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弑天刃 > 第六十九章 一个吻
    在场众人当中,绝大多数都认识许浮浮,见状有人好奇问道:“许公子,什么愿赌服输啊?”

    “嘿嘿……我跟妙一娘老板娘打赌,我说我兄弟楚墨会平安从亲王府出来,她不信,结果你们看到啦,她输了。£∝”许浮浮一脸得意的说道。

    妙一娘在一旁俏脸绯红,娇羞不已,纵然有轻纱覆面,但外人依然能感觉到她身上感觉到那种羞涩。

    “哈哈,还有这种事?快说说,赌注是什么?”问话那人,也是一个朝中大臣的儿子,年纪不大,跟许浮浮算是认识,关系尚可。听了许浮浮的话,忍不住大笑起来。

    其他那些人,也全都一脸好奇的看着许浮浮。上流圈子的这些豪门贵族,其实一天到晚都无聊的很,哪有热闹往哪钻。当然,热闹本身也得足够档次才行。市井之间的恩怨情仇,他们才没兴趣看。

    许浮浮一脸得意的道:“赌注嘛……就是妙姐姐输了的话,要亲我这兄弟一口,而且……不许亲脸哦!”

    轰!

    围观这群人顿时出一阵哄笑,沸腾起来。几个混在当中的纨绔子弟,甚至吹起口哨,大声叫好。

    有人忍不住笑道:“许大公子转性了?居然不是为自己谋福利?”

    许浮浮脸一垮:“大爷还想多活几年。”说着,看着妙一娘道:“认赌服输,快亲!”

    围观这群人看热闹不怕事儿大,起哄道:“快亲快亲!”

    “亲一个!”

    “不要亲脸!”

    “对对对,不要亲脸,不许糊弄!

    “亲!”

    “不许蜻蜓点水!”

    楚墨嘴角抽搐着,目瞪口呆的看着这群一脸兴奋的人。不过随后,楚墨便狠狠瞪着许浮浮,怒道:“许二浮!”

    许浮浮把身子往后缩了缩,翻着白眼说道:“兄弟,如此艳福,我让给你了,不用谢我!”

    楚墨怒道:“你给我等着!”

    那边有跟楚墨比较熟的人大声喊道:“楚贤弟,你就从了吧!”

    “哈哈哈,是啊,楚老弟,你就从了吧,你看人家老板娘那么漂亮,你忍心拒绝吗?”

    “真是艳福啊,兄弟想求还求不来那!”

    随着人群的起哄声音,妙一娘一双美眸,落在楚墨的脸上,然后微微一笑,落落大方的走上前来,在楚墨呆滞的目光中,照着楚墨的额头——

    吧唧一声,重重的亲了一口。

    四周的人,全傻了。

    楚墨也傻了,虽然亲的是他的额头,但妙一娘那柔软冰凉的嘴唇,依然让他有种难以描述的感觉,浑身酥酥麻麻的……说不出的滋味。

    不过周围这群看热闹的,却是不干了。

    “作弊啊!”

    “这是耍赖啊!”

    “太过分了,我们要看的是亲嘴!是嘴!”

    妙一娘冷笑环视了一圈,然后盯着躲在人群中怕挨揍的许浮浮身上:“当初咱们的赌注,是不许亲脸,对吧?”

    许浮浮嘴角剧烈的抽搐着,满头黑线,他许大公子身为花中圣手,向来只有他这么戏弄别人,还从来没栽过跟头。结果今天却栽在妙一娘这聪明的女人手上。

    面对妙一娘的质问,许浮浮也只能硬着头皮道:“你这的确是耍赖……”

    “我怎么耍赖了?”妙一娘冷笑:“规定只是不许亲脸,却没说必须亲嘴,是你自己设定的赌注有漏洞,你自己智商不足……”

    说着,看着楚墨,嫣然一笑:“大少,咱们走吧!”

    楚墨冲着许浮浮露出一个危险的冷笑,说道:“好,咱们走吧!”

    许浮浮一哆嗦,知道自己这次有些玩大了,不但没算计到妙一娘,还把楚墨给招惹了,他真想抽自己两巴掌,这不吃饱了撑的么……得,道歉还是趁早吧!

    “喂,姐姐,小黑哥……你们等等我!”许浮浮大声喊着,朝着楚墨和妙一娘追去。

    亲王府门口聚拢的这群人,这时候才依依不舍的散去,并且都在心里想着:今天这热闹真是精彩,要是天天都能看到这么精彩的热闹……那该有多好?

    远处,三人已经走出很远。

    许浮浮一脸谄媚的在后面跟着,楚墨和妙一娘冷着脸不理他。

    “哎呀,小黑哥,我错了还不行么?你快给我讲讲,你在王府中就竟都干了什么事儿?那老王八蛋为什么放过了你?”许浮浮一边说,一边向一旁的妙一娘用眼神求助。

    妙一娘虽然心中同样好奇,但同样懒得理会许浮浮,冷着脸不搭理他。

    “我说妙姐姐,你这样就真不对了。我这兄弟生我气,实属正常,可你为什么要生我气?你跟我打赌的时候,可是心甘情愿的啊!”许浮浮说着,又嘿嘿笑道:“是不是女人脸嫩,脸上看起来不要不要,心中却千肯万肯呢?”

    砰!

    妙一娘一脚踢在许浮浮的屁股上:“滚!”

    “该踢!”楚墨在一旁说道。

    “哎哎哎,你们两个……啧,我不说话,不说话了还不行么?”许浮浮一脸委屈,像个受气包一样,跟在两人的身后。

    妙一娘忍不住心里的好奇,看着楚墨问道:“到底是怎么回事?”

