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弑天刃 > 第八十二章 几件事
    离开亲王府之后,楚墨并没有直接回家,而是先去了许府,闻讯迎出来的许浮浮一脸哀怨的看着楚墨:“你这家伙……居然跑去亲王府,一住就是那么多天,我说,那老贼到底给了你什么好处?”

    “咦?你不是叫他老王八蛋的?”楚墨有些惊讶的问道。●⌒

    “……”许浮浮满头黑线:“这是问题的重点吗?自从你那天一口一个老贼,被别人听到之后,现在那些看不上夏京的人,私底下称呼他……都用老贼这两个字!还真别说,这两个字,说起来……真带劲!”

    “……”楚墨同样也是满头黑线,看着许浮浮:“青州牧那边……怎么样了?”

    “能怎么样?”许浮浮冷笑道:“那边来要人的家伙,一开始趾高气扬,嚣张的不行,见到我去了,腿直接吓软了。被我臭骂了一顿,给赶回去了。三天之后,张崇秘密赶到炎黄城,我见到了他,又被我骂了一顿。”

    楚墨突然插话道:“他许给了你几个美女?”

    许浮浮瞪大眼睛,一脸受伤的表情:“十个……不过我当然不可能答应,楚小黑……你就那么不相信我的节操?”

    楚墨冷笑道:“我是不相信张崇!他肯定认为,对你这种家伙,用美女比用别的都管用!”

    “这次他没得逞,兄弟我也是有底限的,真当许家大爷眼睛里只有女人?”许浮浮翻了个白眼,说道:“老家伙一开始想为自己的儿子辩解,被我骂了一顿。我说你那个猪一样的儿子,要不是我兄弟反应快,心地够善良,早就被亲王府的弓箭手给一箭射杀了!”

    “他怎么说?”楚墨说道。

    许浮浮一脸赞叹的表情:“那老家伙真不愧是在官场浸淫一辈子的老油条,太聪明了,听我那么一说,直接说那个弓箭手,绝不会是亲王大人派去的,说亲王做不出这种事情来。”

    楚墨点点头,张崇有这种反应,才是正常。要是能一下子就倒戈相向,破口大骂夏京,那才叫见鬼了。

    许浮浮说道:“老家伙不受我挑拨,不过倒是承了咱们这个人情,说回去之后,一定好生管教,绝不再让儿子出来惹事。”

    “就这么完了?”楚墨看了一眼许浮浮,感觉这不太像是许十公子的风格。

    许浮浮嗤笑一声:“怎么可能?那个蠢货敢开口骂你,不让他掉一层皮,我能善罢甘休?嘿,我把那封信给了张崇,还有张青玉当时说的话,都跟那老家伙说了一遍。嘿嘿,张崇当时差点气得吐血。我估摸着,张青玉那个蠢货回到家之后,养好了伤,依然少不了一顿胖揍!”

    楚墨心中暗叹,这件事,也只能这样了。就算让张崇知道了袭击张青玉的幕后主使是谁,恐怕他也是有多远跑多远,绝对没胆子跟太子殿下当面对上。

    州牧虽然已经很厉害,但对上太子……肯定会被碾压得连渣都不剩。

    任何朝代的宫廷斗争,都是一个无比恐怖的大漩涡。不管是谁,一旦被这漩涡吞噬进去,恐怕都难得善终。

    “看你的样子,似乎有些不满意这个结果?”许浮浮太了解楚墨,见到楚墨的反应,顿时问了一句。

    楚墨摇摇头:“咱们打了人家儿子,给折腾给半死,还能让张崇欠咱们一个人情,已经很不错了。”

    许浮浮眉梢一挑:“就像你废了夏杰那个混蛋,然后夏京还把你当成大爷一样供着?”

    楚墨看了一眼许浮浮:“我拥有可以令他屈服的本事。不然,你以为他会那样对我?”

    许浮浮看着楚墨,叹了口气:“小黑哥,说实话,这次回来,你真的变化很大,换做从前,夏京这种人,你是绝不会跟他合作的。”

    楚墨沉默了一下,说道:“变得不分善恶没有立场了……是么?”

    “不,变得非常成熟!比我要成熟太多。这几天,吃饭时从不说话的爷爷,在饭桌上提起你的次数,已经不下十次了!每次说到你,都是一脸你为什么不是他孙子的表情……”许浮浮有些郁闷的道:“这几天我挨训的次数……也直线上升!”

    楚墨大笑起来:“活该,你早就该干点正事儿了!”

