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弑天刃 > 第六十一章 那一年
    readx;

    很快,妙一娘亲自端着一个很大的托盘,再次过来,将几碟精致的小菜,摆在桌上。又拿出一壶温好的酒,放在两人中间,说道:“两位爷慢用,妾身还有事情要忙……”

    “等下。”许二浮飞快的说道。

    “嗯?”妙一娘眸光森冷的瞄了一眼许二浮,淡淡说道:“又想调戏我?”

    许二浮一缩脖,看了一眼刚才被他顺手放在窗台上的那件三百年前的瓷器,嘴角抽搐着说道:“楚小黑有事要跟你说。”

    “哦?”妙一娘看了一眼楚墨:“你终于想通了?答应收我为侍女了?”

    “……”楚墨满头黑线,用手捂脸,无奈的道:“你想到哪去了?”

    许二浮在一旁一脸嫉妒的表情:“我说……妙姐姐,你要不要这样啊?当年救你的人……也有我!也有我一个啊!可为什么你一直以来,只想着要报答楚小黑?这是什么道理?简直没天理啊!”

    妙一娘扫了一眼许二浮,然后在楚墨身边款款坐下,一阵香风随即飘来。楚墨不动声色的往窗边挪了挪。

    妙一娘一脸伤心:“你看,现在你知道为什么了?”

    “这不是贱么……”许二浮忍不住大翻白眼:“感情就因为他一直躲你,你才如此感激?那好,那明天你许家大爷也离你远远的!”

    “求之不得,感激不尽!”妙一娘说道。

    “……”许二浮气得七窍生烟,拿起酒壶,给自己倒了一杯,一口喝了,然后说道:“我算看出来了,你就是不喜欢我。哎,放着我这种玉树临风的大帅哥不要,偏要找楚小黑那么难看的,真是伤心啊!”

    妙一娘娇笑一声,不去理他,把头转向楚墨,一双妙目,落在楚墨脸上:“是不是这件事嘛?”

    楚墨摇摇头:“姐姐,你本是身份高贵的门派传人,又何苦这样作践自己?当年我就说过,救你……真的是适逢其会,也从来没有想过要你报答什么。这么多年,你帮我们的,其实已经够多了!没有你的话,饕餮楼也没有今天;没有你,当时我也逃不出炎黄城,毕竟那时候,许二浮不在,我爷爷也没在,就只有你。”

    “所以,严格的说,我救过你一次,你也救了我一次,我们之间,早已经扯平。就算姐姐现在说要离开,我跟二浮,其实都没话可说。”

    妙一娘看着楚墨,嫣然一笑:“姐就喜欢你这一本正经的样子。”

    噗!

    许二浮在一旁刚刚吃了一口菜,差点直接喷出去。怒视着妙一娘:“我算看出来了,你们两个,根本就是一对奸夫淫妇!”说着,又把目光转向楚墨:“楚小黑,许家大爷算看错你了,什么花骨朵也没摸过的可怜虫?你特么分明就是个花丛老手!这一手欲擒故纵玩的真漂亮。”

    楚墨淡淡看了一眼许二浮:“说正事。”

    “呃……”许二浮被楚墨这三个字直接打败了,垂头丧气、一脸哀怨的道:“算了,哎,少一个老婆,就少一个吧,落花有意,流水无情,我还能说什么?”

    妙一娘这会,认真的看着楚墨:“有什么事情需要我做的,你直说就行,反正,就算你不承认我是你的侍女,在我心目中,你也是我的少爷!”

    “我呢?”许二浮一脸期待的看着妙一娘。

    “你是我少爷的兄弟,还是我的老板。”妙一娘笑眯眯的看着许二浮。

    “给我桶,我要吐血!”许二浮翻着白眼咕哝道。

    楚墨懒得搭理这个二货,看着妙一娘说道:“我想建立一个属于自己的势力!”

    “嗯?”妙一娘眸中光芒闪动,看着楚墨。

    楚墨接着说道:“当这个势力展起来之后,我希望它能为我做很多事情!但现阶段,我只需要他能给我提供各种情报。”

    妙一娘有些意外的看了一眼楚墨:“怎么突然想通了?不怕给你爷爷添麻烦了?哎呀哎呀,我的大少爷,还真不容易,这件事你都想通了,那么收我当侍女的事……”

    “咱能不提那件事吗?”楚墨一脸无奈。

    “行,您是少爷,您说了算!”妙一娘似乎很开心,一脸的笑容:“说吧,想让我做什么?”

    “我想……让你来负责这件事。”楚墨说道:“毕竟,我跟二浮的身份……都不适合抛头露面,公开来做这件事情。”

    妙一娘想了想,点点头:“行,这个没问题,不过,我也有一个问题。”

    楚墨可怜巴巴的看着妙一娘:“只要不是给我当侍女那件事就行……”

    妙一娘噗嗤一笑,白了一眼楚墨,嗔道:“当然不是那件事!我的问题是,你想把这个势力……展到什么程度?直接说吧,你的野心是什么?颠覆王权?还是要做那暗夜君王?”

    “颠覆王权?不,我没想过这件事。但是,建立一个强大的势力,成为暗夜君王……这个,可以有!”楚墨声音平缓,一字一句的说道。一股难言的气质,自他的身上散出来。

    就连对面一直没正行的许二浮,都忍不住看得一呆,喃喃道:“这家伙……真变了啊!”

