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弑天刃 > 第七章 无耻之尤
    七长老从见到他第一眼那一刻起,就对他心存杀意。

    但却表现得大义凛然,似乎拒绝他楚墨拜入长生天,完全是为了长生天的名声着想。

    却在暗中让早已经踏入元关的徒弟,来对付楚墨。

    这份心机和手段,当真是狠辣至极。

    而七长老的亲传弟子,那个七八岁的小男孩,那么小的年纪,心机竟然同样深沉可怕。

    当真是有什么样的师父,就有什么样的徒弟。

    要不是自己命大,这一次……恐怕就要命丧长生天!

    想想自己之前对长生天的崇拜和憧憬,楚墨真的很想狠狠的抽自己两巴掌。

    相比之下,长生天中那些嘲笑和讽刺的声音,对他来说,真的不算什么了。

    最让楚墨感到羞耻和不能接受的,是他之前对长生天的那份信任!

    只是如今,那份信任,已经死了。

    从今后,楚墨誓,绝不会再那么天真,绝不会再轻信任何人!

    魔君虽然一直凶巴巴,看上去很坏,但他的话却是没错。

    “名门正派里面,真的不一定都是好人!”

    他们坏起来,那些恶毒的主意,阴险的手段,甚至比一些邪派还要恶劣!

    ………

    万里之遥,对楚墨来说,是一条充满艰难的路。

    但在魔君脚下,却轻而易举。

    楚墨一直被魔君带着,在天空中飞行,心中也在暗暗誓:总有一天,我也要这么强大!

    总有一天,我要凭借我自己的实力,保护我的爷爷!

    那些看不起我想要坑我害我的人,你们都给我记住,我会回来的!

    魔君并没有欺骗楚墨,小半天的功夫,魔君就已经追上了七长老。

    远远的吊在后面,完全没有引起七长老的注意。

    从这一点,楚墨就能感觉到,魔君比七长老,不知强大了多少倍!

    不过让他有些奇怪的是,魔君的身体,似乎不大好,经常会出一阵剧烈的咳嗽。

    问他根本不理,让楚墨多少有些郁闷。

    “咱们为什么不干脆过他,先把这情况跟我爷爷说了,岂不是更好?”楚墨说道。

    “你懂什么?你以为凭你一番话,你爷爷就会相信你?”魔君冷冷说道。

    楚墨想了想,默默点头,没有再去争辩什么。

    因为魔君说的是实话,若是他这样回去,爷爷不但不会相信他,甚至会怀疑他根本就没有去过长生天。

    就这样,魔君带着楚墨,一路远远跟着七长老。

    一直跟到了大夏国都——炎黄城!

    楚墨身处高天,当他看见那座巍峨雄壮的古城,出现在他视线中的一刻,楚墨的心,还是变得有些激动。

    在心中默念:炎黄城,我又回来了!

    只是,我没想到,我会以这种方式回来。

    原本,我以为自己会在学成之后,风光归来。

    可惜理想总是那样美好,现实却是如此残酷。

    不过楚墨也来不及多做感慨,因为他看见,七长老的身形,直接没入到炎黄城中。

    魔君此时,也没有再去多说什么,跟着七长老的身形,直接进入到炎黄城中。

    此时已是夜半,天空一弯新月,黯淡无光,还被几片云彩遮住。

    整座炎黄城,都笼罩在黑暗之中。

    楚墨本以为七长老会不知道自家在哪,还要寻找一会,但却没想到,七长老竟然熟门熟路的直奔樊府而去!

    忍不住怒道:“想不到这忘恩负义的无耻之辈,竟然一直在暗中盯着我爷爷!”

    魔君哼了一声,冷笑道:“这就是那群无耻之徒的恶心之处,既然担心事情败露,为何不早一点把人杀了?偏偏要做出一副道貌岸然的样子,令人不屑。”

    楚墨大怒,说道:“你就是这样对待救命恩人的?”

    “我只是就事论事罢了,本尊可不需要什么救命恩人。”魔君冷笑道。

    楚墨闭上了嘴巴,不想去跟这种人多说什么。

    这时候,魔君也带着楚墨,进了樊府。

    没有给楚墨感慨什么的机会,魔君带着楚墨,直接飞到了楚墨爷爷休息的房屋之上。

    尽管很不喜欢魔君,但楚墨却不得不承认,这个大坏人,当真有本事。

    因为下面的七长老,完全没有感觉到任何异常。

    这时候,一阵对话的声音,从房间中传出。

    “你是什么人?深更半夜,闯到我的家中,有何贵干?”一个苍老低沉的声音,骤然响起。

    爷爷……

    楚墨的泪水差点夺眶而出。

    这声音他简直太熟悉了,正是他的爷爷,大夏将军樊无敌!

    “嘿,樊将军真是贵人多忘事,你仔细看看,我是谁?”七长老的声音,随后传出。

    “你是……”

    樊无敌的声音中,带着几分迟疑,继而,他忽然惊喜道:“我想起来了,你是赵洪志……哈哈,原来是你小子,啊,对不起,对不起,老夫有些失态了,乍见故人,心中欢喜,忘了你现在已经是长生天的七长老了,已经是大人物了!”

