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弑天刃 > 第七十八章 暗流涌动
    “大哥,你太看得起那小东西了吧?”夏豪一脸惊讶的看着夏英,撇着嘴道:“半年前,咱们设计坑夏杰那个白痴的时候,他跳出来,把咱们的计划给搅黄了。↗我当时就想趁机杀他,你却不让。说一个小屁孩罢了,又不是故意搅乱咱们计划的。怎么现在又如此高看他?”

    夏雄看了一眼自己的三弟,把话接过来:“老三,你只看见他昨天去亲王府闹事,却没注意到他闹完事之后,完好无损的从里面溜达出来。更没注意到,他今天又进了亲王府,而且……还是从亲王府的正门进去的!”

    “那又如何?夏京那老东西理亏,自然不敢为难他,今天又去,十有八九是去要好处,这有什么奇怪的?”夏豪不屑的道。

    “你真是这么想的?”夏雄有些失望的看了一眼夏豪:“你以后……还是少参与点这些事情吧。”

    “二哥,你这是什么意思?看不起我?”夏豪顿时恼了,怒视着夏雄。

    夏英轻咳一声,说道:“行了,老二老三,都别吵了,都是自家兄弟,有什么好吵?”

    夏豪有些不服气的道:“大哥你说,这件事到底是怎么回事?樊无敌那老东西捡来的孙子……真的那么厉害?”

    夏英轻笑道:“现在有些事情,我还没有完全看透,但有一点,是可以确定,那小子……绝对不简单!”

    “怎么个不简单?”夏豪骨子里的牛劲也上来了,不依不饶的问道。

    夏英说道:“先,楚墨还只是个十三岁不到十四岁的少年。半年前,狼狈离开;半年后,却突然间归来,而且,从他回来之后的行为举止上看,你们觉得,他怕夏京这位亲王吗?”

    夏豪下意识的摇摇头,喃喃道:“若是怕……又怎么敢打上门?”

    “那半年前呢?”夏英问了一句。

    “这……肯定是怕的,不怕的话,又何必逃离?”夏豪似乎抓住了一点什么,不过眼中还是带着几分茫然,咕哝了一句:“为什么呢?”

    “其次,楚墨离开炎黄城的时候,只有黄级二层,然而,根据我们的人反馈回来的消息,昨天的楚墨,一身实力,已经突破了元关,达到了黄级三层!”夏英看着夏豪:“老三,你从小在门派修炼,应当知道从二层突破到元关有多难,这个少年,就用了半年时间。当初……你用了多久?”

    夏豪嘴角抽搐着,喃喃说道:“我……我用了十年!”

    这么一说,就连一旁的夏雄都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凉气:“难道说,这个少年……进了一个了不得的大门派?”

    “肯定不会!”夏豪十分肯定的说道:“任何能够成功拜入大门派的弟子,没有十年以上,休想下山!尤其越是天才的那种,门派就越是重视,根本不可能半年就放下山。”

    “那他为什么突然间变得那么厉害?”夏英看着夏豪:“老三你说说?”

    夏豪嘴角抽搐着,支支吾吾半天,才颓然说道:“我不知道,正常的话,这种事情根本就不可能生!”

    “你的门派中,最惊才绝艳的天才呢?”夏英问道。

    夏豪想了想,依然摇头:“也做不到!”

    夏英叹了口气,说道:“最后,也是最重要的一个问题,楚墨昨天砸了亲王府,你觉得是夏京理亏,因为他的确是想杀楚墨。但那弓箭手是不是他派去的,他自己能不知道么?以他的性子,会善罢甘休?但到现在,他却没有一点反应,楚墨……也什么事情都没有。而且,今天还再次进了亲王府,一直到现在,都没出来。”

    夏英看着夏豪:“老三,你还觉得,这个少年……真的是个简单的人?”

    “这……”夏豪脾气虽然倔强,但一向信服自己的太子哥哥,虽然心里面多少还是有些不服气,但却不再争辩什么。

    这时候,夏雄淡淡说道:“根据我们得到的消息,楚墨号称他能治好咱们那位皇叔的病。”

    “这怎么可能?”夏豪顿时站起身来,嗤笑道:“这简直就是胡扯!当年咱们想要拉拢皇叔的时候,就想过用这招。但就连那些大门派的顶级医师都没有办法的事情,他一个毛头小子……又怎么可能做到?”

    夏雄嘿然说道:“是啊,半年突破元关,也很少有人能够做到。”

    夏豪顿时愣在那里,呆了半晌,颓然坐下:“真他妈邪门!”

    夏英看了一眼夏雄:“老二,这件事……你的意思是?”

    夏雄叹了口气:“决不能让夏京有机会康复!一个变态的亲王,肯定是要好过一个正常的亲王!”

    “那?”夏英的眼睛微微一眯。

    夏雄喃喃道:“再有十来天……可就是新年啦!”

    夏英的眸子里,光芒一闪,说道:“新年晚宴?”

    夏豪冷冷道:“交给我!”

    ………

    随后的几天,炎黄城沉浸在一片欢乐祥和的节日气氛当中。

    许忠良那日进宫之后,得知楚墨在亲王府,便派人送了一封信过来,信上内容很简单,要求楚墨从亲王府出来之后,去一趟许府。

    樊府那边,倒是没什么动静,魔君一直也没有出现。

    楚墨知道师父的本事,也不担心,安心在亲王府住下。每天除了修炼,就是炼药。

    楚墨之前虽然就已经知道,夏京身为亲王,能量肯定很大,但他现,他还是有些低估了夏京的真正能量。

    仅仅用了两天的时间,夏京竟然硬生生的找齐了清单上的三十种药材!

