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弑天刃 > 第二百五十二章 这才是我的徒弟
    太上长老为什么要这么说?赵洪志的心中掀起滔天巨浪,那种巨大的压力,仿佛一座大山,瞬间压在他的心头。¥f。¥f

    但此时此刻,他却什么都做不了!

    别看他的一身实力,已经达到明心境巅峰的层次,在世俗中,这个境界,已经如同神祇一般。但在长生天的太上长老面前,却依然完全不够看,稚嫩得如同一个小孩子,不敢有任何反抗!

    魔君淡淡的看着眼前这人,脸上没什么表情。

    青年叹息过后,看着魔君,轻声说道:“这件事,我必然会给你一个交代!”

    说着,一伸手,一股难以想象的可怕气息,顺着这青年的手中散出来。须臾之间,便笼罩了整个孤神峰。

    先天强者!

    也唯有先天强者,才有这种气势,才有这种能力!

    正在房间中忐忑不安的赵洪志,突然间感觉到全身上下,像是被一股无形的力量给锁住。然后,身不由己的从房间里飞出。朝着孤神峰的峰顶飞去!

    这一幕,被广场上的无数长生天弟子看见。所有人,全都像是中了定身法一般,站在那里动弹不得,连思考的能力,几乎都失去了。

    楚墨站在魔君身边,看着曾经在自己面前高高在上,曾经在师父面前丑陋不堪的长生天七长老赵洪志,此刻像是一个木头人一样,飞到自己面前。

    楚墨的眼中,瞬间变得无比冰冷,心中掀起波澜。

    就是这个人,差一点就杀了他的爷爷,差一点就毁了他的一生!

    楚墨对赵洪志的恨意,不是一般的强烈。

    只是他一直都清楚,以他目前的实力,绝不是赵洪志的对手。所以,他一直隐忍不,看上去就像是已经忘记了这件事情。

    但实际上。那仇恨……却一直深埋心中。

    长生天的太上长老将七长老赵洪志抓来之后,淡淡看着他:“他们说的,是事实吗?”

    “晚辈赵洪志,见过太上长老!”赵洪志双膝一软。跪倒在地,悲声道:“太上长老,他们这是纯粹的污蔑!晚辈冤枉!”

    “说。”长生天的太上长老,声音淡漠,看着赵洪志的眼神中。几乎看不出任何情绪的波动。

    修炼到他们这个境界,别人是否说谎,其实很容易便可看穿。

    这赵洪志,在长生天,也算是少壮派中比较出色的。虽然一直在闭关,但太上长老对门派中的一些动向,还是很清楚的。知道有赵洪志这么一号人,同时也知道,他在长生天年轻弟子心目中,地位很高。

    “回太上长老。晚辈当年,的确欠这少年爷爷一份人情,但事实……却绝不像他们说的那样!”赵洪志一脸委屈,说道:“请太上长老明鉴,晚辈要真的去盗取风翼龙蛋,又怎么可能活下来?这少年的爷爷,只是一个铁骨境的武者,又有什么能力,能在风翼龙的爪牙下救我出来?这完全就是他们对我的污蔑啊!”

    “真的么?”太上长老轻轻一叹,说道:“这件事。你若实话实说,未必没有回旋余地。但你若是说谎,就算你是我长生天弟子,我……也未必能保住你。”

    太上长老看着赵洪志轻叹。身为长生天中。仅存的几名老辈人物之一,他的眼光,自然是相当毒辣的。

    是否说谎,暂且不说,但赵洪志的心已经乱了,却是不争的事实。若是心底无私。又因何心乱?

    “真的,太上长老,晚辈不敢说谎,不敢说谎啊!”赵洪志的泪水几乎都快要落下,整个人也差不多完全崩溃。整个人看上去狼狈万分,只在心底守着最后那一丝清明就是无论如何,都不能承认,他赵洪志曾经做过这些事情!

    所以,换做一般人,可能也真的就信了赵洪志的话。所为演戏,三分假,七分真,就已经足够欺骗到绝大多数的人了。

    更何况,赵洪志此刻,是一分假,九分真!几乎就已经可以以假乱真了。

    这时候,长生天的太上长老,看了一眼魔君,叹息道:“朋友,你也听到了。这件事情,或许中间,真的可能是有误会……”

    魔君看了一眼太上长老,淡淡说道:“你的心……也已经有点偏移了,你是想保他?”

    太上长老看了一眼楚墨,然后说道:“这件事,赵洪志做的,或许有不对的地方,但终究……没有造成令人遗憾的结果,不是么?”

    “你的意思是……就这么算了?”魔君的眸子里,闪过一抹冰冷的光芒。

    这一抹冰冷,被太上长老捕捉到,但他还是看着魔君,劝道:“朋友护徒心切,我也可以理解。不过,若是这孩子当时拜入了长生天,那么,岂不是就不能拜你为师了?而且,在这长生天中,出个什么三长两短的事情,也不令人意外……”

    太上长老就差没有直接了当的说:楚墨要是拜入长生天,恐怕早就让赵洪志给弄死了!

    赵洪志跪在那里,脸色变得无比难看。他的心思,在太上长老面前,果然是完全没办法隐藏。

    “所以,你想给我徒弟一个怎样的交代呢?”魔君看着太上长老。

    “看在我的一点薄面上,这件事……就这么算了吧,回头,我惩罚赵洪志面壁五十年!”太上长老一脸诚恳的看着魔君:“而且,我保证,从今以后,长生天的任何人,都不会再为难令徒。”

    魔君面无表情的看着太上长老,并没有说话,而是看了一眼楚墨:“这是你的事情,你觉得呢?”

    楚墨笑了笑,看着跪在那里的赵洪志说道:“虽然你现在看上去像是一条癞皮狗,但我很清楚,你心里面对我的恨意,你现在应该最后悔当年为什么没有在第一时间把我爷爷杀了。”

    楚墨不等赵洪志说什么,又看向长生天的太上长老:“你不公平!”

    如同一个青年,一脸英武的长生天太上长老看着楚墨,淡淡说道:“年轻人,我如何不公平了?”

    楚墨把脸转向一旁,不再去看长生天的太上长老,而是看着魔君,然后用手指着赵洪志:“我要杀了他,亲手!”

    魔君的脸上,到此刻,终于露出一丝淡淡笑容:“这,才是我的徒弟!”

    “你……你们!”太上长老的脸色,终于变了一丝颜色,有些恼怒——

    出门若干天,各种折腾,嘴上起了几个水泡,不碰都疼,不过,我现在终于成功的回到家了。

    下午睡了三个小时,被尿憋醒了的时候突然间想起来今天一个字的稿子都木有,赶紧两眼通红的爬起来码字。

    明天让我缓一天,后天爆!(未完待续。)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