    妙一娘的一双美眸中,更是异彩连连,微笑道:“看来,这大半年的时间,你肯定经历了很多事情啊!心态居然产生了如此重大的转变,不过,我喜欢!”

    楚墨面上平静,心中却在苦笑:姐姐,你又何尝能够知道,这半年来,我都经历了什么?

    筱雨是因为我才消失在这个世上的,虽然导致她离开的那个人已经死了,可根源却在大齐!

    大齐是什么?大齐是青龙大6上的霸主之一!

    综合实力,完全不逊色大夏的一个强大帝国!

    他虽然没跟大齐产生过正面交锋,但双方的仇……却是死仇!

    楚墨也没觉得他的身份能够一直隐瞒下去,总有一天,大齐会知道,破坏了他们二十年布置……百年大计的人,是大夏一名将军的孙子。

    到那时候,他们会放过自己么?

    楚墨从来就不是坐等挨打的性子,骨子里的那种血性和骄傲,是常人根本无法理解的。

    “我觉得,这件事可行!”妙一娘看着楚墨,然后又看了一眼许二浮:“有你们两位大少爷坐镇,我相信……不难做到!”

    “具体的事情,回头我让独臂叔叔来找你,他手上,有大量从军中退下来的精锐战士。那些战士,忠诚度没的说,身手也都不凡,可以作为我们这个势力初期的基础核心。”

    妙一娘点点头:“甚好!”

    许二浮忽然说道:“若是这样,那我觉得,我们的饕餮楼,应该开始大范围扩张了!它不但能给我们赚钱,还能提供最佳的庇护!”

    “不错,只是……钱够吗?”楚墨想起自己那些元石,心就觉得很痛。

    “目前账上的钱,开十几家分店绰绰有余。”妙一娘笑着说道:“你们两位大少爷,就是两个甩手掌柜,把这生意扔给我,连问都不问一句,我若是有心,现在恐怕已经成了大夏最富的女人之一了!”

    “嘿嘿,咱们都是一家人,干嘛要那么生分?”许二浮就是那种死也要占便宜的性子。

    妙一娘瞪了一眼许二浮,说道:“你把嘴给我乖乖闭上!不然老娘不介意把你从窗户扔出去。”

    “那么凶干嘛,我又不是那意思……”许二浮弱弱的解释道。

    妙一娘拿起酒壶,给楚墨先倒上,然后给许二浮倒上,最后给自己倒满一杯。将酒杯端起来,看着两人,有些动情的说道:“说实话,妾身年龄虽然比两位少爷大不少,但这条命,却是你们给的!所以,你们的事情,就是我妙一娘的事情,二位少爷放心,这件事,一娘必将全力以赴!”

    说着,妙一娘将手中这杯酒,一饮而尽。

    楚墨和许二浮相互对视一眼,也将手中的酒喝掉。

    许二浮说道:“小黑哥说的对,当年那件事,我们哥两只是适逢其会。遇上了,自然就没有不管的道理。”

    楚墨点点头。

    许二浮又说道:“何况姐姐还这么美!”

    “……”楚墨和妙一娘全都满头黑线,无语的看着许二浮。

    “咳咳……我的意思是,就算别人遇到这种事情,也不会坐视不理的。”许二浮心虚的解释。

    楚墨看着眼圈微红的妙一娘,回忆起当年生的那些事情。

    说起妙一娘,还要从四年前说起。

    那一年,楚墨和许二浮,还都只有九岁。

    放在普通家庭,也不过是两个鼻涕娃。但这两人,在九岁的时候,却已经做出了很多连成年人都望尘莫及的事情。

    没错,那一年,就是许二浮为炎黄城最大青楼中的最红清倌人赎身那年。

    因为这件事,许二浮当时也承受了相当大的压力,不但有来自家庭的压力,还有来自各界的压力。那家青楼,能成为炎黄城最大的青楼,后台自然也很硬,甚至有传说,那家青楼的幕后老板,就是亲王夏京。

    但不管是楚墨还是许二浮,其实都知道,那不是传说。

    一家青楼,培养一个清倌人,至少要用七八年、甚至十几年的时间,这个过程中,需要消耗大量的财力和心血,才能培养出来一个优秀的清倌人。

    最红的那个……要消耗多少心血和财力,就更不用说了。

    尽管如此,但对于一家顶级青楼来说,倒也不是赔不起一个最红的清倌人。

    所谓最红,也是捧出来的。走了一个,再捧一个也就是了。但这口子一开,那么日后,再有像许二浮这种顶级官宦子弟来要人,那这青楼可就惨了。

    估计用不了几年,就得直接倒闭。

    所以那家青楼也是死扛着,并且软硬兼施,找了很多关系,求许二浮放过那个清倌人。

    但那一次,最支持许二浮带走那个清倌人的……却是楚墨!

    因为当时,许二浮若不把那个姑娘给带走,她的下场……会极为凄惨!

    青楼的清倌人,理论上来说,是只卖艺不卖身的。她们每一个都有着相当不凡的才艺,琴棋书画针织女红,样样精通。

    最红的那个,自然也是才艺最佳的那个。

    但这不卖身……其实也仅仅是停留在理论上,若真的被有权势的大人物看上,只卖艺……便成了一层薄薄的纸,一捅就破!

    当时看中那个清倌人的,不是别人,正是大夏国当朝内阁辅,除了皇上之外,最有权势的那个男人——夏京!

    ...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