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一剑飞仙 > 六百二十六、拜望闻仲
    应王在朝歌城当众坐下,望着左右,有应嫦娥,飞云侯,余六等妖帅,还有无数强横妖将,虽然不如当初八大妖帅鼎盛,但这股势力全然由……自家徒儿掌握,再无貌合神离,动辄背叛的忧虑,心下还是颇爽利。

    如果换了以前,应王一定想要处心积虑,除去这个徒儿,掌握弥天大阵,但如今他修成了九元算经,智慧通达,已经明了一切,知道若是自己不动这个徒儿,许了绝不会对他有什么心思,若是自己想要谋害徒儿,许了翻脸之快,手段之狠,自己也承受不住。

    应王当然会选择,让自己最开心的念头,把所有不愉快的念头一并斩灭。

    应王环顾左右,也见到飞云侯脸上颇不自然,知道这位手下,再也不会轻易献计,因为知道自己不会太过信任,应嫦娥本来就不删谋略,余六更是新生妖怪,天真烂漫,所以不能求助部下,只能自己斟酌了开口,说道:“我欲先请皇伯闻仲归来,主持朝歌城政务,不知道诸位有何异议?”

    许了微微思忖,也觉得这计策不错,皇伯闻仲是南海第一人,若是能帮助应王,自然就可以跟大祭司分庭抗礼。

    他现在虽然把弥天大阵祭炼到前所未有,自己从未企及的地步,仍旧没有把握能够对付顶峰妖帅,应王如今修为还未恢复,自然也不是大祭司的对手。

    若有皇伯闻仲加入,至少在声势上,不会输给南海龙宫和大祭司。

    许了当然也清楚,皇伯闻仲可非是易于之辈,应王和飞云侯是穷途末路,余六是初生未久,巡海王是被强势镇压,应嫦娥是被哄骗,但皇伯闻仲正当盛时,自己可没本事随手就镇压了,此人是应王强援,但对自己就未必一定是友朋。

    尽管如此,许了也并不畏惧,就算皇伯闻仲厉害,他也不是没有办法对付,至少在四海疆图之内,他还有一个师父呢。

    弥天大阵最大的好处就是,所有的家当都在一处,说走就全部搬场了。

    应王和许了计议已定,许了就催动了弥天大阵,化为一团黄云,滚滚向皇伯闻仲的龙虎山而去。

    弥天大阵飞遁迅速,不过半日,就到了龙虎山外,许了当然不会跟应王前去拜会皇伯闻仲,万一皇伯闻仲翻脸,顺手把他给拿下,纵然有弥天大阵怕也来不及还手。所以应王带了应嫦娥去见皇伯闻仲,许了却自行去烂桃山。

    许了到了烂桃山外,就见自家师父摇摇摆摆,腾云驾雾而来,瞧见了他,笑嘻嘻的说道:“慢来,慢来!如今还不是你回来的时候。你想要求我对付闻仲,却是不须了,他不会再度出山,应王必然失望而归。”

    许了叹了口气,又复问道:“师父!我何时才能脱离此处?”

    姜尚摇了摇头,说道:“还是须得三千年后。”

    许了大失所望,又复问道:“师父,那我该如何做?”

    姜尚微微一笑,说道:“你已经做的甚好,比我预料的还要好些。四海疆图是青龙一族的秘境,你有闲暇多四处逛逛,会有意料不到的好处。”

    许了还真不想有什么好处了,他自己奇遇无数,反而差的是修为,只要修为上去,他就能无惧任何情况。

    陪姜尚老师闲聊一日,许了并没有得到任何有用的信息,这位老师深不可测,更兼精通九元算经,必然可以预测过去未来,但就是不肯跟许了泄漏秘密,他也无可奈何,正要跟姜尚告辞,这位老人家却笑嘻嘻的说道:“你的九元算经已经突破第五章,若你能突破第六章,可来我处一次,我有办法助你凝练星罗棋具。”

    许了大吃一惊,叫道:“九元算经如此神妙,就算神话都没有修炼至第七章以上的长老,只有十一位真人,老师却有办法凝聚星罗棋具不成?”

    姜尚笑嘻嘻的说道:“你不是连五方法轨也凝聚了,九元算经本来就是给聪明人修炼的,那些笨蛋修炼不成,至少因为不懂得诀窍。”

    许了心下颇惭愧,他可是知道,神话天才弟子无数,乃是十八仙派最出天才的门派。自己远远比不上神话的那些天才纵横之辈,只是因为血脉的缘故,以及诸多奇遇,才能压制那些天才弟子。

    姜尚说神话都是笨蛋,他可不怎么认可,何况叶白还是他好友,九元算经的造诣也不差与他。

    不过许了也不会反驳姜尚,因为这点事情恶了自家老师,殊为不够聪明,实在太愚蠢了些。

    他辞别了姜尚之后,也没有去见诸位师兄弟,而是悠然离开了烂桃山,就如之前不曾来过一样,他出了烂桃山,就见不远的龙虎山风云密布,雷电交加,闷雷一声连着一声,震的人心都颤。

    许了微微凛然,想起应王,但随即就摇了摇头,自言自语道:“若是闻仲想要对付应王,一根手指也碾死了我老师,毕竟如今他不过妖将境界。我莫要乱了阵脚,龙虎山是绝对不能去的地方。”

    许了说什么也不会去龙虎山,只把自己的弥天大阵展开,化为一团黄云悬停空中,他足足等了半个月,应王也不曾从龙虎山走出来。

    他心下虽然还不慌乱,但却有些坐不住了,把铃铛儿打发去龙虎山打探消息,他虽然知道,自家的身份瞒不下去了,但却也不惧,有弥天大阵在手,皇伯闻仲也奈何他不得,铃铛儿就算知道真相也无妨。

    他派出铃铛儿之前,也没细说分由,这孩子不知道底细,反而更有好处,免得闻仲发怒处罚与她,铃铛儿不知道自己底细,闻仲自然也无从怪罪,只能骂自己孙女糊涂,却无伤大雅。

    铃铛儿这一去,不过三天,龙虎山上空的风云雷电就散了,应王虽然还未回来,但铃铛儿却先一步回来,她满脸都是笑意,见到许了,就叫道:“你骗了人家,原来不是我大师伯。不过我爷爷说了,让我拜你为师,还让我跟你做一笔交换。”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