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雪鹰领主 > 第22篇 第33章 炼化之难
    血刃神帝有些惊讶看向坐在自己下方的徒弟‘东伯雪鹰’,就算有重要事禀告,完全可以等这宴会结束之后。什么事这么急?非得宴会中途?不过自己这个徒弟平常行事还是很有分寸的,血刃神帝当即传音询问道:“何事?”

    “师尊,我们彼此传音,不会被周围主宰偷听到吧?”东伯雪鹰再度传音,他虽然很谨慎,可对主宰级手段还是了解太少,这次要说的事很重要,绝对不能暴露。

    “偷听?”血刃神帝顿时认真了,他身体散无形波动笼罩住了下方近处的东伯雪鹰,“现在好了,绝对没谁能够偷听,雪鹰,到底什么事如此小心郑重?”

    “弟子有些奇遇,可探查修行者灵魂的强弱。”东伯雪鹰传音道。

    “你能探查灵魂的强弱?”血刃神帝一惊。

    他的眼界,可比东伯雪鹰开阔的多,了解的也很多。很清楚‘灵魂的强弱’可以完全反应一个修行者的实力层次!

    “能探查什么实力层次?”血刃神帝追问。

    “这次盛宴,十位主宰齐聚,所以我好奇之下就悄悄探查了十位主宰,也包括师尊,还请师尊恕罪。”东伯雪鹰传音道。

    “我们十位你都探查了?”血刃神帝心中一动,连问道,“怎么样,有何收获?”

    “探查结果让弟子感到很吃惊,也很不敢相信,排第一的当然还是师尊,可排第二的却是那位炼狱主宰!第三的是青君师兄,第四的才是元初主人,可第五位弟子怎么都没想到,竟然是血腥主宰。第六位才是深渊始祖!黑暗深渊的三位主宰,炼狱主宰、血腥主宰竟然都在深渊始祖之上!之后才是庞依、万神殿主、时空岛主、乾合娘娘。”东伯雪鹰传音说道。

    “哦?”

    血刃神帝沉默了。

    自己徒弟告知的情报,的确触动了血刃神帝,虽然他也暗中察觉了些,可却没有东伯雪鹰根据最本质灵魂确定出的排名来的清晰!这个排名,结合血刃神帝已经知道了一些秘密,完全可以推断出许多来。

    “藏的可真够深的。”血刃神帝眼睛都微微眯起,心中有了诸多念头。

    而在下方。

    东伯雪鹰将这重要情报告知后,也看了看自己师尊,师尊沉默,似乎表情都略微变化。

    “我能做的都做了,天塌下来有高个子扛着,师尊就是高个子,一切就看师尊的了。”东伯雪鹰默默道,黑葫芦器灵都说‘血刃神帝’是它见过的最恐怖的一个主宰,漫长岁月来,自己师尊也是毫无争议的稳定在宇宙神魔榜第一,谁都不可撼动。

    如果谁能坐镇整个修行者宇宙,无疑就是自己师尊了。

    “雪鹰,你对诸位主宰,还有何了解?”血刃神帝传音询问。

    “其他就不知道了。”东伯雪鹰连传音道,若非黑葫芦器灵,自己连探查灵魂强弱都做不到,毕竟主宰层次哪里是自己能轻易窥伺的。

    “你做的已经够好了,记住,你这消息可以告诉元初主人、深渊始祖,至于其他主宰都必须保密。至于其他修行者就更得保密。”血刃神帝传音提醒道。

    “弟子明白。”东伯雪鹰乖乖应道。

    ……

    之所以盛宴中途就告知师尊,是因为东伯雪鹰觉得‘师兄青君’性情大变,实力又如此强,这次竟然还召集所有大能者,担心有什么变故!自然得赶紧告知。

    可事实告诉他,他想多了。

    这次的盛宴一切很顺利,盛宴持续了三日,主宰们都一一公开讲道,让在场的修行者们个个听得极为认真,待得盛宴结束,主宰们一一离去,而东伯雪鹰也和一些好友告别后,就带着妻子儿女也踏上了返程。

