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弑天刃 > 第六百二十七章 父与子
    “不用多想什么,金家的人,做错了事,一定会受到惩罚,受了委屈的人,也一定会得到补偿。”金东南看了一眼方兰,说道:“你先下去休息一下吧,在这里,你什么都不用怕,没人敢动你。”

    就这样,一直到有侍女把方兰搀扶下去,这位花容月貌的俏丽姑娘,整个人的脸上,依然还写着一个大大的“懵”字。

    她根本就搞不清楚,事情到底是如何演变到这种地步的。

    似乎从头到尾,她几乎什么都没说。又好像是说了点什么,但想想不管是哪句话,也都做不到取悦于人啊。反倒惹人生气的话,倒是不少。当着人家的面,说不喜欢人家的儿子。又误会人家要伤害自己的心上人……结果,这位金家的家主,居然不知道了什么疯,不但给自己做主了。还送了自己一套筑基的材料!

    那是筑基的材料啊!不是几百两金银!

    方兰一直到被安排在金家的客房里面,见到自己焦急等待的妹妹,也没能想通,这是为什么。

    不过,就在方兰走后,金东南的脸色,渐渐沉下来,又恢复了严肃之色。

    很快,金铁刚敲门进来。

    然后二话没说,直接跪在金东南面前:“家主,我错了,下次再也不敢了!”

    金东南没给金铁刚什么下马威,而是劈头盖脸的就是一顿臭骂,骂完了,直接让他滚蛋:“下次有什么事情,提前派人告诉我!再敢跟我玩这种拦路喊冤的戏码,屁股给你打烂!”

    金铁刚屁滚尿流的跑了,不过心里面,却是美滋滋的。不是谁都有资格被家主这么痛骂一顿的。这样骂你,说明没把你当成外人!

    而且,别看金东南虎着一张脸,跟老虎似的咆哮着痛骂他。但金铁刚能够感觉到。家主并没有生气。

    现在,对金铁刚来说,剩下的一件事,就是金铭那里了。这一次。他也算是两头没讨好,还不知道铭少会怎么责罚他呢。毕竟,他的举动,多少有点出卖了金铭。

    不过金铁刚却并没有看见金铭,说是被老爷派去的人给叫走了。扑了个空的金铁刚。心顿时悬起来。对金铭更加愧疚起来,在心中暗自誓,自己以后一定要忠心耿耿的跟在金铭身边。这种事情,做一次……也就够了,再不能做第二次了。

    不理金铁刚心中的忐忑,金铭此刻,一颗心也是忐忑无比的。

    他之前就被叫到家主这里,只不过,是在偏房。

    从方兰跟父亲的对话,到金铁刚被痛骂。金铭全都听在耳中,虽然多少有些埋怨金铁刚多事,不过金铭心里面,更多的,是紧张。

    强抢民女?别开玩笑了!

    他是金家子弟不假,但这种事情,他也是不敢去做的。虽然把方兰带过来的过程,归根结底,跟抢也没多大区别,但好歹……还留了一层遮羞布。

    他要是真的敢肆无忌惮的强行抢人。那么就算他如今已经有筑基的修为,算是一个天才,他老子金东南也能直接把他两条腿打断。然后给圈养起来,这辈子都不会有出头之日。

    仗着大族子弟的身份想要作威作福。在别家可能没问题。但在金家却是不行!

    金铁刚被骂走了之后,金铭就被叫进来了。然后之前那个曾经进来,在金东南耳边说话的人,也被叫进来。

    金东南看了那人一眼,淡淡说道:“你把刚刚得到的消息,再详细说一次。”

    那人也没有任何犹豫。直接说道:“楚墨,二十岁左右,先天修为,身份来历不明。带着一只灵宠公鸡,在今天午时左右,进入锦绣城。他是跟着管事金铁刚的车队,一起回来的,骑的马,也为金铁刚管事赠送。”

    听到这里,金铭满头雾水,不过他也清楚,自己的老子从来不无的放矢。所以尽管心头疑惑,但还是耐心听下去。

    “申时,楚墨带着那只灵宠公鸡,在锦绣城的老八酒馆吃酒,期间遇上洪家家主的侄子洪风挑衅。洪风意图染指那只灵兽公鸡,在被拒绝之后,大雷霆,想要强买。派出了身边的亲随,筑基初期修士洪岳,洪岳出手攻击先天境界的楚墨,败,重伤。”

    金铭听到这,眼睛顿时瞪大,脸上露出不敢置信的神色。难以想象,一个先天的武者,是怎么打败一个筑基初期的修士的?而且,洪岳居然还身负重伤了?

    都在一座城里面,而且都属于是这座城最顶级的那个圈子。洪家的洪风,金铭自然认得,但却玩不到一起去,不提两家有些隐隐对立,洪风的做派,金铭也看不上眼。

    但洪风身边的那个亲随洪岳,金铭却是知道的。他自问,就算自己跟洪岳对上,都未必能讨到什么好处。结果,硬是被一个先天武者给打成重伤……这可能么?

    “酉时,洪家长老洪天蓝,亲自带着厚礼,去楚墨下榻的祥福客栈,赔礼道歉。两人交谈了两盏茶时间,洪天蓝满意而回。”这人汇报到这里,然后冲着金东南抱拳施礼:“家主,没有了。”

    金东南摆了摆手:“做的很好,你下去吧!”

    “遵命!”这人的脸上,露出喜色,一脸开心的退下去了。

    至此,金家强大的情报能力,直接凸显出来。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就查清楚这么多的事情,其底蕴,可想而知。

    金东南看着站在那里的金铭,淡淡问道:“有什么感想?”

    金铭顿时认真的说道:“那个楚墨,不是一般人!”

    “怎么个不一般?”金东南似乎有意考校。

    爷俩此刻,也像是全都忘记了之前方兰的事情一样。

    “洪家人行事,素来跟疯狗一样,见谁咬谁。从上到下,都是如此,他们从来就不肯吃任何的亏。哪怕跟我们家对上,他们也是那种不咬下我们一块肉就不甘心的做派。这次居然能对一个外乡人,如此客气,显然,那个人不简单。”金铭沉吟着,又接着说道:“但那人只有先天修为,金家一个筑基不是他的对手,大可以派一群过去,总能把他拿下。所以,能够震慑金家的,不是他的修为,而是他的身份。”

    金东南看向金铭的眼神,渐渐柔和下来,笑了笑,忽然说道:“不错!我儿很优秀!那个什么王武,算个什么东西?与我儿天上地下,也配跟我的儿子争女人?”

    “啊?”金铭顿时有些傻眼,呆呆的看着笑吟吟坐在那里的父亲,说不出话。(未完待续。)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