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一剑飞仙 > 六百四十六、甲庚
    许了收伏的大鲵变化的大海筏,比原形还要巨大,毕竟大海筏不需要什么舱室,只需要足够宽阔,长有十余公里,宽阔也有三公里有余,驻扎了几千妖怪,看起来还颇稀疏,许了还特意弄了些海底奇石,按照园林的模样,布下了一些景致,这才看起来不至于空旷。

    东海龙宫之外,已经有百余支求亲团队,估算能够赶到的数目,这一次龙宫招婿来的人比往次多了数倍,也让许了颇为意外,再次翻查余烬山的资料库,才生出来几分明悟。

    原来这一次,东海龙宫还特意封赏出了一处封地,这处封地也是有沧海豢龙阵封印的所在。

    沧海豢龙阵乃是传承自上古三十三天庭的化龙池秘法之源头,化龙池就是以沧海豢龙阵为阐发,重新演化而来。四海疆图非止一座,原本属于上古青龙的私密所在,现在上古青龙一族失踪,除了四海龙宫之外,其他妖怪都不晓得。”

    许了炼化了百龙山,收伏了二十四条小龙,这一座显然也孕育了新的龙族出来。

    只不过,青龙一族的秘法,非是现在四海龙宫这些杂血龙族能够窥测,他们也只能探索一部分地方,无法将之尽数解开,最多也只是如当年应王,可以穿行无阻,收伏几条新诞生的小龙。

    尽管如此,一座沧海豢龙阵也是极大的财富了,守着这座大阵,就算什么也拿不到,只要日日受到大阵滋养,本身血脉也能纯化。

    许了本人并不在意沧海豢龙阵,他只是不想跟四海龙宫直接冲突,才没有四处去寻找阵法,将之一一炼化,当年他收伏百龙山,也是因为南海龙宫除了大变故,这才没有招惹麻烦。

    这些沧海豢龙阵都被四海龙宫视作禁脔,平白无故将之炼化了,肯定会跟四海龙宫起了冲突。

    如今许了也不需要炼化什么天材地宝,山川灵秀了,弥天大阵有数百万妖族支持,每日都能吞吐虚空,相当与炼化四海疆图本身,若是比较效率,也不差太远。

    许了现在就只想安稳修炼,慢慢突破妖将级数,若是他能修成四十九条大衍脉齐整,突破妖帅之境,才是最大的事情,夺取各种资源秘宝,收伏各路妖怪,反而只是辅佐手段。

    但若有如此美好的机会,也许自然也不吝啬下手,吞得一座沧海豢龙阵,最少能让弥天大阵增长三四成的威力。

    许了虽然不是求亲众妖怪中修为最厉害的一个,毕竟他使用的是敖逊的身躯,只得妖王级数,但却是排场最大的一个,普通妖怪身边也只有百十几个伴当,他身边却有数千人手,更是诸般物件齐全,毕竟他连小砀山的家当都搬过来了,还有如此巨型的大海筏,气势十分摄人。

    有些求亲之辈,不由得心里嘀咕:“这家伙弄出如此大排场,但实力却不过一般,手下也没有什么厉害人物,只是普通妖怪,也不像是什么大户人家,到有些像占山为王的路数,且把全部家当都弄出来炫耀。这种货色,如何能让他占据了主动?该当想办法驱逐了这厮。”

    许了还未有什么动作,就惹得许多人敌视,倒也是他预料内的事情。

    许了坐等片刻,就有一头大龟前来传信,让他率领部下驻扎,自己前去龙宫报道。这却是龙海龙宫的规矩,许了自然欣喜相对,还特意送了一头战斗兽给这头传信的大龟。

    许了如此慷慨豪迈,让这头大龟甚有好感,还特意指点了几句,然后才悠然游走,去寻下一个送信。

    许了留下了手下,驾驭剑光进了龙宫,见到许多才貌俊秀的少年,都去一处偏殿,便也跟着去了。

    又有两头鳝太尉过来,挨个核实身份,圈定名册,一一写在书信上,又有人给诸位求亲的年轻妖怪安排了住处,并且每个人都给了一块号牌,作为选婿期间出入龙宫的凭证。

    许了拿了号牌,却是一个甲庚,颇为吉利!

    许了正自寻找住处,却见五六个年轻人结伴而来,见到他一起嘻嘻一笑,也不说话,就是把他包围住了。

    许了左右环顾,亦是露出了笑容来,叫道:“几位兄弟,可要抽一根雪茄?”他随手递过去几根粗粗的草棍,并且娴熟的演示了如何点燃,如何吞吐。

    许了不会抽烟,也没这个爱好,但是无意中在余烬山里发现一种草植,天然便有一股奇香,嗅之有醺醺然之感,就按照网上看来的零星资料,发明了这种草棍,用一整张的叶子卷成草棍,并且当成香烟抽。

    因为这种草,本身叶子大小不一,故而整张卷出来的草棍,也大小不等,好在都是纺锤的造型,许了还特意打了余烬山的logo,看起来倒也颇有品质。

    这东西许了闲闷无聊的时候,抽过几次,犹如饮酒,口感奇佳,但他也并没多少爱好,反而是应王一试之下,大加赞赏,如今余烬山出产的草棍,九成销量都被许了孝敬给了应王,剩下的一成,又九分都进入了镇江侯府,镇江侯孙宗鬓也颇爱此物,许了手里的存粮并不算多。

    这几个少年自然不怀好意,但见许了吞云吐雾,颇为新奇,也都有样学样,跟着抽了几口草棍,顿时惊为天人,连声夸赞,还在许了的教唆下,务求深吸,要把这股烟雾吞吐到了丹田,然后再游走经脉。

    这种余烬山特产的草棍,烟雾能混合妖力,游走经脉会有一个功力大增的错觉,当然此物并不能增加功力,只是那种熏然,舒爽的感觉,几乎一般无二。

    比如应王,孙宗鬓,许了,都是功力精湛之辈,当然尝试之下,就觉察此物并无功效,但这几个年轻人哪里有如此精微的法力感知?只觉得功力膨胀,身心巨爽,都忘记了为难许了,个个两眼放光,对许了说道:“此物是什么来历?居然能激增功力,吸食之下如此爽朗,可能转增些许?”

    许了吐了一口烟雾,说道:“这乃是南海特产,据说来自朝歌城,颇为珍贵,我手头也无多。不过若是几位想要,我可以介绍一个大卖家给你们。”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