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弑天刃 > 第九百零九章 虚渡
    只是对方说的这番话,却是让楚墨感到有些吃惊。

    杀戮太重?法力有限?什么意思?楚墨想了想,感觉自己的杀戮的确是挺重的。

    不过,这些杀孽,却并非他想要制造出来的,几乎都是身不由己。

    这时候,从那小庙里面,走出来一个年轻的光头和尚。这光头和尚长的十分面善,眉清目秀的,眼神中带着柔和的光芒,看着楚墨,双手合十。

    “小僧虚渡,见过施主。”

    楚墨点点头,冲着这年轻和尚说道:“在下楚小黑。”

    年轻和尚微微一笑,说道:“名字不过是个称呼,叫什么都无所谓的。”说着,双目柔和的看着楚墨说道:“施主前来此处,可是有什么事情?”

    “哦?”楚墨看着年轻和尚:“怎么说?没有什么事情就不能来这里?”

    “呵呵,施主误会了,小僧没有那个意思。”年轻和尚微微一笑,一双柔和的眸子里,闪过一抹锐利的光芒,落在楚墨身上:“小僧是感觉到施主似乎怀着心事,而这边却是佛门的方向。正常情况下,一般为了活人……是不会有人来到佛门这里的。除非是为了死去的亲故……”

    楚墨面色平静的听着,却是越听越是心惊。想不到这年轻和尚竟然如此睿智。不过这却给楚墨一种非常不舒服的感觉,没有为什么,纯粹就是一种本能。

    仿佛是一只毛色鲜亮的公鸡,见到了一个毛色同样鲜艳的同类。那种排斥和不喜,全都是自内心的。

    “听说佛门弟子六根清净,谨言慎行,怎么到了小师傅这里,却是有些不一样?”楚墨眉梢一挑,看向这年轻的和尚,也是他第一次对这和尚做出了反击。

    从一见面,所有的节奏,就全都掌握在这个年轻和尚手中。如今楚墨终于忍不住起了反击。不想被对方牵着走。

    虚渡果然微微一怔,然后深深的看了一眼楚墨道:“施主这是嫌小僧多事了?”

    “是又如何呢?”楚墨淡淡说道:“浊浊尘世,谁敢说自己心无杂念?不过小师傅既然遁入空门,就应该比别人更加通透一些才是。你先是用经文扰我心神。又现身出来乱我思绪,在这里,我倒是想要问你一句,你想做什么?”

    年轻和尚虚渡怔了怔,然后苦笑道:“难怪师父一直说我修行不到家。我心里面还颇有不服。如今看来,的确是不到家。”

    说着,他一双眼中的柔和光芒尽去,取而代之的,是满眼的凌厉之色。望向楚墨,眼神如刀:“听师父说,近期有一年轻圣人到访。小僧颇有不服,这世上只有大盗,何来圣人?如今观施主一身杀孽,更是跟圣无缘。不过按照师父的说法。那人应该就是你了。所以,小僧不服,想要讨教一番!”

    年轻圣人?

    楚墨脸色怪异,心说这是在说自己吗?太夸张了点吧?他自己可没有这种觉悟。什么年轻圣人,就是一个心里充满彷徨的年轻人罢了。所以这人说的一定不是自己。

    虚渡说着,直接摆出一个起手式,一身气势也陡然爆出来。

    一道淡淡的光圈,顺着虚渡的脑后若隐若现的显现出来。

    这是果位加身的结果!

    楚墨心里面有些吃惊,为了这一趟能够顺利,他对佛门没少进行研究。知道佛门中的一些高僧大能。身上都有光圈护体。越是佛法高深的大能,这光圈便越是分明。

    不过通常来说,脑后能够出现光圈的,就已经非常了不得了!

    一般至少也要是那种几百岁的老僧。才会出现果位这种东西。像这年轻和尚这个年龄就出现果位的,相当之罕见。

    “出手吧!”虚渡沉声喝道。

    “我为什么要跟你打?你简直莫名其妙!”楚墨皱着眉头,看着虚渡:“你是不是修炼得脑子傻掉了?我跟你有仇吗?”

    “无仇。”虚渡答道。

    “有怨吗?”楚墨又问。

    “无怨。”虚渡答道。

    “无冤无仇,我为什么跟你打?”楚墨翻着白眼。

    “只因你一身杀孽,却被当做年轻圣人;我从小苦修,不伤蚊虫蝼蚁。师父却说我永远成不了圣人!”虚渡厉声道:“我不服!”

    说着,直接一拳轰向楚墨。

    这一拳势大力沉,如同一座大山撞过来。

    楚墨一闪身,避开虚渡这一拳,然后沉声道:“你认错人了,我不是什么年轻圣人。”

    “我有一双慧眼,不会看错。不要逃避,接招!”虚渡又是一拳打来,声音冷厉。

    楚墨再次闪身避开:“你脑子有病!”

    “不要回避,接招!”虚渡再次出冷喝。

    有再一再二没有再三再四。

    楚墨随手一记天地人三才拳法之人拳回过去。

    砰的一声,跟虚渡这一拳撞在一起,出一声闷响。一股浩大的能量向着四面八方轰然爆出去。

    除了那座仿佛有法阵加持的小庙纹丝不动外,远处的几座山瞬间被这股力量荡平。

    楚墨的身形,向后退了几步;虚渡的身形,则是向后退了十几步!

    虚渡那张白皙的脸上,有些涨红,仿佛有些难以置信的看着楚墨。心里面也无法理解,以他大乘期的修为,为什么在力量上会输给一个炼神期的修士。

    楚墨看着虚渡:“还打吗?”

    其实楚墨心里面也感到很震惊,别看他这一拳将虚渡给震了出去。但虚渡并没有受到一点点伤害,而且刚刚那一下,虚渡并没有用全力。若是对方用全力,他未必能将虚渡震出十几步。

    这个和尚不简单!

    虚渡缓缓摇头,喃喃道:“师父说的对,年轻圣人的确不凡,就连我……都不是对手。”

    楚墨满头黑线,心说我是不是什么年轻圣人暂且不说,但你这个小和尚……对自己也真够自恋的了。

    “我带你去见我师父。”虚渡犹豫了一下,抬起头,看着楚墨说道。

    “你师父?”楚墨微微一挑眉梢。

    “对,我师父就是佛门当代的宗主。你来这里,不就是为了要见我师父吗?”虚渡的眼中,再度露出柔和之色,整个人看上去,似乎又彻底恢复了之前的平和。

    直到在虚渡的带领之下,见到那尊慈眉善目的老和尚,楚墨还有些不敢相信,自己此次佛门之行,竟然会如此顺利。

    甚至顺利到让他有点感觉不可思议!

    “汝的来意,吾已知晓。可。”慈眉善目的老和尚一脸温和的看着楚墨,淡淡说道。

    ----------------------

    求一张推荐票啊啊啊啊啊!(未完待续。)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