    楚墨说道:“回去再说,好好一顿饭,硬是被搅和了,现在肚子饿得很。”

    妙一娘嫣然一笑:“行,回去我让大厨重新给你做!”

    “我要吃深海帝王蟹……我还要吃……”许浮浮一听见吃,顿时来了兴趣。

    “你一边去。”妙一娘冷笑道。

    “太过分了,你们不能这么对我!”许浮浮一脸哀怨的冲上来:“我错了还不行吗?我这都招谁惹谁了?自己什么便宜都没占到,惹了一身骚……许家大爷这花中圣手的一世英名啊……”

    楚墨黑着的脸,缓了一缓,看着许浮浮语重心长的说道:“二浮,咱们是兄弟,一娘是咱们的姐姐,咱们自己很清楚,咱们之间,是一种怎样的关系。但外人也知道么?”

    许浮浮当即愣住,说实话,他最怕见到楚墨这种严肃的表情。因为每当这时候,都说明,楚墨是真的生气了。

    面对楚墨这个问题,许浮浮只能低下头,轻声道:“是我错了。”

    妙一娘的眸子里,有水光闪动,一双美眸隔着面纱,柔柔的看着楚墨。

    楚墨接着说道:“咱们是炎黄城中的贵族子弟,在那些同为贵族的眼中,也就那么回事了,纨绔子弟嘛……没什么名声可言。就像今天我砸了亲王府的大门,他们也只会站在那里看热闹,心中喊两声砸的好。但一娘姐姐不一样!她是个女子,抛头露面给你管理酒楼……”

    “咱们的……”许浮浮弱弱的补充。

    “这已经很不容易了。”楚墨懒得搭理他,继续说道:“你今天这种举动,若是只有我们几个,自然无伤大雅。就像你平日怎么开一娘姐的玩笑,她都不会真的恼你,但这次,你做过了!你知道那些人回头都会怎么说?会不会说饕餮楼的老板娘看似神秘沉稳,实际上却……这样对她的名声,你觉得有好处吗?姐她以后还要嫁人的呢!”

    许浮浮的脸色有些苍白,沉默了一会,点点头,看着妙一娘道:“姐,我错了,真错了,我给你赔礼道歉。今天是我想的太少了……”

    妙一娘眸子里,有水雾凝聚,面纱后面的脸上,却是笑靥如花,说道:“行了,我的少爷,知道你担心妾身,没事的,妾身这辈子也没想过要嫁人呢!你看你把浮浮给逼的?好了浮浮……姐姐没生你气,真的,你这个赌注,圆了姐姐好几年的心愿。要不是大庭广众,姐姐亲的就不是他的额头了……”

    “……”楚墨满头黑线的看着妙一娘。

    许浮浮挠挠头,说道:“其实我知道,姐姐没生气,但这件事,的确是我欠考虑了,该罚,一会……就罚我自己一个人吃掉那只深海帝王蟹吧!我豁出去了!”

    “滚蛋!”楚墨和妙一娘同时骂道。

    许浮浮最终也没能吃成那只深海帝王蟹,甚至还没来得及听楚墨说在亲王府的经过,就被他爷爷派来的人给抓回去了。

    亲王府这里生这么大的动静,身为当朝辅的许忠良怎么可能得不到消息?来带走许浮浮的人,还告诉楚墨,说老爷子想他了,让他有空去府上坐坐。

    楚墨自然满口答应,说这两天有空就过去。许府……的确是很长时间都没去了。

    最后,楚墨跟妙一娘两人,回到了饕餮楼。

    还是那个房间,还是刚刚的位置,妙一娘坐在楚墨对面,听楚墨说了一下事情经过,有些惊讶的问道:“就是这样?”

    “是啊,就是这样。”楚墨放下酒杯,说道:“这是夏京那老贼唯一的弱点,不然的话,我长了几个胆子,敢冲进亲王府大闹?”

    “你啊,还是太冒险了些。”妙一娘柔声说着,然后问道:“你真的打算给那老贼……治好那毛病?真是便宜了他!”

    “咱们要建立一个势力,关键时刻,没有大人物帮忙,肯定是不行。我家也好,二浮家也好,那些力量,都不能轻易动用。而且,我选择夏京……其实还有一个更重要的原因!”楚墨沉吟着说道。

    “什么原因?”妙一娘一双美眸,凝视着楚墨,这个小男人,身上的那种气质,真是愈的迷人了!说真的,许浮浮那个赌注,她真的没有生气。

    回想起刚刚那一吻,虽是吻在了额头,但却让妙一娘当时心跳加快,整个人都羞得不行。我该不会……真的有点喜欢上这个小男人了吧?怎么可能?我大他那么多!哎呀……我真是太不要脸了!

    楚墨听不到妙一娘此刻心中的各种声音,也没仔细观察她的脸色,因为他也在犹豫,要不要把自己师父中毒这件事说出来。

    不过这件事,以后早晚还是要让妙一娘知道的。因为他建立这个势力,有很大一部分原因,是为了给魔君寻找那些药材!

    -------------------

    看到不少人担心我的身体,还有人给我出主意,很感谢你们!

    经过昨天一下午的郁闷和纠结,然后昨晚上睡了一大觉之后,今天又活蹦乱跳的了。

    所以大家放心,我会爱护好自己的身体,会进行调理。

    会一如既往的努力认真码字给大家讲好故事!

    推荐票有点慢啦,还没投票的……抓紧时间哦!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