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弑天刃 > 第六百二十一章 躲不开的冲突
    噗!

    整个酒馆里面,一些刚刚喝了一口酒的人,全都忍不住一口喷了出来。

    然后目瞪口呆的看着楚墨和大公鸡这边。

    一个相貌英俊的年轻人,脸色一阵青一阵红的站在楚墨这张桌子跟前,眼中渐渐凝出一抹冰冷的杀气。

    “你骂谁呢?”这年轻人,就是刚刚问这只鸡怎么卖的那个。

    楚墨抬起头,看了一眼这年轻人,眉梢微微一挑。眼前这位,连先天境界都不到。看身上那股气息,最多也就是黄级九层的天心境。

    这不是天心境可以称为绝世高手的人界,这里是有大量修士的灵界!

    天心境的武者,真的是实在难以让人升起什么敬畏的心思来。

    但楚墨也没有鲁莽,只是淡淡的看了他一眼:“抱歉,不卖!”

    “你这句话,说晚了!”年轻人冲着楚墨,露出一个森然的笑容:“现在你是卖也得卖,不卖……也得卖?”

    楚墨脸上,顿时露出几分无奈的表情来,心说这还没怎么样呢,自己的担心就变成了现实了?

    “阁下是想要强买强卖咯?”楚墨的性子,也不是那种软弱好欺负的,自小虽然不算什么混世魔王,但从小就跟许浮浮各种折腾,弄出偌大产业的人,又怎么会不了解这些纨绔们的性子。

    眼前这位,就差把我是纨绔子弟这四个字写在脸上了。

    对上这种人,除了烦,就只有一个办法,那就是,决不能示弱!

    因为你稍微流露出一点点软弱的姿态,对方肯定立即打蛇随棍上,狠狠把你踩在脚下。

    这年轻人顿时冷笑着点头:“是又怎么样?”

    这时候,外面又有几个人,顿时走进来,将这年轻人拥簇起来。冷冷的看着楚墨。他们身上散出的气息,可比这年轻人要强大得多。

    甚至其中一个,竟然带着一丝修士的气韵!

    筑基修士!

    这个年轻人的身边,竟然有筑基期的修士在守护。

    楚墨的目光。直接越过这年轻人,落在筑基期修士的身上,淡淡说道:“这是谁家的孩子?一点规矩都不懂?”

    那筑基期修士原本轻蔑的目光,顿时变得有些迟疑起来。伸手拉了一下想要反唇相讥的年轻人胳膊,然后看着楚墨道:“阁下口气不小?敢问阁下来自何方?师承何人?”

    这是想要探寻楚墨的身份了。年轻人不懂,但身为修士的这人心里面却很清楚,能够带着一只如此有性格的灵宠招摇过市的人,肯定来头不小。

    毕竟整个锦绣城,也没有几个人拥有灵宠。要是真的招惹到来头极大的人物,那就算是他们背后的家族,恐怕也未必能够罩得住。

    楚墨冷冷的看了说话这修士一眼:“我问你话呢,你要先回答我!”

    “你说话很冲啊。”这名筑基期的修士也有点火大,一个先天境界的武者,就算来头再大。但面对自己一个筑基期的修士,也应该有起码的尊重。结果从对方的眼中,他没能感受到一丁点的尊重。

    “区区一个筑基期的修士,还得不到我的重视。”楚墨的身子,往椅背上轻轻依靠,然后平静的看着这名筑基修士:“要是来的是一个金丹修士,我或许会客气一点。”

    酒馆里面的那些人,全都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凉气,看向楚墨的目光,顿时变得充满震惊。

    这家伙究竟是谁?说话的口气居然如此之大。竟然完全不把筑基修士放在眼里。而且听他那意思,就算来的是金丹,他也仅仅会客气一点,还是或许而已……这也太狂了吧?难道他的家族里面。有元婴老祖不成?

    “你……”这名筑基修士又羞又怒,同时心中也充满狐疑,惊疑不定的看着楚墨。

    这时候,那年轻人不干了,指着楚墨骂道:“你他妈算个什么东西?也敢在锦绣城撒野?小子……给你三个数的时间考虑,赶紧把这只鸡卖给我。不然的话……”

    “不然你妈蛋!”大公鸡也彻底火了,一个小屁孩子,张口闭口这只鸡,你以为你算个什么玩意儿?

    大公鸡嘴里骂着,伸出一只翅膀,狠狠抽向这个年轻人的脸。

    这一击,出乎所有人的预料,谁都没想到,这只灵兽鸡,居然会在没有主人命令的情况下,直接出手。

    而且,这只鸡说话,也太粗俗了吧?他们从来没听说过这么能骂人的灵兽。

    啪!

    那名筑基期的修士,刚想要阻拦,大公鸡的度实在是太快了,根本没拦住,五彩斑斓的鸡翅膀,狠狠抽在那年轻人脸上。

    一声脆响,直接将那年轻人的身子抽飞出去。狠狠砸在一张桌子上面。

    乒乒乓乓。

    一阵杯盘破碎的声音,那张桌子,也被这年轻人砸得四分五裂。

    杯盘中所有的汤汤水水,溅了这个年轻人满身满脸。

    原本坐在这张桌子上的几个人,全都四散逃开,一脸惊恐。甚至连怨言都不敢说一句。

    年轻人被这一巴掌给打懵了,半晌才醒悟过来,怒吼着咆哮道:“给我杀了它!杀了这只鸡!还有那个小子……别放过他!我要一点点折磨死他!”

    这一下,就算是那名筑基期的修士,也不得不出手了。

    他虽然是修士,但他终究是这年轻人身边的护卫,眼看着主子被欺负,要还不出手,回去之后,他也没办法交代。

    当下这名筑基修士脸色一冷,吩咐道:“把这只鸡给我拿下!”

    几个人顿时向着大公鸡靠过去,然后这名筑基修士,则眸光森冷的看着楚墨:“你们过了,到时候,让你的长辈来洪家领人吧!”

    说着,这名筑基修士直接出手。

    一道光芒,顺着他的手掌,拍向楚墨。

    术法!

    专属修士的术法!

    这也正是修士的强大之处。

    没成修士,哪怕你是先天巅峰的武者,招式中可以带着罡气,拥有强大威力。但跟术法……却依然完全没法比。

    所以先天巅峰跟筑基虽然只有一步之差,但却如同天上地下!

    在这名筑基修士的眼中,筑基之下,皆是蝼蚁。就算这带着灵宠的年轻人,有天大背景,但也绝不会是自己的对手!

    酒馆中的不少人,全都有些同情的看向楚墨这边。

    这年轻人,竟然是洪家的子弟!

    这个外来的,今天真是摊上大事了!(未完待续。)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