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弑天刃 > 第二百八十二章 明白了,想不通(第六章)
    当晚,楚墨跟许浮浮没有回樊府,而是随便找了一个小酒馆,兄弟两人,喝了一夜的酒。≤≤小≤说,

    许浮浮眼角流血的狼狈样子,也被很多人看见。

    第二天一大早,炎黄城中的人,便被几条突如其来的消息,给震撼得目瞪口呆。

    “许家十公子,不知做错了什么事情,惹怒了家主……他的爷爷,内阁辅许忠良,被直接逐出家门,从此划清界限!”

    “许忠良突然来到城北视察,一众随从都不知道因为什么……”

    “辅大人进了一个小院子,对一个三十来岁的温婉女子口称妹妹!”

    “辅大人对身边的人表示,这个女子,是许家的一个远亲,一直在大齐经商,已经失去联系多年了。如今得到自己小妹的消息,非常开心。”

    “楚墨正式对外公布,如今的饕餮楼楼主柳梅儿,是他的义姐!他是楚王,他的义姐……自然是公主!”

    “饕餮楼突然间宣布对外出售,价格比正常的市价……居然便宜了一半!”

    “被逐出家门的许浮浮表示,自己不日大婚……”

    一条条的消息,令人目不暇接。

    但所有人都有种山雨欲来风满楼的感觉。

    一直风平浪静的当朝第一官宦家族许家,为什么突然间爆出这么多的事情来?

    樊府。

    此刻,樊无敌老爷子在府中走来走去,颇有些焦躁。

    隋鸿儒刚刚出去了,也是被这些消息弄得脑袋懵,要在第一时间弄清楚究竟生了什么。

    整个樊府,一片安静。

    樊无敌在房间里转了一会圈之后,终于推开门,皱着眉头,喃喃道:“这小东西……到底唱的是哪一出?怎么突然间……搞出这么多的事情?连浮浮那孩子,都受到了牵连?”

    正说着,楚墨跟许浮浮两人一前一后。进了家门。

    樊无敌一看,两人虽然都神采奕奕,但却一身酒气,当下就一皱眉头。

    “爷爷。什么也别说,您听我说就行了。”楚墨稍微一运功,将身上的酒意全部化掉,然后看着爷爷说道:“大夏,咱们呆不下去了。”

    “啊?”老爷子嘴角抽搐着。看着楚墨:“你再说一遍?”

    “是这样……”楚墨将昨天晚上,跟许忠良的一番交谈,大致跟爷爷说了一遍。

    老爷子虽然也算精明,但对这种关乎到朝政方面的事情,却并不精通,他皱着眉头看着楚墨:“辅大人不也没说什么吗?人家只是表达了一下皇室和朝中一些人对你的看法而已……”

    “看法而已?”楚墨笑起来,摇摇头道:“爷爷,除非咱们现在直接造反,杀到皇宫中去,把皇上给砍了。不然的话,大夏……已经没有了咱们的容身之地了!与其在这里继续等着,不如早点离开。这样,皇上也能安心……”

    “为什么?”樊无敌忍不住向后退了两步,神色黯然的道:“我们做错了什么?”

    许浮浮在一旁,也将一身酒意运功化掉,刚刚带着一身酒意,那是给别人看的。哥俩喝了一夜,该谈的事情,早已经谈开了。许浮浮也终于明白了爷爷的苦衷。

    许忠良的内心深处。是相当看好楚墨的!

    也就是说,就算楚墨真的想要造反,想要夺了大夏的天下,他都是看好的!

    不然的话。他绝对不能找那种站不住脚的借口,直接将许浮浮给赶出来。

    身为多年的老臣,许忠良心里面很清楚,想要让皇上做出改变,几乎是不可能的一件事。

    当今皇上虽然雄才大略,胸襟也够宽广……这一点。从他对楚墨的种种册封上,就能感觉到,他并非是那种心胸狭窄,不敢对有功之臣做出封赏的帝王。

    不过,他最大的缺点,却是多疑!

    别人不知道,许忠良却是最清楚不过的,皇上连自己的几个儿子都信不过,更别说对外人了。

    夏京当年突然间被从内阁辅的位置上给踢下去,是为什么?真的是被儿子牵连吗?其实那只是一个借口罢了。

    许忠良之所以还是跑到城北,当中宣城龙秋水是他的妹妹,其实也等于是一种表态,对皇上的。

    同时,为楚墨背书!

    一旦将来楚墨那边做出什么大逆不道的事情来,他许忠良……肯定是要被牵连的,因为他是楚墨奶奶的哥哥!

    有这样一层关系,也等于是在安皇上的心。

    这里面涉及到的东西太过复杂!

    其实最好的办法,是许忠良直接将许浮浮逐出许家,划清界限,不要跟楚墨这边有半点联系。

    但许忠良还是这么做了。

    从这一点,许浮浮也明白了,自己的爷爷,依然是那个有担当的人!依然是他最大的偶像!

    “樊爷爷,其实你们什么都没做错,错的,就是你们的功劳太大,让皇上感到了不安,让群臣感到眼红,仅此而已。”许浮浮在一旁说道。

    “仅此而已?”樊无敌有些不敢置信。

    许浮浮点点头:“是的,仅此而已!”

    樊无敌喃喃道:“就算不安,就算眼红……可现在终究是正在打仗的时候,就不怕这样会扰乱军心吗?”

    楚墨在一旁说道:“爷爷……除了您带着的那支军队之外,又有哪个军团的军心,会被我们扰乱?”

    樊无敌一时语塞。

    其实老爷子心里面也多少明白一些,但他想的没有那么透彻,如今被两个小辈,你一言我一语的,终于给说开窍了。

    到最后,这个打了一辈子仗,从来没有弯过腰的老将军,一脸茫然的蹲在了自家门口,神色黯然。

    低着头,一言不。

    楚墨看得心疼,轻声道:“爷爷,走吧,其实离开了也好。趁着大家现在都还没有撕破脸皮呢,离开了,也就离开了。”

    樊无敌轻轻点点头:“听你的,那就走吧。”

    其实樊无敌此刻心里面,却是充满了自责的,在他看来,如果不是他想要给龙秋水一个身份的话,楚墨就不会去求许忠良。那么,这些一系列的事情,也就不会生了。

    楚墨看着没了精神的爷爷,说道:“这件事……早晚会爆出来,许辅爷爷那边……其实,只不过是让这矛盾体现出来了,然后,将事态控制在最小范围。如果这矛盾,要是由我跟皇上之间展开,那就不是现在这结果了!”

    “现在这样,已经是最好的结果了!”许浮浮在一旁喃喃道。

    “我明白了,但我想不通啊……”老爷子重重一叹。(未完待续。)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