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弑天刃 > 第八十三章 一语点醒
    许忠良叹息一声:“这些……都是一辈子玩弄权术的人,以后,离他们远点吧。…”

    “许爷爷,我知道了。”楚墨诚恳的说道。知道老人家是真的为了他好,不然哪里会对他说出这种话来。

    “不过夏京亲王这件事情上,你处理的非常不错。夏杰作恶多端,如今也算受到了应有的惩罚,之后夏京的报复,你都一一化解,不但没有继续激化矛盾,还将彼此间的恩怨缓和下来。这种手段,已经算得上是相当高明了!”许忠良看着楚墨,脸上露出欣慰。

    接着说道:“陛下虽然生亲王的气,但终究是亲兄弟,你能治好夏京亲王的病,不但陛下会开心,也等于为整个炎黄城,做了一件大好事。”

    许浮浮在一旁说道:“嗯,至少不会再出去祸害人了。”

    许忠良点点头,看着楚墨:“最后还有一件事,新年之后,你可能要去从军。不过这件事,还没有最后下结论,方明通元帅知道你在草原上的那些事迹之后,整个人都快疯了,说什么也要把你抢到军中去,我刚有点不同意见,他就要跟我拼命。”

    许忠良苦笑道“秀才遇到兵了……。”

    “跟我爷爷一起么?”楚墨笑着问道,从小大部分时间泡在军中,并不抗拒军中的生活。

    “这个未必,因为你现在的身份,进入军中之后,起点会比较高。”许忠良看着楚墨:“再到你爷爷身边的话,怕是会受人诟病。毕竟,别人不知道你的身上,有一枚英雄勋章。”

    楚墨点点头,说道:“行,那就年后再说好了。”

    许浮浮在一旁说道:“爷爷,我也想去从军。”

    “你不行!”楚墨和许忠良几乎异口同声。

    许浮浮在一旁嘴角抽搐着,一脸委屈:“为什么啊!”

    楚墨和许忠良相互对视一眼。

    “您先说。”

    “你先说。”

    随后两人相互对视一笑。

    许浮浮翻着白眼道:“用得着这么有默契吗?”

    楚墨说道:“想要证明自己,未必非要走别人的路。”

    许忠良赞许的看了一眼楚墨,然后对许浮浮说道:“你有这样一个好兄弟,以后就算我不在了,也可以放心了!”

    “爷爷,您这叫什么话?”许浮浮眼圈有些微红。

    “呵呵,实话,人总有一死,这是在所难免的事情。”许忠良十分坦然的笑了笑,然后说道:“军中,的确不适合你。”

    许浮浮挠挠头,说道:“其实我也知道军队不适合我,但我真的想要做点什么,我不想走到哪里,人家都是一脸敬畏的叫我十公子……哪怕他们脸上再怎么充满敬畏,但我心里面也都明白,他们敬畏的,是我的爷爷,是我的父亲,是整个许家!”

    许浮浮的脸上,露出一抹失落,接着说道:“唯独不是我。”

    “想要赢得别人的尊重,其实有很多种方法。”许忠良有些欣慰的看着孙子:“公正、公平、正直的人,可以赢得别人的尊重;保家卫国、永不退缩的铁血战士,可以赢得别人的尊重;认认真真做事情的人,也可以赢得别人的尊重;为善乡里、终日做善事的热心百姓……同样可以赢得别人的尊重!”

    许浮浮坐在那里,若有所思,喃喃道:“我似乎……有点懂了。像楚墨那样,在草原上做的事情,如果被宣传出去,他一定会赢得所有大夏人的尊重!因为他为国为民,做了巨大的贡献!”

    许忠良点点头:“是的,这件事,如果公布出去,上至朝堂、下到乡野,所有人,都会尊重楚墨。因为他是我们整个大夏的英雄!”

    楚墨有些不好意思的笑笑:“哪有那么夸张……”

    “这一点都不夸张!”许忠良一脸认真的说道:“你或许还没有完全清楚,你在草原上做的事情,对整个大夏……乃至对整个青龙大6,有着怎样的影响!”

    除了楚墨,许浮浮从来没见过自己的爷爷这样夸过一个人,他心中没有任何嫉妒,只有为自己的兄弟感到高兴。同时在心中暗暗誓:楚墨说的对,想要证明自己,未必非要走别人的路!我从今天开始努力,总有一天,我要让人们提起许浮浮这三个字,先想到的,不是他背后那庞大的许家;也不是他身边如云的美女!而是我……许浮浮!

    随后,楚墨从许家告辞,回到樊府。

    独臂叔叔依然没有在家,应该还是在忙着召集那些老兵。楚墨心中想到:看来独臂叔叔终于找回了曾经失去多年的自信。

    让楚墨有些意外的是,魔君居然在。

    “师父……您没出去?”楚墨过来给魔君行礼。

    魔君看了一眼楚墨:“刚回来。”

    楚墨正在心里想着,要怎么跟师父说那丹药的事情,因为夏京那边已经集齐了三分之一的药材,楚墨现在手头,已经炼制出了三颗丹药!

