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一剑飞仙 > 七百一十、水
    战斗分身拜访太皇天,太清天,大妖天和玉鼎天,结果都十分满意,虽然有周生羽这个漏子,但对许了来说,也不算什么大问题,只要这个徒儿不死,肯定找的回来,至于入魔……那是周生羽的选择,许了也没那个必要去替他忧心重重。

    许了甚至玩了一点小花招,留下了仙气分身在太清天陪白秋练,却把曲蕾弄了回来。他是有意趁着曲蕾回大妖天看望赵燕琴,不在洞玄仙派的时候插入,而且也不打算让曲蕾回去大妖天,或者太清天了。

    曲蕾也拜入了洞玄仙派,如果放她回去,很容易就穿帮。只要不回去太清天,洞玄仙派,就不会露馅。

    至于白秋练来东皇天,许了倒是无所谓,自家这么大的地盘,哪里还藏不下点人口?

    还是这样更好。

    这样不过是,他左手搂曲蕾,右手搂白秋练,只是两只手不在同一个时空……

    两汉刘彻的《秋风辞》曾有一句:兰有秀兮菊有芳,怀佳人兮不能忘。说的就是这种情况,两个妹子都挺好啊!我一个也舍不得放!

    当然这首辞的最后两句:欢乐极兮哀情多,少壮几时兮奈老何!许了就敬谢不敏了。人类还有年轻的时候,欢乐太多,年老体衰的空流泪的感慨,他一个妖怪,哪里有这等烦恼?

    比起摊牌来,许了选择了更容易的选择。

    曲蕾也没有想到,许了直接把自己“抢走”了。

    她见到许了的时候,是真的情不自禁,但却没有想到,许了比她料想的更霸道。

    曲蕾也曾来过东皇宫和天帝苑,但那时候的东皇宫和天帝苑,可跟现在截然不同,不但扩张了数十倍,就连景致都变化了不少。

    东皇天有三十六洞天,七十二虚界,其中以六大洞天为首:东皇宫稳居其中,水晶宫有南海龙王坐镇,天帝苑有皇伯闻仲坐镇,应王开了朝歌洞天,大祭司开了赤极洞天,浑海王开了苦空海洞天。

    其中反而是天帝苑最为热闹,许了自己选了东皇宫居住,当然就不耐闲杂,把当年在警事部推行的那一套法规照搬了过来,只有极少数,同时是警事部,又是玉鼎门下的妖怪,立下了足够的功劳,才能兑换来东皇宫浏览功法的好处。

    整座东皇宫,除了这些短暂逗留的人,只剩下了数十万黄巾力士,作为服侍起居之用,也好用来照顾他的各种产业。

    比如他从龙华会和四海疆图带回来的各种仙种,奇花异草,豢养各种灵兽仙禽,炼制各种仙家宝物,制造战斗兽,以及各种应用之物。

    黄巾力士完全受他控制,算作奴仆,比门人弟子更让他放心。

    许了在四海疆图收伏的门徒部众,还有警事部的属下,以及当年在水晶宫卷来的人口……都被他送去了天帝苑,所以天帝苑如今最为热闹。

    应王,南海龙王,大祭司和浑海王各有手下,但都比不过许了手下的人口众多,尤其是皇伯闻仲坐镇,更让天帝苑有一种安稳的环境。

    曲蕾被许了弄回了东皇天,自然就到了他自己身边,两人久别重逢,忘乎所以,曲蕾还是好几天后,才清醒过来,有些好奇东皇宫的气氛。

    许了如今在大建天木上,寻找了六处树洞,建造了六处住所,当然这六处树宫只有他一个主人而已。

    他修成大天元诀,九元算经,已经可以着手祭炼两大天木了,最近正在参悟两大天木的传承。

    被曲蕾问起,为何东皇宫只有黄巾力士,见不到原来的人群,许了自然也不做隐瞒,解释道:“如今我把东皇宫封闭,只允许警事部和玉鼎门下来进修,却不允许居住了。”

    曲蕾好奇的问道:“这却是为何?”

    许了淡淡说道:“当然是为了……可以自由自在的裸奔了!”

    曲蕾扑哧一笑,这个问题就没法追问下去了,伸手轻轻打了做出要“飞”姿势的许了,说道:“我们也不能总在这里吧!我还要回去上学呢。”

    许了嗯了一声,顿时头疼起来。

    他自己是已经沧海桑田了,但曲蕾也就是生活里稍稍有点变化,学了几手法术,也没比普通人强太多,仍旧还是原来的生活习惯。

    要知道,逆转时光,重返洪荒,是时间线的变化,是绝高无上的大法术,越是底层就越难感觉到生活的变化,因为这种法术甚至会改变记忆,这不是催眠类的清洗记忆,而是记忆中的事情,因为时间线的变动,根本没有存在,或者发生过,自然也就无法形成记忆。

    类似许了这种大妖怪,记忆已经跟元神合一,跟法力混融,脑子被劈开都不影响。

    曲蕾的生活圈子,本来就不算大,她也就是忽然感觉身边的人少了些,因为这些人被时间线影响,她甚至都没有清楚的记忆,所以并没有觉察生活的变化,世界的变迁。

    这还是曲蕾略懂法术,原本地球,原本的宇宙时空,因为留下的都是普通人,再没有人有关于妖怪的记忆,甚至关于曾经身边伪装成人类的妖怪的记忆,也不会感应到什么妖槐街,洛阳街,各种妖怪时空,所以那些人根本就没觉察世界的变化,根本不知道世界已经不一样了。

    许了想了一会儿,说道:“那就等地铁修好,你没事就来吧。”

    许了并不想强硬的对待曲蕾,他只是头疼,又该有麻烦事儿,需要处理了。曲蕾嫣然一笑,并没有再说什么,她也微觉奇怪,似乎哪里都不一样了,但是他也说不出来,究竟哪里有变化。

    但是她这样的普通女孩儿,只要许了不变,身边的人不变,也就没什么好太在意。

    曲蕾想起来,自己和许了这几天做的事儿,不由得脸蛋红扑扑的,咬了咬牙,对许了说道:“你以后,不可以随便对我做那种事儿了。就算要做……也要等我毕业。”

    许了愕然一下,问道:“高中毕业吗?”

    曲蕾顿时羞臊的脸颊绯红,叫道:“当然是大学毕业!”

    许了心底嘀咕了一声:“大学……那是什么玩意儿?”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