    楚墨在房顶之上,听得有些心痛,爷爷一点都没有察觉到赵洪志的异常之处,还当他是个好人呢。

    “嘿,在樊老将军面前,我可不敢称什么大人物。”七长老这次来,就是为杀樊无敌而来,因此,也懒得敷衍,说话的声音,也变得不阴不阳起来。

    樊无敌久经沙场,打了一辈子的仗,这种人,说他是个武夫,也未尝不可。

    但要认为他是个笨蛋,那就大错特错了。

    能当战场上的常胜将军,仅凭勇武,肯定是不够的。

    老爷子此刻也听出七长老语气中的那股嘲讽,当下有些疑惑的道:“七长老,您是长生天的大人物,老夫只是这世俗中的一介武夫,这些年来,从未曾泄露过当年事半分,不知何处……得罪了七长老您?还请明示。”

    老爷子也是个急脾气,懒得去掩饰什么。

    当年那件事,本身就是他救了赵洪志,是赵洪志欠他天大人情。

    可不是他樊无敌欠他赵洪志!

    虽说这些年来,赵洪志会经常让长生天行走世间的弟子送来各种礼物,但老爷子却并没有太过在意。

    知恩图报,难道不是应该的吗?

    就算赵洪志不让人送礼物,老爷子也不会有什么怪罪他的想法。

    因为樊无敌这人,就是这样简单,直肠子,性子急,从来不去计较一些小节。

    可这好端端的,突然间夜半登门,说话阴声怪气的,却是为什么?

    “到现在,你还想装糊涂?”

    七长老冷笑道:“樊无敌,原本我还当你是个守规矩的人,这些年来,一直保守着当年的秘密。”

    “我对你,也算礼遇有加,经常会让人送些上好的元药给你调养身体。”

    “但没想到,你竟然会为了你孙子,让他带着我给你的信物,踏上长生天来要挟我?”

    “樊无敌,你真当……你一介凡夫俗子,有资格来要挟我吗?”

    老爷子那边当场就愣住了,呆呆的看着七长老。

    有些瞠目结舌的看着七长老,惊讶的道:“你说什么?我孙子?墨儿?你已经见到他了?这……这不可能啊?”

    在老爷子看来,楚墨想要进入长生天,至少还要一年的时间。

    难道说,自己的孙子会飞不成?

    七长老冷笑道:“这种时候,装糊涂有意思吗?你敢说,你孙子去长生天,不是你让的?”

    樊无敌此刻,倒是冷静下来,看着七长老,缓缓的坐在了太师椅上,多年在战场上积累下来的那股气势,陡然出,冷冷的看着七长老。

    “不错,我孙子楚墨,是我打过去的!”

    “虽然我不知道他为什么,提前了大半年……甚至一年就到了长生天。”

    “但这,已经没关系了。”

    “那孩子,在炎黄城中,因为招惹到了顶级的权贵,不得不离开这里。”

    “因为他天资卓绝,根骨奇佳,我就想,与其让他拜入到陌生的门派当中,不如拜入长生天去。”

    “于是,我就想起你来,让他带着你当年留给我的信物,赶赴长生天,我心里面觉得,就算赵洪志你不顾念当年那点情分,但看在我孙子是个绝世天才的份上……”

    “哈哈哈哈,真是笑死我了?就你那个经脉堵塞,资质平庸的孙子?天才?你当我是瞎子还是傻子?”七长老赵洪志忍不住狂笑起来。

    屋顶上,楚墨看了一眼魔君。

    魔君面无表情。

    房间里,老爷子也有些呆住,他看着狂笑的赵洪志,一脸不解:“怎么?老夫虽然不是你们神仙中人,有那么强大的实力,但眼睛终究是不瞎的!”

    “我虽然溺爱孙子,但还不至于把一个庸才,硬生生说成是天才!”

    “他几乎没有经受过任何的训练,只学了几天军中的长拳,便硬生生的自行修炼到元气二层,即将踏入元关境界。”

    “这样的孩子,难道担不起天才两个字?”

    “不然的话,我就算脸皮再厚,也不会让他去长生天拜师……”

    “行了,你住口吧,你孙子是不是天才,已经无关紧要。”七长老赵洪志冷冷说道:“今天我来这里,不是跟你争论这些的!”

    樊无敌冷冷看着赵洪志:“那你来干什么?杀我?”

    “算你还有点脑子!”赵洪志的脸上,露出几分狰狞之色,说道:“如果你能老老实实、本本分分的做你的世俗将军,我跟你,就是两个世界中的人,并不会对你生出杀机。”

    “但你,做了不该做的事情!”

    “你让你孙子进入长生天,还是那样一个废物……好吧,就算他不是废物!”

    “因为他带着我的信物前来拜师,我若是将他收下,回头肯定会有人调查我跟他之间的关系。”

    “那么,必然会查到你的头上,就算你依然守口如瓶,但别忘了,我们是神仙中人!”

    “有太多的手段,可以让你在不知不觉中,说出实话。”

    “到那时,我当年做的那件事,自然无法继续隐瞒下去。”

    “那件事情只要一爆出来,我还有什么脸面继续留在长生天?”

    “甚至会遭到天下人的追杀!”

    “名声被玷污了的长生天,也绝不会放过我。”

    “他们会剥夺了我长老之位,将我驱逐出去……而我,也将彻底的身败名裂!”

    赵洪志面目狰狞的看着樊无敌:“而这一切……都只是因为你,仗着当年救我一命,对我有恩,想要挟恩图报……造成的!”

    “你自己说,你该不该死?”(这么大的章节,值不值得投几张推荐票?)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