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弑天刃 > 第一千零一十章 师兄
    秦诗怔住,良久,才轻轻一叹:“难怪……你想知道我跟她的关系。原来,你竟然会九命术。”

    秦诗说着,看着楚墨说道:“真想不到,你竟然是我的师兄。”

    “咳咳……”楚墨一脸惊讶的看着秦诗。

    秦诗说道:“很多年前,她曾经有过一次短暂的婚姻,那婚姻……其实有名无实。当时是她的祖辈,欠了秦家一个人情,说过要将一个后代,嫁给秦家一个嫡出子弟。后来,秦家上门求亲。而当时的孟家,就只剩下孟芳华一个嫡出的女子。其实那个时候的孟家,已经人丁稀薄,但底蕴尚在。当时秦家嫡出公子,迎娶孟家女儿,在那个时代的人眼里,是孟家高攀了……”

    楚墨默然,想起归墟中那个闭着眼睛的绝色美女,心中想到,想不到这种惊才绝艳的女帝,竟然也有那样青涩的往事。

    秦诗接着说道:“当年的孟芳华前辈,其实就已经是个惊才绝艳的顶级天骄,她当时的境界,应该是真仙。而当时那位秦家嫡出公子,则是帝主。”秦诗看着楚墨,轻笑道:“看上去,这应该是一段相当美好的姻缘,是吧?”

    楚墨点点头,的确,真仙嫁给帝主,站在外人的角度,的确是一段完美的婚姻。

    “但事实却并非这样,孟芳华前辈个性强硬,虽然遵从祖辈遗训,嫁到了秦家。但她却一心向道,根本没有任何********的心思。秦家的那位嫡出公子,也是一个才华横溢人品高洁之人。并没有强迫她什么,反倒还给了她不少的帮助。所以,三年之后,孟芳华前辈离开秦家,他们的这段姻缘就此结束。但因为感激那位秦家嫡出公子的帮助和最后的放手,她在多年之后,踏上至尊路后。回到秦家,跟依然在帝主境界的那位秦家嫡出公子见了一面。留下一件信物后,飘然离去。”

    楚墨说道:“那信物……就是那件至尊法器?”

    秦诗点点头:“不错,就是天劫印,是她用至尊天劫炼化而成,拥有着恐怖无匹的威力。也是她的本命法器,她将这法器送给她曾经的夫君,算是还了一个人情。同时还在天劫印中,封印了她全部的功法,说可以让一名秦家的后人,成为她的弟子,修炼她的功法。但只允许一个人!”

    至尊的话,就是法旨。这点没有人敢忤逆。

    “不过这件事,除了孟芳华前辈曾经的夫君之外,并没有任何人知道。那位秦家嫡出公子,也没有对别人说起。”秦诗淡淡说道:“秦家避谈孟芳华的主要原因,是不敢招惹,同时心里面也有疙瘩。觉得她明明是秦家的媳妇,却不守妇道……所以,她的名字在秦家算是一个禁忌。”

    楚墨无奈的耸耸肩,对这种事情,他没办法评论。只能说这是人家自己的事情。

    秦诗抬起头看着楚墨:“那位秦家的嫡出公子,就是我的先祖!他后来娶了两位妻子,我就是他正房妻子这一脉的后人。不过我的那位先祖,已经离开秦家很多年,据说是追寻至尊之路去了。其实整个秦家,年轻一代,都没有人见过他。”

    “那这天劫印?”楚墨看着秦诗。

    秦诗说道:“天劫印是我最后出事之前,有一天晚上,做了一个梦。后来我才知道,那是先祖的示警,可惜当年我并没有意识到这些。”秦诗叹息道:“在梦里,我梦到了我的那位先祖,他告诉我去一个地方,如何进入,然后从里面取一件东西出来。并且告诉我,要将它一直带在身上。危险的时候,可以把它取出。结果,当时在那小世界中,我根本没来得及取出它,就被洛宁给陷害了。其实那个时候,就算来得及,我都不一定能想得到这件事,因为我根本就不知道那是一个什么东西,都没有打开看过。后来如果不是遇到公子,我可能早已经消失在这世上。”

    楚墨也有些唏嘘,冲着秦诗笑了笑:“都过去了。”

    “是啊……”秦诗轻叹,然后说道:“后来在灵界,时间比较充裕,有天我翻找储物戒指,那里面有很多当年我的东西,乱七八糟的……”

    楚墨笑起来。

    秦诗红着脸道:“这有什么可笑的?女孩子就一定要整洁吗?”说着,自己也觉得有些心虚,忍不住笑起来,然后说道:“在角落里,我找到了那个封印的盒子,打开之后,我才知道,这么多年我错过了什么东西。那里面,有一封先祖留下的信,还有这枚天劫印。我通过那封信,知道了事情的因果。然后开始炼化这枚天劫印。其实谈不上是炼化,只是一个认主的过程。虽然不容易,但还好,我都挺过来了。好处是,我可能跟你一样,从今以后,都不怕天劫了!”

    楚墨苦笑道:“你连至尊天劫炼化成的法器都收了,还怕什么天劫?”

    秦诗说道:“不过对于是否学习天劫印中的功法,我一直有些纠结,这件事,我也就只跟董语提过那么一嘴。因为一旦学了,我就等于是那位曾经威名震天的飘零女帝的徒弟了,我不怕别的……我就怕给她丢脸。而且,那天劫印中,还封印着她一道神识,答应过我,可以帮助我做一件事。”

    楚墨看着秦诗:“也就是说,在幻门跟邱长老那一战,实际上,是飘零前辈出手帮你的?”

    秦诗点点头:“不然的话,凭我一个刚刚进入炼神期的修士,拿什么跟一个飞升期的修士去打?我怎么可能打得过他?就算我能催动天劫印,但人家同样有至尊法器!也唯有师尊出手,才能那么轻易的镇压了邱长老,同时也轻易的镇压了那件至尊法器。如若不然,那件至尊器怎么可能直接灰溜溜的跑了?”

    楚墨想起当天的情景,终于明白了前因后果,忍不住感慨道:“怪不得你当时那么有自信,怪不得邱长老手中的至尊器那么容易就被镇压了。原来是飘零老师出手。”说着,他看着秦诗:“这么说的话,你现在应该已经正式成了飘零老师的亲传弟子了?”

    秦诗点点头:“所以我才叫你师兄,因为师尊说,她之前很多年就传了你九命术。”

    楚墨笑道:“严格说来,你才是亲传,而我,只能算是飘零前辈的一个学生。”

    “不管怎么说,你都是我师兄,这是改变不了的事情。”秦诗一双妙目落在楚墨身上:“你该不会是嫌弃有我这样一个师妹丢你的脸吧?”(未完待续。)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