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一剑飞仙 > 六百六十七、南海龙王
    许了虽然没办法祭炼南海龙宫,但却能够把南海龙宫周围方圆数万里内的虚空祭炼,锁住,故而良侯张吉离开了南海龙宫,就一去不复返,落入了无数洞天和虚界的迷幻之宫。

    这头妖帅完全不知道,自己已经落入了许了的瓮中,他在数年之中,历经无数“奇遇”,功力一再大进,待得创出了无数洞天和虚界构成的迷宫,已经今非昔比,修为增长至不可思议的境界……

    当然他全然不知,他所经历的洞天和虚界,都是弥天大阵所化,经历的种种奇遇,都是九元算经演化的星罗棋具。

    三十三天所传的十大神通,互相配合居然有如此妙用,却是连许了也不曾预料。

    弥天大阵就是大天元诀,乃一切阵法之祖,九元算经到了星罗棋具的境界,可以演化种种世界,就好像最先进的人工智能体系,架构的虚拟网络游戏,就算妖帅也觉察不出,这一方世界的真假。

    良侯张吉就好像玩了几年的网络游戏,又把网络游戏里的等级带回了现实世界,但本人却对此一无所知。

    这头妖帅计算时间,又到了自己回去值日的时候,就匆匆回去封地,处理了数日的公务,便回到了南海龙宫。

    良侯张吉回到了南海龙宫,开始好毫无征兆,但不过数月之后,就忽然凶性大发,强行劫走了南海龙王,逃出了南海龙宫,并且在离开了南海龙宫之后,就销声匿迹,再也没有了影踪。

    南海众人,都不知道出了什么事情,就连真龙泰岳,浑金王和赤屠龙王这三个叛徒,会余烬山探问,都因为许了又复闭关,所以没法办法打听出来端倪,虽然怀疑是主上出手,但却没有了证据。

    大祭司虽然震怒,但几番探查,也不知道哪个敌人出手,他虽然怀疑应王,但却知道,此时不合跟朝歌发生争端,余烬山如今势大,应王手下也是不凡,还有个皇伯闻仲在背后撑腰,纵然他得了南海龙宫,仍旧自忖不能把这一股庞大势力连根拔起,苦于没有证据,也无法进行交涉,最后也只能含恨罢手。

    许了做了这件事,却也知道,此时还不合适跟大祭司闹翻,故而只让良侯张吉把南海龙王带到了余烬山,自己潜修的洞天之中,在这里谁也找不到踪迹。

    良侯张吉修炼的诸般功法,自然都是余烬山一脉,所得奇遇更是许了赐下,此时已经尽为他控制。

    许了望着良侯张吉和凄惨无比,被镇龙柱,锁龙钉镇压的南海龙王。

    他曾今见过这两件宝物,就连东海龙王,那种大妖神,还是纯血龙族,都要为这两件宝物所克制,何况南海龙王?

    许了倒是有办法将之解困出来,但他自然不会先这么做,而是含笑问道:“南海龙王,可愿意投入我余烬山门下?”

    南海龙王乃至赤龙血脉,此刻化为一条小赤龙,盘绕在锁龙柱上,奄奄一息的说道:“只要你放我出来,你说什么,便是什么。”

    许了哈哈一笑,他如何瞧不出来,南海龙王是虚与委蛇?但也并不说破,只是指点南海龙王如何修炼弥天大阵,把这套阵法之力炼化入体。南海龙王也不推拒,他知道自己若不留下些把柄,对方也不肯信任,他虽然不知道许了是谁,但猜测他背后必然是宇内大妖,只是不肯露面罢了。

    南海龙王倒也颇为自负,认为自己虽然法力被困,但只要脱困,必然可以恢复力量。就算对方有什么钳制的手段,但又如何比得上锁龙柱和镇龙钉?他只要花些时间,一定可以解脱,恢复自由自在之身。到了那个时候,再来把许了这种小小的妖将,反掌捏杀不迟。

    许了也不说什么,只是等候了十余日,待得南海龙王把弥天大阵修炼得遍布全身,化为了一处阵眼,这才以大天元诀祭炼锁龙柱和镇龙钉,又复数十日过去,这两件宝物也被祭炼成就,许了这才解去了南海龙王身上的锁镇。

    南海龙宫欣喜过望,霹雳一声,化为一道赤虹,冲霄而走,他知道许了背后,必然有厉害的人物,也不想正面冲突,只想要遁走之后,炼化了体内的禁制,再来找回公道。

    南海龙王所化赤虹才自冲霄,就感觉体内法力涓滴不存,轰隆一声砸落下来,把许了潜修的洞天,都砸了一个巨坑出来。

    许了含笑说道:“我这阵法,乃是十绝之祖龙,万仙之源头,天下阵法无不在其中,你想要脱去,只怕没有这般可能。还是甘心降服罢!”

    南海龙王还不肯深信,仗着肉身强横,还想撞了出去,但身躯才动,就两件宝物落下,锁龙柱加上镇龙钉,把他重新镇压了一个老老实实。

    南海龙王这才晓得许了手段,虽然还是不甘心,但却不敢再做挣扎。

    许了去了两件宝物镇压,他化为一个虬髯大汉,精赤了上身,喝道:“你背后乃是何人?我就不信,你一个小小的妖将,能有如此手段?”

    许了也懒得解释,叫道:“我乃是应王徒儿,你若是愿意,可以日后去投奔我师父,但现在却不成,我要你把南海龙宫的秘密,尽数吐露于我。待我助我师父,把南海龙宫取回,方可容易有了自由之身。”

    南海龙王并不肯信,许了也不多言,当下就把他一袖袍笼了,前去拜望应王,他也没有跟应王说起南海龙王的事情,只是说些师徒间的闲话,又说起来如何图谋大祭司的事情。

    待得许了回到了余烬山,南海龙王这才屈服,他自然不想,这件事乃是许了谋划,还以为应王这个儿子,已经不希望自己再做龙王,所以才不肯见面,让一个小徒儿出手。

    他虽然还想南海龙王的权柄,但却知道,自己已经无望染指,既然如此,把南海龙宫给了应王,自然比给大祭司强上无数倍,当即就把南海秘传的控制南海龙宫的法门,传授给了许了。

    他自然以为,这门法诀,会落入应王手中。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