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弑天刃 > 第二百八十章 巧了(第四章)
    不过他可不敢说出来,不然屁股肯定遭殃,就算他的境界高出爷爷无数倍,他也不敢反抗。

    “这个,咱们找人定个日子,直接娶进来就是了啊!”楚墨微笑着说道。

    “不是……我,我这不是,想给她一个正常的身份吗……”老爷子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她虽然不太在意,不过今天,却也跟我提了一句,说你一个三月将军,娶我一个大齐女人,就不要太张扬了,自家摆两桌就算了……”

    “那怎么行?”楚墨直接说道:“这可是您这辈子头一次结婚……怎么可能太过草率?”

    “这话俺怎么听着有点别扭呢?”大块头在一旁咕哝。

    “你闭嘴。”楚墨瞪了他一眼。

    然后说道:“要不,让许忠良老爷子,认个义妹?”

    “啊?这……这怎么行,简直就是胡闹!”樊无敌当场拒绝,说道:“你当许辅是什么?这种事情……怎么可能?”

    “那就皇上?让皇上认个妹妹怎么样?”隋鸿儒在一旁出主意。

    “皇上更不可能答应!”樊无敌皱着眉头摆了摆手:“行了,这件事你们还是别掺和了,大不了,就什么身份也没有,又能如何?我樊无敌这辈子没靠谁,不也走到今天了?”

    “爷爷霸气!”楚墨捧了一句,然后说道:“其实呢,让皇上认我未来的奶奶做妹妹,等于是在抬举他,说心里话,我还不愿意呢!”

    樊无敌忍不住翻了个白眼,以前楚墨要是敢在他面前说这种大逆不道的话,他肯定早就一巴掌抽过去了。不过现在……他对皇室也真的是有些失望了,皇上针对楚墨各种又拉又打,打完在拉,拉完再打……这没完没了的手段,让老爷子感到无比的厌烦。

    虽然能理解。但却无法接受!

    帮理不帮亲……那也要看是什么理,什么亲。所谓的大义灭亲,其实更多时候,都是被逼的。

    隋鸿儒在一旁说道:“许辅那里……其实未必就不能考虑一下。”

    樊无敌看着隋鸿儒。微微眯着眼道:“鸿儒,你也跟着楚墨一起胡闹。”

    “将军,我没有胡闹,我是认真的。”隋鸿儒说道。

    “你让一个内阁辅,收一个来历不明的大齐女子为妹妹。而且年龄上来讲,做秋水的爷爷都够了!你让许家的人怎么想?”老爷子忍不住翻了个白眼:“你们啊……说的这个根本不靠谱。”

    隋鸿儒道:“主母嫁给老爷,那就是老爷的夫人!是樊府的女主人!许辅若是点头,许家下面的人又会有什么不满?难道说没有这回事,许家那些二代,见到主母,就敢随意放肆吗?”

    樊无敌当场怔住,可怜这位久经沙场的老爷子,这辈子除了对楚墨会有各种私心之外,对其他的事情。几乎都很不敏感。甚至有些迷糊。

    听了隋鸿儒的这番话,老爷子微微皱着眉,脸上倒是真的露出一抹意动之色。

    楚墨站起身来道:“我去许府一趟,正好,这次回来,还没有去拜访他老人家呢,于情于理,也都应该走一趟。”

    老爷子嘴唇微动,似乎想说点什么,最终。叹息一声,说道:“试探一下即可,千万别强求。”

    樊无敌如今的身份也不一样,丢不起那个人。若是真的被人断然拒绝。那以后连面都没法见。

    “放心吧爷爷,我知道分寸。”楚墨说着,让人给大傻准备好房间,然后一个人,朝着许府的方向走来。

    刚一进许府,还没等去见老爷子呢。倒是被许浮浮给截住了。

    “大晚上的,你居然跑来了,我还想着明天去找你呢!”许浮浮有些惊喜的看着楚墨。

    “有事?”楚墨看着许浮浮,从这个家伙的身上,感觉到一股十分强烈的喜悦气息。

    “嗯,你能不能……回头找个时间,举办一个仪式?”

    “举办一个仪式?”

    “对,拜柳梅儿为姐……咳,反正你也一直叫她姐姐的,是吧?”许浮浮没有多少不好意思,一脸坦然的看着楚墨:“我想给她一个身份,小黑哥,我要娶她!”

    “……”楚墨顿时一脸无语,满头黑线的看着许浮浮。

    “怎么……为难?”许浮浮有些意外,在他想来,楚墨应该毫不犹豫就答应下来才对。

    还是说……他对梅儿?不会……绝不会的!

    许浮浮也是个心思细腻而且敏感的人,一瞬间,他的脑袋里,闪过无数种念头。

    “不为难,只是觉得有些巧了……”楚墨看着许浮浮的表情,怎能不知他心里面在想什么,拍了拍他的肩膀:“你这家伙,别跟皇上似的,那么多疑……”

    “咳咳……”许浮浮嘴角抽搐着看着楚墨:“你对皇上的怨念真深!”

    “不提这件事。”楚墨呲牙一笑:“拜柳梅儿为姐姐,让她有一个公主的身份,对吧?”

    许浮浮点头如小鸡啄米:“对对对,就是这样!”

    “巧了,我这边也有一件事,本来呢,我想亲自去找许爷爷说的,不过现在既然这样……嘿嘿,二浮啊……你跟我一块去说吧!”楚墨一脸坏笑,扯着许浮浮,直接往老爷子的书房方向走去。

    “哎哎哎……怎么个情况?你知道我最怕去我爷爷书房的……”许浮浮挣扎着,想要逃跑。

    作为最好的兄弟,就像楚墨了解他一样,他同样了解楚墨,一看就知道没好事。

    “怎么地?你求我的时候,我那么痛快的答应下来,现在我有事,你敢跑?”楚墨一脸威胁的看着许浮浮。

    许浮浮嘴角抽搐着:“楚小黑,我算看出来了,这辈子我都被你吃的死死的……”

    “这话跟你家柳梅儿说去。”楚墨冷笑,扯着他往许忠良的书房走去。

    一炷香之后,许忠良的书房。

    一片安静。

    楚墨跟许浮浮两人大眼瞪小眼的坐在那里,看着沉思不语的许忠良。

    此刻的许忠良,看上去更像是朝堂之上的那个当朝辅。

    表情严峻,皱眉沉思。

    楚墨几次想站起身说‘如果不方便,那就算了,许爷爷不必为难……’,不过都被许浮浮拼命的用眼神给制住。

    又差不多过了一炷香的时间,许忠良似乎终于从思考中回过神来,然后目光灼灼的看着楚墨。

    “心里面有一点不痛快吧?”许忠良冲着楚墨露出一个慈祥的笑容:“其实,你说的这件事,根本不是问题!我跟你爷爷之间,虽无深交,但却也算熟识,这么多年,一直把他当成弟弟一样看待。他的婚事问题,我还曾给他介绍过几个大家闺秀……不信的话,你可以回头问问你爷爷。”

    许忠良微笑道:“如今终于有了着落,这是大喜事!这位龙秋水姑娘,是哪的人,也不重要。你爷爷要明媒正娶,那她就是樊府的夫人,就是我的弟妹。认她做妹妹,根本没有任何问题。”

    楚墨没说话,看着许忠良,等着他下面的话。

    “但是……小家伙,我刚刚在想的是,你究竟会怎样?”(。)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