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一剑飞仙 > 六百五十、青莲宝雷旗
    消生王梁楚整顿好大军,但赤翎儿还未离开东海龙宫,仍旧沉醉温柔乡里。

    许了有了数以亿亿记的妖虫,已经能够把自己的情报网络铺展到四海疆图的每一个角落,只要有一头妖虫,就能监控数十公里方圆,配合战斗兽,几乎不输给地球上已经成熟的网络了。

    只不过许了炼制的技术有问题,也没有足够的资源,所以这个情报网络,除了提供情报,让战斗兽能够无障碍远距离通信之外,并没开发出来其他功用,最多也就是有限的几个游戏,连视频娱乐都不能提供。

    许了倒是想开发一个快手一样的自拍上传,邀请点赞的玩意,但考虑到市场,这群妖怪接受度不会太高,就只能暗搓搓的放弃了。

    许了操纵了梁楚,当然不会因为赤翎儿没有出发来沧海豢龙阵,就停下大军的步伐,而是趁机把消生王之前想要攻打,但力有未逮的几股妖怪势力给扫荡了一圈。

    随着手下势力膨胀,许了先后挑选了数百头资质不凡的妖怪,传下了玉鼎三十六变,只不过每头妖怪最多就只精通一二种变化,好在这些妖怪都已经被炼化成了黄巾力士,倒也不怕玉鼎一派的秘法外传。

    许了等候了数月光景,消生王梁楚手下大军已经扩张至百万,收伏了数十股势力,就连部众中,都有十数头妖将,百余妖王,赤翎儿才自东海龙宫启程,迤逦向东极岭山阴的沧海豢龙阵而去。

    东海龙宫倒也慷慨,送了这位女婿五百妖兵,还有各种仆厮,无数仪仗,珍馐好玩之物甚多,他一路上游山玩水,缓缓而行,居然花费了十余日,才堪堪到了沧海豢龙阵左近。

    赤翎儿自持父亲是踏海王,新拜的师父也十分了得,还是东海龙宫女婿,根本不把普通妖怪放在心上,故而到了沧海豢龙阵左近,就安营扎寨,准备休整数日,这才带了新妇去通泉江口拜师。

    他这边才安营扎寨,就有数千妖兵汹涌而来,高呼酣战。

    许了对这个徒儿,也是颇有些不耐烦了,赤翎儿出身太好,所以对修行没什么必得之心,拜师路上,还能去东海求亲,还要各种耽搁,所以他出手就没留什么情面。

    赤翎儿虽然妖法不凡,但也不是什么横扫同级的厉害角色,更何况此番消生王虽然没有出面,却也有一头妖将带领,只是一次冲阵就把赤翎儿的五百妖兵打的稀里哗啦,只有他自己仗着两界幡变化,带了新婚妻子逃走。

    赤翎儿吃了这般大亏,这才一改之前的闲散,催动两界幡变化,一日内就到了通用泉江口,把余烬山外哭求,自称是来拜师,中途被人欺辱,求师父帮自己报仇。

    许了甚至都没兴趣见这个小废物,随便挑了一个徒儿,让一头黑骊所化的少年出面,接待了此人之后,就领了一彪人马,随同他去东极岭。

    赤翎儿虽然对这个师兄不甚放心,但这头黑骊所化的少年,名叫黑天!也是心高气傲之辈,不但修成妖将,更得许了传授秘法,就没有觉得同样修为,寻常妖怪能够是自己对手。

    黑天修炼的是亦是玉鼎变化,主修青莲宝雷旗!

    这门变化在玉鼎门下,极少有人修炼,盖因为此法消耗甚大,须得炼制一队道兵为辅助,魔狱之中并无多余人手。恰好十二条小黑骊龙本来就气息相通,修炼这门变化相得益彰。投入许了门下,修炼又给他们十二兄弟姐妹各自炼制了一支道兵,挑选的都是天资聪颖,快要突破妖王之辈,如今在黑天的悉心调教下,手下道兵已经有两人炼就罡脉,进阶妖王,故而这头小黑骊信心满满。

    到了东极岭山阴,黑天也不跟镇守的消生王麾下放言,直接摇身一变,化为一杆青色大旗,无数青莲开谢生灭,一朵青莲落下,就是一团雷火,炸的这支刚夺取了赤翎儿大营的妖兵鬼哭神嚎。

    率领这支妖兵的妖将,虽然冲出来,也施展玉鼎变化,化为了一面定玄镜,镜光照耀,雷光就停歇,但镜光照耀不到之处,仍旧青莲开谢生灭,雷涛不断,绵延不绝。

    这头妖帅没有想到,自己的定玄镜变化,吃不住对手的雷法,眼瞧手下折损甚多,只能一咬牙便自退去。

    赤翎儿眼瞧这位师兄,大发神威,化为一杆青色大旗,生灭无数青莲雷光,不由得心生羡慕,暗暗忖道:“日后我也要跟老师学习这门变化,两界幡变化虽然了得,但却只能逃命,不能克敌制胜。”

    黑天夺下了大营不过一日,消生王又派遣了手下来攻打,双方恶战了数十个回合,黑天虽然变化精奇,但手下道兵却少,不堪消耗,赤翎儿便即提议先退入沧海豢龙阵躲避,他的新婚妻子,有沧海豢龙阵符印,虽然尚不足以同行全阵,因为这符印出自东海龙宫的大能之手,不是青龙一族原来遗留的宝物,但却也能暂避一时。

    黑天自然顺水推舟,进入了沧海豢龙阵,他就让手下祭炼弥天大阵,并且把这法门传授给了赤翎儿夫妇。赤翎儿夫妇修炼之下,只觉得修为大进,更不迟疑,让手下五百妖兵也开始修炼起来,给自己提供法力。

    有了沧海豢龙阵之助,黑天和赤翎儿稳住了阵脚,但双方数十次斗法之后,赤翎儿也生出了狐疑,旁敲侧击,闻讯黑天,为何这些妖怪也懂得师门所传变化。

    黑天当然不会回避这个问题,便说道:“这门神通,乃是我们老师得自另外一座沧海豢龙阵。便是镇江侯,应王,乃至老师的另外以为老师姜尚也都不会,甚至皇伯闻仲也不曾听闻。这些妖怪如此凶横,显然是冲着我们这座沧海豢龙阵而来,想必也因为奇遇,获得了什么好处。不然不会攻打师弟,毕竟师弟跟他们无怨无仇。”

    这番话合情合理,赤翎儿思忖之下,也觉得确实有此可能。四海疆图并无玉鼎变化流传,孙无妄又是有来历的人物,父亲师父脉络清晰,都不会这门变化,自然只有这一个可能,玉鼎变化来自沧海豢龙阵。

    认同了这个理由,赤翎儿顿时心热起来。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