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雪鹰领主 > 第十五篇 神界新人 第22章 看透
    这大殿上的气氛一瞬间都凝固了。

    二殿下、栾七公子等一个个都惊讶看着这幕场景,连这次排序战前十的醉孤客、九舍、第七梅雨等一个个,都吃惊的很。

    毕竟他们也没想到东伯雪鹰竟然脾气这么暴烈,竟然直接动手了!

    “之前这个东伯,还很谦逊,对谁都颇为有礼,可没想到骨子里这么强硬!”二殿下居高临下,看着下面的东伯雪鹰,心中若有所思,“我都告诉他郢老二的背景了,他还是毫不犹豫就出手了。看来这个东伯……脾气虽好,却是不能轻辱啊。”

    他立即对东伯雪鹰性格有了更为清晰的认知,将来,东伯雪鹰在安海府境内身居高位,二殿下对东伯雪鹰了解更多,也能更好打交道。

    “你,你……”银袍青年郢将军却有些气疯了,这么多年,谁敢打他?

    “你之前嘴巴那么脏,我抽你嘴巴,这事情就这么过去了,我也就不计较了。”东伯雪鹰依旧平静坐在那,“郢将军,我希望你明白,不是谁都是你能招惹的!”

    郢将军气的都抖。

    他本就有些守不住本心,有些疯魔,此刻被东伯雪鹰气的更是要疯,这个东伯抽了他那么多嘴巴,竟然还在那说一堆大道理。

    “你们俩还傻站着?”银袍青年郢将军转头看向身侧的灰袍老者和另外一名男仆从,怒吼道,“还不出手给我抓住他!抓住他们夫妻二人!我要让他知道得罪我的结果。”

    “动手?”灰袍老者和男仆从都有些犹豫。

    灰袍老者是一重天界神,男仆从更只是一名神级巅峰而已。

    “他可是排序战第一?是参加神廷万花宴的……”灰袍老者犹豫道,陛下早有严令,禁止任何人破坏神廷万花宴。

    “废物,我是让你抓住他,又不是让你杀他!”银袍青年郢将军面目狰狞怒吼,“我要抓住他们夫妻,不能杀他。可他妻子却又没有阶位又没参加神廷万花宴,快去,不去,你们俩知道后果!”

    灰袍老者感觉到自家主人都快疯了。不敢丝毫违抗。

    他转头看向了对面依旧坐在条桌前的东伯雪鹰,东伯雪鹰还又拿起了一完好的酒樽,在那平静倒酒,还朝他看了一眼,单单这份气度就让灰袍老者暗暗钦佩:“我也是没办法。不对你动手,将军他可不会饶过我,我只能动手了。”

    轰~~~~

    界神领域刚弥漫开,那灰袍老者也一迈步就出现在了东伯雪鹰身旁。

    高坐在上面的二殿下眉头一皱,在他身侧伺候着的高瘦老者却是冷漠朝下方看去,顿时整个大殿都被一股更强大的领域压制,时空都仿佛粉碎,隐隐还有些粒子流在缓缓流动,在场每一个都感觉到那缓缓流动的粒子流中拥有的可怕力量。

    那灰袍老者就感觉到自己被禁锢了,虽然他能挣扎开。但是也知道实力差距,不由抬头看向上方。

    “苍大人。”灰袍老者看向那位在二殿下身旁的高瘦老者,那高瘦老者便是二殿下的管家,名为‘苍淳’,是来自比龙氏家族更强大的苍氏家族!苍氏家族的老祖可是大能者,这位苍淳便是苍氏家族子弟,曾受安海府主大恩,在突破成为三重天界神前,愿永远在龙氏家族效劳,安海府主就让他跟随着自己的二子。

    “够了。”二殿下俯瞰下方。皱眉道,“郢老弟,东伯乃是神廷万花宴排序战第一,有关他的情报更是早早被上禀神廷了。你还想活捉他?”

    “二殿下,你要阻我?”银袍青年郢将军宛如癫狂,看向上面的二殿下。

    二殿下心中不屑。

    真是一疯子!

    他也见过不少进入本尊神心即将溃散最后期的疯魔之辈,所以一般懒得和这种疯子计较!就像这种宴会,他本不想邀请。可如果不邀请……这个郢将军恐怕会主动来!因为你根本无法想象一个活到疯魔的一个‘疯子’能干出什么事。

    “对,我当然得阻止你。”二殿下俯瞰下方说道。

    银袍青年郢将军一愣。

    平常二殿下很少和他硬来的。可真硬来,郢将军却有些愣住了。他的权势,二殿下还真的不怕!

    “我阻止你也是帮你。”二殿下道,“你可知道,东伯他乃是物质界的。”

    “物质界?”郢将军皱眉,“他是不是物质界,和这事有关吗?敢打我,哼哼……此次大辱,我岂能饶他?”

    二殿下也暗暗叹息:“这个东伯,我都让他且隐忍了,本来想郢将军更加嚣张时我再出手阻止的。若是东伯没出手,我倒是能够轻松压得住。可现在……这个郢二,有些疯魔啊。”

    他也是想让东伯雪鹰记得恩情。

    在退无可退时,二殿下再出手!谁想东伯动作这么快,突然就动手了。

    “他是物质界的,才修行两千余年,难道你还想不出吗?”二殿下看着下方,叹息道,“郢老弟,东伯乃是一名物质界领主!现在参加盛宴的仅仅只是他的一尊分身。他的本尊还在物质界呢。如果我料的不错,他的妻子恐怕本尊也在物质界。”

    “物质界领主,他和他妻子,本尊都在物质界?”郢将军一愣,“那又怎么了。”

    “难道你还不懂?他们夫妻二人根本不怕死。”二殿下摇头,“你若是逼迫太甚,他们二人恐怕瞬间就自爆了,他们损失的只是一分身,还是能够轻易修炼回来的!可是要再培育一分身胚胎,再修炼回来……恐怕就赶不上擂台战了。”

    “若是无法参加神廷万花宴,堂堂排序战第一,却无法参战!事情被上禀上去……陛下早就严令,一切乃是你逼迫,你当其冲,你说,你会是什么结果?”二殿下看着他。

    银袍青年郢将军愣。

    “不但是你,甚至你姑姑你的父亲都会因为你的牵连而受到些许惩罚。”二殿下摇头。

    “啊。”银袍青年郢将军有些愣。

    他看向对面的东伯雪鹰。

    东伯雪鹰端起酒樽在那品酒,都懒得看他一眼。

    “这个该死的家伙。”银袍青年郢将军咬牙道,“原来是这样的心思。”

    东伯雪鹰却暗暗佩服。

    好一个二殿下啊!正面压制郢将军,还让郢将军念他的好!

    不过对于郢将军……东伯雪鹰的确丝毫不惧。

    自爆?

    那是最无奈的选择!毕竟损失一分身呢!

    实际上东伯雪鹰早就看清了最根本的一点,在场最不愿意自己出事的,除了自己人,就是二殿下了!

    **(未完待续。)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