    是的,能堆积成一座巨大的药山的药材,只炼化出三颗丹药。

    玉的空间,也再次扩大了一些,那颗灰突突的小树上面,也长出了不少鲜嫩的绿芽。大量的药材被吸收进来,炼化成丹药的同时,也给玉的空间提供了大量的能量。

    这些,楚墨的感受,是最直观的。

    魔君淡淡问道:“听说你指使那位亲王,四处收集大量的药材?”

    “是有这事儿。”楚墨点点头,有些忐忑的看着魔君。

    “在草原上,得到的机缘……是跟炼药有关吧?”魔君看着楚墨,那双清冷的眸子里,似乎闪过一抹感动,不过一闪而逝。

    楚墨正愁不知怎么跟师父说这件事呢,当下用力点头,然后有些为难的道:“这事儿……我不是要故意隐瞒师父,只是……不知道该怎么说。”

    “你无须说,那是你的机缘!你当师父会觊觎你的机缘?还是说我是个不懂规矩的蠢货,胡乱刨根问底?”魔君瞪了一眼楚墨:“在仙界,若是得到机缘,几乎没人会说出来!就算是父子间,都很少会去询问。因为有些机缘……说不得!”

    “是挺难说的……”楚墨嘴角抽搐着,深有同感的道,同时,也终于松了一口气。自己的师父……看着凶巴巴的不像个好人,实际上开明的很啊!

    “不是挺难说,而是很多机缘,根本就一句都不能说!”魔君轻叹一声,看了一眼楚墨,淡淡说道:“当年我就因为这个,吃了天大的亏!天意我意……就是那份最大的仙缘,是它成就了我;同样,也是它……毁了我!”

    “原来师父的传承,竟然来自于一份仙缘?”楚墨第一次听师父提及往事,心里很好奇:“为什么说它毁了您?”

    魔君看了一眼楚墨:“原本这件事,也是不能说与任何人听的,但你如今已经是我的弟子,也开始学习天意我意,所以,跟你说,自然是无妨的。”

    楚墨没想到,自己担忧了这么久的事情,在魔君眼里,居然如此简单。不由在心中暗道:我的见识还是太少,总有一天,我也一定会像师父一样,渊博而又强大!

    既然炼药这件事,已经找到了最合理的解释,楚墨也就可以放心的将那三颗三药拿出来了。

    魔君看着手里的三颗丹药,脸上难掩惊讶:“居然能将数百万斤的药材……炼制成三颗丹药?你这机缘……还真是够大!”

    对于魔君知道这些事情,楚墨也没有感到太吃惊,夏京大肆收购药材,在整个炎黄城都不是秘密。魔君想要知道这件事情,也是轻而易举。

    “是的,就只有三颗,估计全部药材集齐,还能炼制十几颗……”楚墨说道。

    魔君将这三颗丹药接过,放在手心,那双清冷的眸子里,露出复杂的光芒,说道:“想不到,我因为绝望,才想到收徒,不把这传承断掉的举动……到头来,居然救了我自己。”

    “这是徒儿应该做的事情。”楚墨说道。

    魔君看了一眼楚墨,随即无比严肃的道:“记住,以后你这炼丹的本事,千万不可以在外人面前展露!你不但能炼制丹药,还能知道我中的什么毒,知道怎么解……你可知道,就凭这种手段,哪怕是在仙界,也会让无数大佬眼红!一旦传扬出去,必定会为你招致杀身之祸!”

    “呃,这手段掌控在我自己手里,想要求我炼药,他们还敢强迫我不成?”楚墨有些不服气的道:“大不了就一拍两散,我死了他们也别想好。”

    “你懂个屁!”魔君瞪了一眼楚墨:“大能的手段,是你连想都想不到的!你以为你有骨气?不怕别人折磨?你以为他们只能求你?天真!”

    魔君一脸严肃的看着楚墨:“你可知,真正的强者,根本就不需要折磨你!一个搜魂术……就什么都知道了!恶毒一点……将你直接炼制成没有思想的傀儡……那时候,你连自己的灵魂都没有了,拿什么一拍两散?”

    楚墨吓得一哆嗦:“这么可怕?”

    魔君看了一眼楚墨:“还有更可怕的!以后你自己会慢慢接触到。但是从现在开始,你必须学会如何保护自己!一会……我传你几手易容术。下次,再想利用这本领做什么,至少……换个身份再说。”

    楚墨坐在那里,沉思了一会,然后脸上也露出后怕的表情,喃喃道:“您说得对,想要令人屈服的办法多不胜数,之前是我想的太简单了。不过现在炎黄城中的一些人……应该已经知道了我会炼制丹药,包括夏京,他也已经知道了。”

    魔君看了楚墨一眼,说道:“你不是还有师父吗?”

    楚墨一拍脑门,说道:“我真是笨……忘了这茬。”

    自己的师父可是强大的魔君啊!他会怕别人来找麻烦?他不去找别人的麻烦……就不错了!

    ------------------

    上架前的倒计时,明天继续三更爆!

    求大家手中的推荐票!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