    而血刃神帝则悄然传音,和元初主人、深渊始祖悄然聚会密谈去了。

    ******

    整个宇宙早已暗流汹涌,血刃神帝操纵那恐怖的‘虚空两极法阵’一处处进行横扫,母祖教暗中也在蠢蠢欲动。

    不过这些也就主宰们知晓。

    东伯雪鹰他们并不太清楚,他连师尊正在操纵‘虚空两极法阵’都不知道,毕竟真的交战,尊者级也很难插上手,主要还是主宰们的碰撞。尊者和主宰的差距太大,血刃神帝只要派出一个分身,就能镇压所有的尊者了。

    所以尊者参战也无意义。

    像巫蛐帝君、水魔王之类,也仅仅是能够在主宰面前保命罢了,根本没资格反击!当初能够有反击之力的庞依、青君,如今都已经是主宰。

    “呼。”

    一道流光划过长空,正是独自一人的东伯雪鹰。

    他正行进在神界深渊的各地,一边去探查些古老遗迹,一边也倾力想要炼化黑葫芦!

    “黑葫芦,是用来当护道之宝,内含一颗媲美太阳星的火球,威力极强。炼化黑葫芦也是虚空行者所留下的最后的考验,只要成功,我就拥有了一级杀招。”东伯雪鹰虽然了解较少,可也隐隐感觉整个宇宙暗中似乎越加紧张。

    在这种时刻,自然实力越强越好。

    “可到底该怎么炼化?”

    “用虚空行者的话说,连主宰都无法操纵黑葫芦。”东伯雪鹰飞行在星空中,眉头皱着,“这样的护道之宝,让我一个尊者境的来炼化?当然,虚空行者既然设下考验,就说明是可以成功的。”

    “和主宰相比,我的优势什么,凭什么能够炼化?嗯,一是我拥有掌控的法门,凭借这一法门,我能够清晰感知黑葫芦内部的那一虚无法阵。”东伯雪鹰默默道,“另一方面,我是虚空行者的考验者之一,他应该给我留下一条有希望的路。”

    “炼化宝物,也就两种方法。”

    “一,以力破法,强行炼化,以强横的实力,蛮横的强行炼化。”东伯雪鹰摇头,自己炼化一些界神器等等,就算是有主之物,自己都能强行炼化,“显然那是拥有实力上的绝对优势才能做到,我要强行炼化黑葫芦?肯定不行。”

    “二,参悟黑葫芦内部法阵奥妙,逐渐炼化。”

    东伯雪鹰也头疼。

    黑葫芦的虚无法阵是能够束缚压制太阳星的,何等玄妙,是自己能炼化的?

    “不过虚空行者用来考验后来者,应该设下一个门槛,估计我参悟黑葫芦法阵达到一定境界,可能就达到门槛,让我能够炼化。”东伯雪鹰暗道,一件宝物的创造者,完全可以留下些后手。可以定下唯有某人可以炼化。也可以定下操纵法阵到某种境界就能炼化。

    一切都是创造者定的。

    创造者如果愿意,完全可以让那些有灵性的宝物直接听命于某个弱者。

    “应该是这样,这是唯一的可能了。”

    “不可能让我真的参悟法阵达到极高境界,别说是我,主宰恐怕都做不到。”东伯雪鹰很确定,如果真要求那么高,自己失败也只能认了,“估计定下一个门槛,只要我操纵法阵达到那一境界即可。”

    黑葫芦内部法阵太难。

    如果长期闭关埋头参悟,恐怕不一定成。所以在红石山的本尊是长期闭关,而这一分身则是行进前往各个古老遗迹,想要从遗迹中寻找些触动,毕竟能留下遗迹的,那都是之前诸多纪元的非凡之辈。

    **(未完待续。)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