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弑天刃 > 第五百六十五章 地底石棺
    “如果要是在外面,本帝主一道神念就可以杀你无数次!”诸葛朗一脸憋闷的看着这只体型硕大肥美的黄金兔,咬牙说道。

    砰!

    黄金兔一巴掌拍在诸葛朗护体法器上散出的能量护罩上面,那能量护罩顿时产生一阵剧烈的波动。

    通过极品天晶石催动的能量护罩,终究不如他自身帝主境界散出的能量结界强悍,这要是在外面,不压制境界的情况下,就算诸葛朗不开能量结界,以这只黄金兔的实力,一爪子拍在他身上,也不会造成任何伤害。

    “就这点实力,还吹牛逼。”黄金兔冷笑,口吐人言。

    “你……”诸葛朗差点被气得吐血,他居然被一只兔子给鄙视了。

    “你什么你?兔爷今天就要弄死你!”这只黄金兔一开始一言不,估计也是被诸葛朗那一身强大的法器给气得够呛。

    “这要是在外面……”

    啪!

    “别特么总外面外面的,这是在里面!”黄金兔跟流氓兔似的,冷笑着,又是一巴掌拍向诸葛朗的脸。

    虽说有宝物护身,黄金兔根本就伤不了他,但诸葛朗依旧有种被打脸的感觉,一张脸铁青着,眼中露出无比愤怒的光芒,似在犹豫着什么。

    啪啪啪!

    黄金兔左右开弓,也跟这个人类杠上了,大有不将他的能量护罩打碎不罢休的架势。

    “这是你逼我的……原本,我是打算将它用在五行之金那里的。但遇到你这样一只不知死活的极品食材兔子,就用在你身上好了,回头本帝主要大摆兔子宴!”诸葛朗的声音,变得无比冰冷,眼中的杀气,也浓郁到了极致。

    身为一名帝主境界的大能,被一只兔子如此嘲讽,已是忍无可忍。

    说着,诸葛朗从身上。取出一把巴掌大的金黄色小剑,小剑上面,镌刻着大量的铭文,那铭文复杂到极致。上面充满了大道气韵。纵然是放大一万倍去看,也根本无法彻底看清楚。

    这是一把真正的顶级帝主之器!

    是诸葛朗的本命法器!

    虽然现在诸葛朗不能施展他帝主的法力,无法完美的驾驭这把帝主之器,但这把剑却是通灵的,就算是自行施展。也至少能挥出一半的威力,可以持续接近一炷香的时间!

    诸葛朗原本的确没有打算动用本命法器,但也被这兔子气急了。就算这件事没有任何第三者看见,但他自己,却是根本就无法接受。

    “去!”诸葛朗将小剑往空中一扔,怒喝道:“给我斩了这只兔子!”

    嗡!

    小剑顿时爆出一声鸣吟,接着变大,变成一把一丈多长的大剑,以不可思议的度,狠狠斩向这只黄金兔。

    “哎呦我去!”黄金兔看见这把散着恐怖杀机的剑。浑身上下的所有金黄色长毛瞬间就全都竖起来了,咕哝了一句之后,没有半点犹豫,转身就跑!

    嗖!

    化作一道金黄色的光芒,眨眼间就跑出去几十里。

    这一次,却是轮到诸葛朗大神威了,那种憋闷的感觉,一扫而空,大骂道:“死兔子……有种你给我站住!来打呀?你不是很能耐吗?”

    “打你妹!你怎么不跟至尊之器打?你白痴不代表兔爷也白痴!”大肥兔子的声音远远的传来,这会……至少已经是在几百里开外的地方了。

    诸葛朗被气得直翻白眼。当下誓不管怎么样,今天一定要先宰了这只兔子再说。至于五行之金,他也根本就不相信先他一步进入到这里的那个人,能那么快就拿到!

    只不过只有先天境界的诸葛朗。根本追不上那只大肥兔子和自己的本命法器的度,只能凭借着感应,在后面不断追过去。

    而此时,诸葛朗心里面认为绝对不可能那么快拿到五行之金的楚墨,已经通过苍穹神鉴上面那轮“入地”血月,深入到了龙脉的中心!

    那座不起眼小山的山腹深处!

    楚墨站在那里。正看着眼前的场景呆。

    在他的推算中,应该是五行之金存在的地方,居然放着一口古老的石棺。

    这石棺不知经历了多久的岁月,就连棱角,都已经不见了,散着古老的气息,同时也充满了一股惊天的威压。

    不过在进来这里之前,无论是“避祸”还是他使用风水神通中的推演,全都没有告知他这里有任何的危险。

    这是一处地下的空间,空间并不大,这里除了这口古老的石棺之外,就再也没有任何东西。

    “到底是什么人,竟然将自己葬在了五行之金的龙眼核心?这里……原本应该是生长五行之金的地方啊!”楚墨嘴角抽搐着,感觉心中难以理解。

    他很想上前推开这石棺的盖,好好看一眼,这里面葬着的人是谁。但又犹豫,万一这里面葬下的,是一个了不得的存在,那自己的举动,岂不是在找死么?

    当下,楚墨再次握住苍穹神鉴,如意、避祸、入地,这三轮血月,没有半点动静。苍穹神鉴的内部,亦风轻云淡,一如往常。那些造化之鱼,自由自在的在水里面游来游去。

    楚墨并没有在归墟中找到轮回池水,也没有见到大公鸡说的那份属于它的机缘,不过这种事情,是不能强求的。所以就连大公鸡自己,也像是彻底忘记了那件事情,没有跟楚墨提过。

    所有一切,都没有任何变化。

    楚墨又展开风水神通,不断的在心中进行推演,想要推演出眼前这人的身份和来历。

    不过,所有的推演结果,都指向了一个楚墨有些不敢相信的事实。

    这具石棺……是空的!

    这是一口空棺?楚墨眼睛瞪得老大,心里面有些难以置信。

    一口空棺材,为什么要摆放在这里?难不成……是在镇压着什么?

    在得到风水神通传承之前,楚墨肯定不会这么想,但现在他却是明白了很多。

    不过既然连风水神通的卦象,都显示这是一口空棺,那么……就算自己推开这棺盖,应该也没什么大问题吧?

    楚墨心里想着,朝着这具石棺走了过去。

    一步,两步,三步。

    到了第三步的时候,楚墨抬起脚,刚想要落下,却突然间感觉到身上的压力,一下子变得无比巨大!

    那种感觉,就像是有一座大山,突然间压在身上一样。(未完待续。)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