    虽然都是世面上比较常见的药材,但随便一种,都是几万斤甚至十几万斤。

    就算把整个炎黄城的药铺翻个底朝上,也不可能有这么多!

    所以,夏京到底动用了怎样的力量来收集这些药材,楚墨心中很是好奇。

    不过夏京一直没有露面,大概是那天被楚墨大骂一顿,将自己软弱的一面暴露在楚墨面前,加上楚墨明确说过烦他。因此不敢、也不愿,出现在这里。

    楚墨吩咐这边的下人,将那些药材分批次的送入到自己的房间中。

    让这些夏京的心腹手下感到震惊的是,这几天来,他们送进来的药材足以把楚墨这个房间堆满七八次的。

    可每次进来之后,房间里都是空空如也。

    房间中除了还残留着那些药材的味道之外,再没有任何痕迹!

    夏京对此,也非常的不解,不敢再去质问楚墨,跑去尉迟先生那里咨询。

    “先生,那些药材都去了哪里?会不会……被他用储物戒指给装起来了?”夏京皱着眉头,脸上充满不解:“可他要这些寻常药材做什么?开药铺吗?他要真想要钱……本王可以让他瞬间成为炎黄城的富!”

    房间中,坐着一个须皆白的老者,身穿白衣,老者一脸恬淡,微笑着说道:“这少年的手段……老夫看不透!”

    “什么?就连您老人家……都看不透?”夏京大吃一惊,别人不清楚尉迟先生的本事,他却再清楚不过。

    “我看不透有什么稀奇?这世上……我这老头子看不透的事情多着呢。”老者淡淡一笑:“这少年是个奇人,说不定,他真的能治好你的病,所以,安心等待便是。”

    说着,老者抬起头,看了一眼夏京:“另外,这世上最大的储物戒指……撑死能装下万斤的药材,装几十万斤药材的储物戒指……至少老头我没听过。所以王爷也无需再疑神疑鬼了。”

    夏京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凉气,同时也有几分惭愧,喃喃道:“怪不得那天他的反应那么大,觉得我在侮辱他,原来如此……”

    “这个少年……真是不简单!”老者轻声说了一句,便闭上双眼,不再说话。

    夏京也识相的从房间中退出去。

    随后招过心腹手下,吩咐道:“楚少爷那里,一定要招待好了,切记……千万不可怠慢!不然的话,杀无赦!”

    “是!”心腹手下一哆嗦,从来没见过王爷如此在意一个外人……还是一个差点把王府给拆了的外人。

    夏京这边小心翼翼,生怕得罪怠慢了楚墨,可有一个人,此时此刻,却是对楚墨恨得咬牙切齿,恨不能将楚墨碎尸万段!

    这个人,就是这亲王府中,最有权势的一个女人——王妃袁紫黛!

    袁紫黛并不是夏京的正房妻子,但却是夏杰的生母!

    在王府中的地位相当然,就算是正房见到她,都得退让几分。

    今年还不到四十岁的袁紫黛,貌美如花,成熟妩媚。

    岁月几乎没能在她的脸上留下任何痕迹,看上去就像二十出头的女子一般。

    只是此刻,她那张俊美的脸上,却充满怨毒之色。

    儿子被人废掉,然后,废掉他儿子的人,居然还堂而皇之的住进了王府当中。成了座上宾!简直就是岂有此理!

    最让袁紫黛心里面感到不安的是,那个人……号称能治王爷的病!

    袁紫黛一开始是不信的,甚至有些不屑……开什么玩笑?要能治会等到今天?一个十几岁的小屁孩,还真敢撒谎!

    不过随着这几天大量药材运进来,虽说是暗中进行的,但又怎能瞒得过她的眼线?

    袁紫黛的心里面,渐渐的有些不安起来。

    这些年她能在王府里面横行霸道,就是母凭子贵!

    不然就凭她身后的那个小家族,敢在王府里面这么折腾,早不知被弄死多少次了。

    王爷虽然不中用了,她这王妃终日跟守活寡一样,寡淡的很。但心里面,却一直是很安稳的——哪怕她儿子夏杰成了太监,最多就是无后,但却不会影响到他继承王位。

    那样,自然也就没人能够威胁到她这个王妃。

    可现在……情况变得有些复杂了!

    “万一王爷的病真的好了……”袁紫黛那双美眸里,闪过一抹恐惧之色。

    虽然她依旧年轻貌美,可终究年近四十,又凭什么去跟那群十七八岁的年轻少女去争王爷的宠幸?

    王府中美女如云,到时候,真的有人再怀上,生的又是个男孩……那她袁紫黛如今然的地位,将瞬间被取代!

    而且很可能,她们母子二人,会陷入到万劫不复的深渊当中!

    “不行,我说什么……也不能让这件事……变成现实!”袁紫黛的眸子里,闪过一抹坚决之色。

    随即吩咐道:“来人……”

    -------------------------

    强推啦!

    正好赶上中秋佳节,祝大家团圆快乐!

    还有推荐票没投的,不要忘记呦!!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