    许浮浮翻着白眼说道:“我这几天已经干了很多正事!”然后压低了声音,凑到楚墨耳边说道:“一娘姐姐那边……已经跟你府上的独臂叔叔联络上,现在,咱们手上,已经有上百个人了!不过……真正要挥出作用,估计怎么着,也要年后了。”

    “这么快就有上百人了?”楚墨有些吃惊,同时也非常开心,说道:“还有三天就新年了,年后就能挥出作用,已经很不错了。”

    “小黑哥,我现……一娘姐姐,对这件事不但特别上心,而且她似乎……也特别适合做这个!看来饕餮楼快要换老板了,因为时间长了,她肯定不可能兼顾两边的,那太累了。”许浮浮说道。

    “那就让梅姐顶上啊!”楚墨一脸理所当然的说道:“她现在应该也彻底熟悉了饕餮楼的流程了吧?那么聪明的女人,让她闲着多可惜?”

    许浮浮怒道:“她琴棋书画样样精通,让她做酒楼的老板娘……不觉可惜么?”

    “那你觉得她应该去哪儿?”楚墨看了一眼许浮浮:“知道你怜香惜玉,但你有没有问过她的想法?怎么就能确定她不愿意?”

    “咦?楚小黑……我现你现在对女孩子……似乎有点了解了啊?该不会……这一趟出去,邂逅了哪个姑娘吧?”许浮浮一脸好奇的看着楚墨:“从前谈到女人,你从来是躲的远远的那个。”

    楚墨脸色微微一黑,没好气的道:“关你屁事!爷爷在不在家?”

    “在家。”许浮浮顿时闭上了嘴巴。

    这就是彼此了解的好处,知道对方的底限在哪,许浮浮虽然心里面好奇得跟猫挠的一样,但却绝对不会主动去问这件事。

    因为他看得出,自己的兄弟,是有故事的!

    随后,楚墨再一次来到了许忠良的书房。

    老爷子看起来很忙,并没有跟楚墨过多寒暄什么,直入正题:“几件事,第一,今年的新年晚宴,你要去参加,并且,在晚宴开始之前,将会有一个小型的、短暂的……授勋仪式!”

    许浮浮在一旁,一脸羡慕的看着楚墨,这么多天过去,就算许忠良不说,但堂堂许十公子,想要打听出西边草原之上到底生了什么事情,还是不难的。

    许忠良也并没有瞒自己的孙子,告诉了他内情,也有想要激励许浮浮的意思在里面。

    “英雄勋章啊!我什么时候也能得一枚?”许浮浮在一旁轻声嘀咕。

    许忠良看了一眼自己孙子,不愿打击他,没理他,接着说道:“第二,新年晚宴上,你……将会作为军方的代表,去给陛下敬酒。”

    “啊?”楚墨一脸吃惊的看着许忠良,嘴角抽了抽,说道:“许爷爷……这个……恐怕不妥吧?”

    许忠良看着楚墨:“有何不妥?”

    “我不是军中的人……”

    “但你有天大的功劳!而且,你这功劳,只能属于军方!不然方明通那老东西肯定会疯。”想到方明通听说这件事的时候那种表情,许忠良依然有种想笑的冲动。实在是大快人心啊!

    “可是别人不知道啊!”

    “陛下和我,还有方元帅知道就够了!”

    “我这么小……这样把我推出去,会有多少人在心里面嫉妒我?这不等于把我架在火上烤吗?”

    “你这小鬼头,你在意那些嫉妒吗?”

    “不在意……可是……”

    “没什么可是!”许忠良用力的一摆手:“你这小东西,别人求都求不来的,你却推来推去,说你成熟……我看你是成熟过头了,怎么学得像我们这群老家伙一样油滑?你一个热血少年,在意那么多东西做什么?这件事明摆着,皇上、方元帅……还有我,要一起捧你!有我们捧着,你还怕什么?”

    许忠良说着,瞪了一眼一脸不情愿的楚墨:“你连大夏亲王都能玩弄于股掌之间,还怕别的挑战?”

    “您老人家可别乱说,人家堂堂亲王……哪是我这小屁孩能够耍弄的?”楚墨老老实实的说道。

    “你还知道?”许忠良冷笑看了一眼楚墨:“你爷爷不在身边,我就得担负起管教你的重任,你真以为夏京是易于之辈?他一个亲王,能在内阁席的位置上,一坐就是那么多年,会是个没有手段城府的人?你要是敢小看他,到最后,肯定会输得非常惨!”

    许忠良说着,语气缓和下来,语重心长的说道:“你还小,你的前景,实在是太光明,千万不要被一些乱七八糟的事情给影响到。宫廷之间的那些破事儿,千万不要参与。”

    “宫廷的事情?”楚墨心里一惊,看着许忠良。

    “那个弓箭手,爷爷动用一些手段,调查了一下。查出他是三皇子夏豪殿下在十几年前暗中收下的一名亲卫。后来被他用手段,给送进了亲王府。”许忠良看着楚墨:“这个弓箭手擅自离开亲王府,想要射杀张青玉嫁祸于你的时候,你以为……夏京真的完全不知情?”

    -------------------

    推荐票!!!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