甚低,自己稳稳可以压制,但上次冲突他并没有占到上风,甚至还被许了把趁手兵器双刃戟给抢走了,他已经不敢小瞧许了,事后思忖起来,甚至还有几分忌惮。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