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一剑飞仙 > 六百一十二、青龙遗迹
    应王脑海中一枚万象天球急速转动,带给了他无数想法,各种思维碰撞,激荡出来智慧火花,他反复思考自己平生,只觉得因为一切都太过顺利,造成了自己粗疏大意,把许多危险的征兆都当作了理所当然,没有做任何防范。

    “原来世上居然有如此神奇的功法,可以让人能智慧大开,若是我早就修炼这门功法,又如何会被这些贼人欺骗?”

    应王心头大爽,再去修炼小八诀,只觉得犹如轻舟过江,顺流而下,轻松写意的不得了。

    修炼成法诀,应王便想要实验如何炼制人工灵识,他毕竟没有受过地球科学的系统熏陶,许多地球妖怪司空见惯的东西,与他来说都是天方夜谭,故而炼造人工灵识也就欠缺了系统,但却也多了天马行空的奇思妙想。

    许了可不知道,这个师父居然能够把九元算经第一章修炼成功,他还以为应王被这套功法难住,正在冥思苦想,好久都不见应王,他只觉得轻松自如,就连修炼都快了几分。

    忽忽又是十余日过去,许了借助弥天大阵,再度做出突破,悍然炼开了第十二条罡脉。

    炼开第十二条罡脉之后,许了隐隐有所领悟,似乎又要触摸道心纯阳镜到九玄真法第四式。他如今已经自血脉中感应到了,九玄易筋法,崩龙仙劲,乾天神兵变,若是再能领悟一式九玄真法,修为必然会有一个突飞猛进。

    许了正要闭关继续修炼,忽然从弥天大阵之中传出了警兆,让他心头微微一震,急忙查看弥天大阵的记录。

    他以人工灵识之法,把余烬山内部炼成了人工灵识阵列,就如一台巨型计算器,无时无刻不在推演运算,帮助他监控所有弥天大阵的情况。

    这一次传出的警兆,却是关于小鱼儿,铃铛儿,裴梨和裴庆姐弟的,许了所有手下妖怪,都是弥天大阵的阵眼,故而这些“阵眼”一旦出了什么变故,弥天大阵都会记录在案,按照预设的级别,提醒许了这个主人知道。

    如今小鱼儿和铃铛儿,裴梨,裴庆姐弟,被一座大阵困住,冲撞不出来,故而弥天大阵才会给许了提醒。

    许了略作查看,就不由得暗暗思忖道:“这却有些古怪,为何这座大阵困而不伤,变化呆滞,居然好像没有人主持的模样?四海疆图难道还有什么上古遗迹不成?”

    许了通过四人身上的弥天大阵阵法变化,能够约略推算出来,这处地方的情况,他有心去探查一番,又担心应王一旦出关,不好摆弄,正思忖间,忽然听得应王以秘法呼唤,急忙就赶了过去。

    应王红光满面,已经长大到了十一二岁模样,就连修为都再度暴涨,居然已经炼开了九条罡脉,修为距离许了也只差一步。

    许了大吃一惊没有想到应王妖力恢复的这么快,正要开口,却听得应王喜悦的说道:“乖徒儿,亏得你寻得这部秘法,果然妙用无穷。为师如今已经炼成了九元算经第一章,可惜这部秘法不全,不然为师还能更进一步,如今我已经修炼小八诀大成,还给你炼造了一件宝物,你且收着,跟为师去探访一处遗迹。”

    许了接过来瞧了一眼,却是一件古怪的宝物,此物宛如一团烟云,但放开了却如一件披风,抖了两抖,居然变化了三四次,造型百变。

    应王得意的说道:“此乃为师祭炼的滚云袍,以小八诀和九元算经推演到法诀炼造,可以变化无穷,化为各种华美道袍,我也给自己炼造了一件,以后我们这一脉,便可以用此道袍为标志,它还有秘法辨识,别家根本祭炼不得。”

    应王喋喋不休给许了介绍了一番,这件滚云袍的妙用,就连许了都忍不住啧啧称奇,应王的想法跟普通妖怪截然不同,普通妖怪根本不会讲究吃穿住行,这件滚云袍倒是跟龙8国际里的某些构思相近。

    这件滚云袍内炼制了七八个储物空间,可以随身携带许多东西,还有有一套腾云驾雾的法术,而且还设定了自动驾驶的功能,只要设定目的地,就能在滚云袍中一缩,睡上一觉就能到达地方。

    除此之外,让许了惊讶的是,应王居然还给滚云袍祭炼了一套“音响系统”,把龙宫秘藏的一些古典曲目给炼造了进去,若是把这套系统打开,就等若一出场就自带背景音乐,战斗的时候,会换成龙宫的青龙王闹海破阵舞曲,赶路的时候,播放各种靡靡之音,甚至睡觉的时候,还有播放海涛的声音。

    这套滚云袍各种功能齐全,堪称豪华,就连许了都感觉十分喜爱,当即就收了起来,穿到了身上,然后暗暗推敲炼制技巧,准备重新祭炼一番,免得被应王做什么手脚,把自己监控了。

    许了收了滚云袍,这才问道:“师父刚才说要去什么遗迹?”

    应王微微点头,说道:“四海疆图本来是上古青龙一族的地方,如今真正的纯血龙族早就不见影踪,故而有许多原本属于上古青龙的私密所在,都不能进去了。这些地方就是遗迹,除了四海龙宫之外,其他妖怪都不晓得。”

    许了这才想起来,铃铛儿也是皇族,是皇伯闻仲的孙女,只怕她也是知道附近有这么一处遗迹,这才带了小鱼儿前去探索,导致被困其中。

    应王恢复了几分修为,又炼成了九元算经……

    许了想到了这里,才忽然反应过来,应王居然炼成了九元算经,这一惊当真非同小可,他惊叫道:“师父你居然炼成了九元算经?没有什么后遗症么?这部功法……徒儿可是稍稍修炼,就头疼欲裂的。”

    应王一笑说道:“你脑力不足,当然没有办法炼成,这部功法乃是天才之法,你天资不够,当然修炼不成。为师要警告你,这部功法,你不能强练,不然大大的有危险,就算为师都莫可奈何。”

    许了顿时无话可说,颇有一种学霸被学渣鄙视了的忧郁感。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