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一剑飞仙 > 四十九、银河星爆
    战斗兽能够给宿主提供一种仙道武学,一旦失去了战斗兽,宿主就会彻底失去这套武功,最多也就是因为使用过这套仙道武学,多了一些感觉和经验。

    比如许了没有了碧玉七星螳螂妖,就再也没办法使用七星螳螂拳,最多凭着记忆,还能打几个拳架,但真空刀波,高周波电磁刀劲之类的高端运用,就彻底没有办法了。

    许了也没有想到,玄金铁线居然能够生生把合金不坏体这门仙道武学,从百炼金蚕中强夺出来。

    他暗暗潜运功法,玄金骷髅妖身之外登时生出了一层泛着金属光泽的隐隐金光,他有操纵黑光妖气os成黑武士的经验,轻易就把这一层金光塑造成了一套双子座的黄金圣衣。

    许了摆了几个姿势,一时兴起,遥遥一拳,轰向了竹楼后的石壁,崩龙仙劲刚猛无双,潜劲连爆,生生把石壁轰碎了一层,居然也有几分“银河星爆”的模样。

    原来怎么都做不到的事情,现在却轻而易举,让许了心头畅快,他大喝一声,想要沟通鬼面藤的妖力再使一招“幻胧魔皇拳”出来,但架势比出来,他却忽然现,玄金妖气根本没有办法驾驭鬼面藤,那是黑光妖气才办的到的事儿。

    “我去!差点就把自己当成撒加了。”

    许了自嘲一声,散去了合金不坏体的功力,稍稍感知了一下,百炼金蚕剩下的部分,就再也没有去管这头被废掉的战斗兽了。

    有了这次的经验,许了没有去尝试吞火蛇,他的两种妖气都摆明了跟火系相克,就算同化了这头战斗兽,也没的卵用,他倒是把轻而易举的把虫巢给同化了。

    虫巢之中的黑甲虫跟虫巢息息相关,虫巢被吞星式同化,它们自然也被一网打尽。

    许了暗暗内视黑光妖核,大片的土地上,金茅草生长的郁郁葱葱,无数黑甲虫结成了一片黑云,在空中飞来飞去,虫巢就隐藏在虫云之中,亦是随空飘荡。

    也不知道这些黑甲虫,是有意还是天性吸引,居然靠近了百炼金蚕的残骸,它们就好像是找到了最甜美的食物,一股脑的扑了上去。

    许了也未有阻止,反正对他来说,百炼金蚕的残骸已经没什么用处了。

    黑甲虫围住了百炼金蚕的残骸,咔嚓咔嚓的声音,不绝于耳,片刻功夫,就把这头金属妖蚕的残骸吞食的干干净净。

    黑甲虫吞食百炼金蚕残骸的时候,许了忽然觉察到一股逆流,从无数头黑甲虫向虫巢汇聚,虫巢很快就向他出了提示:“获得其他战斗兽的遗骸,可以用来提升虫巢等级,请问是否升级?”

    许了微微惊讶,他当然不会拒绝,当他同意了虫巢的升级请求后,这头战斗兽就开始了膨胀,从一个蜂巢般的形状,进化出来头尾,居然变得有几分类似百炼金蚕,还生出了百炼金蚕所没有,它原本也没有的七对金属色泽的透明翅膀。

    进化后的虫巢,轻轻鸣叫,然后就喷出了几近千头新生的黑甲虫。

    许了以灵波沟通了这头战斗兽之后,很快就现了它的新变化,人造灵识提高了一个级别,对黑甲虫的操纵,控制,传递信息,等等诸多能力,都有了大幅优化,它甚至连百炼金蚕的资料库都给合并到了自己的人造灵识当中。

    被吞星式同化,虫巢也罢,黑甲虫也罢,都是黑光妖气构成,之前一直都未能体现出来这种特别,但当虫巢的人造灵识提升了一个等级之后,所有的黑甲虫都获得了黑光妖气的特点。

    它们可以穿透任何物质,侦查能力出在孙伯芳手里十倍,因为可以在虚实之间转换,几乎不怕绝大多数物理攻击,生存能力亦大幅增强。

    许了兴奋之极,花了几个小时,熟悉新获得的能力,直到天色渐晚,这才离开了竹楼,直接去找了赵燕琴。

    他并没有忘记了,自己还有一件特别要紧的事情,那就是搞定母亲体内的金蚕蛊。

    许了在跟赵燕琴大略了解过金蚕蛊之后,知道自己没有办法,解决这种毒虫,之前他曾想过,是否借助鬼面藤的力量,但那是在没有办法的情况下,不得不冒险。现在他已经解决了孙伯芳,自然可以去堂堂正正的求人。

    赵燕琴家的包子铺,已经关门打烊了,但看到许了过来,赵燕琴的父母还是弄了一笼预先留好的包子给他,让许了很不好意思。

    赵燕琴听许了说起了来意,拍了拍胸口,松了口气道:“孙伯芳可终于走了,既然他已经离开,这件事就包在我身上。”

    许了十分欢喜,说道:“那我们去找槐婆婆吧!”

    赵燕琴噗嗤一笑,说道:“干嘛要找槐婆婆,我母亲也是大妖王啊!她就可以帮忙,槐婆婆是虚界封镇,可离不开妖槐街。”

    许了不由得目瞪口呆,这才现,自己对妖怪少女的了解仍旧十分肤浅。

    赵燕琴蹦蹦跳跳的去找了妈妈,很快她妈妈就擦了擦手,跟着赵燕琴一起出来,笑着说道:“既然是你的同学,这点忙应该帮,我们这就去吧。金蚕蛊附身太久,很损伤人的精血,后患颇多,还是尽早取出来为是。”

    许了有些欢喜,也有些忐忑,带了赵燕琴母女,走出了妖槐街,一路上他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一直快到了家门外,他才想起来,还不知道该怎么跟母亲解释这件事儿。他总不能跟母亲说实话,说赵燕琴的母亲是来帮忙,解除金蚕蛊的。

    许了也并不算是个有急智的孩子,越是着急,反而越是想不出来该怎么编扯,上一次他能忽悠于蔷薇,是因为那个理由他已经想过好多次了。

    一直走到了他家的楼下,许了仍旧没能想到一个很好的理由,这种带了女同学和人家家长上门的事儿,就算是没有金蚕蛊这件事儿,也很不好解释。

    他偷偷看了一眼赵燕琴,忽然有一种古怪的感觉,就好像自己是在相亲,双方家长见面一样。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