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弑天刃 > 第二百九十五章 帝王心思
    天剑门这边剩下的五个人,带着6长老的尸体离开了,走的十分屈辱,但走的也十分迅。

    他们也怕那只朱雀,突然间改变主意,再对他们出手。

    所以,几乎是没有任何犹豫的直接离开了炎黄城。

    吴一菊和孟一兰也跟着一起走了,吴一菊走的毫不犹豫,她抱着自己的儿子,快步跟着离开。但孟一兰临走之前,似乎想跟潇一月等飘渺宫弟子说点什么。

    只是连同潇一月在内的八名飘渺宫弟子,全都别过头去,没有搭理她。

    路都是自己选择的,脚下的泡也是自己磨的,既然选择了,就没有回头的机会,这根本怪不得别人。

    呼!

    这群人刚一离开,这边的朱雀也是双翅一展,直接冲天而起。

    所有人全都一脸敬畏的看着这只神鸟,直冲九霄,迅没入到云层当中。

    齐先生一脸唏嘘,苦笑道:“公子身边有如此神物守护,小老儿倒显得有些多余了……”

    “齐先生这是哪里话……”楚墨一脸虚弱的看着齐山:“齐先生能来,我非常开心。”

    说着,楚墨脸色一变,哇的一声,喷出一口鲜血来,接着……整个人向后面倒去。

    “宫主!”

    “公子……”

    潇一月等人和齐山顿时脸色大变。

    齐山赶忙上前,查看了一下楚墨的状态,一脸沉重的道:“赶紧把他带到一个安全的地方,公子的伤太重了!”

    小柴犬在地上急得团团转,喉咙里出呜咽的悲鸣。

    这边潇一月赶忙带着众人,抬着楚墨,朝着樊府冲去。

    这世上的事情,很难十全十美,哪怕心里面再怎么希望所有的事情都能有一个完美的结局,但实际上,完美……往往只存在于幻想当中。

    就像现在。

    樊无敌老爷子的婚礼,已经进入到了尾声。

    但本应该出现在这里,给爷爷恭喜的楚墨,却一直没有露面。

    一些个大人物全都在私下里窃窃私语,猜测到底生了什么事情,才能让楚墨缺稀这种重要的场合。

    樊无敌和龙秋水两人,看上去笑语盈盈,但实际上,也是心急如焚!

    只是今天是他们大喜的日子,他们是当之无愧的主角,总不能中途离开,那样……就真的太失礼了。

    皇上坐在那,脸上看不出有什么表情,但眼眸深处,却是带着一抹淡淡的笑意。

    几乎没有人知道,大夏皇室的后台,其实就是天剑门!

    这件事,甚至连澹台先生……都不清楚!

    皇家的背后,肯定是有门派支持的,这是所有人的共识。

    但那个门派究竟是哪家,却一直众说纷纭。

    因为跟大夏皇家交好的门派,多达十几家,谁也不知道哪家跟大夏皇室更亲密一些。

    这秘密,唯有历代皇帝,才最清楚!

    每一代皇帝驾崩之前,才会将这个秘密,传给自己的继承者。

    也就是说,整个大夏,目前唯有皇帝一人,知道这件事情。

    天剑门这次来之前,用最古老也最特殊的手段,已经将消息传递给皇上,皇上也派人,用外人根本看不懂的方式,将信息传递到天剑门这些人的手中。

    皇上对楚墨的态度,一直就比较复杂。

    他即希望楚墨能够变得无比强大,庇护大夏,但又怕尾大不掉!

    楚墨终究是个少年,少年肯定是热血冲动的,他的爷爷,又是大夏的一名将军,在军中威望很高。

    如果楚墨从小就进入了大门派,那么皇上还真不担心什么了。因为一入门派,便等于远离世俗,世俗中的种种一切,几乎都不会看在眼里。

    但楚墨却不一样!

    他从小出生于世俗,长于世俗,他跟世俗的纠缠……实在是太深了!

    楚墨暗中建立起来的那个组织,外人不知道,但身为这大夏的最高统治者,他又怎么可能一点都不知道?

    而且他跟许浮浮这种顶级豪门子弟是兄弟,在军中立下了汗马功劳,在整个大夏的年轻一辈中,拥有着他自己都不知道的可怕威望。

    这是一个要能力有能力,要野心有野心的……生长在世俗中的天骄!

    这就是一个真正的妖孽!

    如果有朝一日,楚墨想要造反,那么皇上真的没有信心,自己能够制衡住他。

    拿门派镇压,人家的师父是飞升者,这世上还有哪个门派,能压得住他?

    拿世俗镇压,人家的名望如日中天,无数人巴不得他举旗造反……

    所以,楚墨越是强大,威望越高,在皇上的心目中,他的危险性……也就越强。

    虽说现在他并没有表露出任何会反的迹象,但人心这东西,又有谁能说得准呢?

    所以,他不会亲自出手去对付楚墨,但若有别人想要针对楚墨,他不但不会阻拦,反倒是会在暗中推一把……

    这一次,也不例外。

    如果楚墨对飘渺宫那十个女弟子不甚在意,继续留在这里参加他爷爷和许浮浮的婚礼的话,天剑门那边在控制住十个飘渺宫女弟子之后,也会到这里走一遭!

    反正,这一次,楚墨几乎是必死无疑!

    虽说澹台先生似乎去了,但皇上相信,凭借澹台先生一人……根本就改变不了大局!

    强者都有强者的脾气,澹台先生觉得欠了楚墨大人请,他要去还,皇上自然不会拦着。

    所以,此刻,在樊无敌的婚礼现场上,要说心情最好的人,应该就属这位皇帝陛下了。不过皇上的城府极深,在没有得到确认的消息之前,他是不会有任何的举动的!

    一旦楚墨死了的消息传来,那么……今天这婚礼现场,立即就会变成一场审判大会!

    斩草要除根。

    要怪,就只能怪樊无敌自己,好好的光棍不当,非要娶个媳妇。

    皇上的心里面,心思转动,看着走过来敬酒的樊无敌,皇上心中暗道:对不起了,樊老将军,一旦你孙子死讯传来,那么朕……肯定要对你出手!朕……不会杀你,但绝对会让你一无所有!你的新婚妻子……她是大齐的人,两个字就足够让她万劫不复了——奸细!

    皇上用眼角余光,扫了一眼一旁的许忠良,心中冷笑:你以为,你把孙子逐出家门,认这女人为义妹……就没事了么?你错了!你这内阁辅……楚墨只要一死,立即就得换人了!让朕想想……还有谁,更适合这个位置,这个人,必须要有强大的处理内政的能力,毕竟,大夏的疆土……马上就要倍增了呀。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