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一剑飞仙 > 六百九十六、师祖不会
    应王这么横插一嘴,许了也要卖一个面子。

    虽然两师徒关系有些奇葩,但许了对应王还是一贯尊重,从不曾逾越徒儿的身份,虽然应王也知道,自己当初是落了算计,也曾想过摆脱,但得了皇伯闻仲的指点后,又加上修炼了九元算经,渐渐想通了许多道理,反而对这个徒儿不甚排斥了。

    尤其是许了后期,为了祭炼天地,几乎不怎么插手应王的势力,应王也渐渐发现,许了并无钳制自己之意,这一次许了带了所有人突破四海疆图,应王第一个突破境界。踏入了妖神之境后,应王对许了的芥蒂,这才渐渐消去。

    此时他原因接收这个女徒儿,却非是其他理由,而是应王离开了四海疆图,又复晋身妖神,自然就有了更多想法,急于想要知道外界是什么模样。

    潮汐儿出身五色旗,乃是地球上四大军团之一,见识广博,修炼年岁也悠久,更知道好多连许了也不知道的秘辛,正是最好的消息渠道。

    应王其实是自己想要,多了解一些外界,这才狠插一嘴。

    许了毕竟确实跟应王学过青龙一脉的神通,得过许多指点,所以也只能应答:“既然老师想要指点潮汐儿,就让老师来指点吧!我传你的至尊龙诀,刚好是青龙一脉的绝世大神通,汝要好生修炼,莫要让为师失望。”

    应王不由得脸色尴尬,把目光投向了皇伯闻仲。

    原因无他,因为这至尊龙诀,应王这个师祖!特么的不会……

    南海龙王曾得了一些简化的残篇,除此之外,也只有许了和皇伯闻仲懂得这套龙族最后的尊严,集合六大神通所创的功法。

    甚至皇伯闻仲在突破妖神境界的时候,施展九次颠倒乾坤蜕神法,精纯妖力,也连续修炼了九次至尊龙诀,最后是以最为至刚至纯的至尊龙诀突破妖神。

    许了虽然参悟甚多,又有九元算经推演,但自己却并没怎么认真修炼过,皇伯闻仲连续九次施展颠倒乾坤蜕神法,对这门龙族秘法的了解,几乎可称前无古人,后无来者,就算东海老龙王,那头龙华会出身的青龙,也未必能够胜的过他。

    所以应王立刻就向皇伯闻仲求援。

    许了也是尴尬,他之所以点名皇伯闻仲,也是因为此节,只有皇伯闻仲懂得至尊龙诀,还有修行体验,可以指点潮汐儿。

    不过他急忙通过遍布太古金盘的人工灵识阵列,传递了一道法诀给应王,应王这才脸色稍霁。

    皇伯闻仲也微微一笑,神念传了一份至尊龙诀和修行经验给应王,应王这才长舒了一口气,对潮汐儿说道:“既然如此,你就跟本祖师,去朝歌洞天修行吧。”

    潮汐儿见许了,应王,皇伯闻仲眉来眼去,似乎有什么**勾当,顿时心下大惊,暗暗忖道:“怎么许了的师门关系如此混乱?我还是宁死不屈罢了……”

    潮汐儿还未拿定主意,就被应王一袖袍裹了,回去了朝歌洞天。

    许了这才一一把其余四头妖神送回,虽然除了皇伯闻仲,其余三头妖神都受他控制,但终究是妖神之辈,不能做的太过了。

    若是始终颐指气使,说不定这些妖神就鱼死网破,跟他拼命了,纵然他能够镇压,也要大伤元气。

    手段要有,心肠也要有!

    许了让手下散去,这才回到了东皇宫下,如今他在东皇宫内设了几个行宫,作为自己休憩之用,尽管在四海疆图,他已经算的生活奢侈,应有尽有,但毕竟缺少了很少现代化的设备,颇有许多不习惯。

    一想到自己,活活熬了三千年,那种苦逼的日子,许了就感觉到悲催。

    尽管他在这三千年里,得到的好处也是数之不尽,光是一身妖帅中流的修为,就足以值得十倍回票,但许了还是……忍不住心下悲催,尤其是一个人的时候。

    如果,他这段人生,落在某个以烂尾著称的作者手里,必然会有这么一句总计:一个有两个女盆友的男人,却独自一人撸了三千年的管子……

    真的是让人想要活活打死某个蛤蟆精!

    许了自从脱出了四海疆图,忙到了现在,这才算是能轻松些许,不用在忙着处理各种事务。

    他把自己一个人,扔在沙发上,盯着眼前的屏幕,过了三千年的岁月,虽然许了是妖怪,并不会有任何衰老迹象,仍旧是高中生模样,标准的小鲜肉。但心底历经沧桑,只有在一个人的时候,才会生出无穷感慨。

    这些情绪,他从不会在门人部众面前泄漏,就算泄漏了,也不会有人懂得他的心思。

    在四海疆图这么许多年,许了最大的感受就是——孤独!

    过尽千帆皆不是!

    纵有万种情绪,又与何人说?

    许了苦熬了这么多年,就算不是个文艺青年,这会也有些悲怆春秋,感怀千古了。

    他眼前的屏幕,每隔几秒一换,上一秒,还是曲蕾,下一秒就是白秋练,两个女孩儿的各种照片,有的活泼开朗,有的青春无敌,有的一身运动装,看起来就让人觉得阳光明媚,有的穿着长裙,给予人悠闲的光阴流动之感。

    曲蕾的照片许了手头不多,毕竟两人交往一直都不太顺利,但白秋练的照片,许了却有很多,两人经历的事情也多,不管是在一起修炼,拜入洞玄仙派,还是在白家的西玄洞天,都有好多共同的经历。所以白秋练的照片,许了手头相当多。

    随着两个女孩儿的照片变幻,许了偶尔会生出幻觉,似乎她们一直都陪在自己身边,从没有须臾离开。

    “三千年前,我可以说,自己还不够成熟,不知道该如何处理这种事情。但现在……不能再用不成熟来敷衍自己了啊!”

    许了轻轻一笑,双手抱住了后脑,往后轻轻一仰,忽然就身心开朗,因为他对这个曾经困扰他,最大的难题,做出了最后的决定。

    尽管这个办法不是很好,也有点无耻,但是他相信,自己不会后悔。

    人生最难的!

    不就是无悔吗?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