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其它小说 > 混沌幽莲空间 > 第1773章 胃口大
    欧阳家。

    “老肖,贵客贵客,欢迎欢迎啊……”肖振国带着肖常风这刚进了欧阳家的大门,欧阳大伯就一副热情样的迎了上来。

    “莫姨,莫姨,快,快给贵客上茶,上好茶,啊,对了,去拿我上回回来的时候带回的那个极品明前龙井!”欧阳大伯扬着大嗓门朝里边招呼了一声,然后才转向了肖振国,“老肖,我记得你最是好这一口的没错吧?来来来,别客气,快请进,快进进……”

    这一边说着,肖振国一边将肖家父子往里边让,同时这嘴里还不忘叨叨着:“老肖啊,咱跟你说,我这些个极品龙井绝对是属于那有钱没地儿买的好货,是我一弄茶园的铁子特意留下的私货,从不对外销售的。每年这几百亩茶园就出那么点量,绝对的万里挑里,再加上他茶园里最顶极制茶师傅祖传制茶手艺,纯人工挑选外加全程手工炮制,泡起来那味儿,简直不要太香……”

    说到这里时,欧阳大伯仿佛闻到了那茶香一般,不忘做出一副陶醉样儿来。

    “你也知道,我吧,整就一个大老粗,通常情况下咱喝那五块钱的大碗茶跟喝那千八百的顶极茶叶差不多就一味儿,根本就没办法品出啥不同来。但这茶不一样,虽说咱也不知道这具体是好在哪,但就一个,喝进嘴那叫一个舒坦!”

    这一边说着,欧阳大伯一边将莫姨刚端过来的,泡好的茶水给肖振国满上。

    “来,老肖,你尝尝这茶喝得顺口不,要是顺口的话一会你回去我再让莫姨给你包上二两。你也别嫌少,不我小气不多给,而是这茶的产量确实太少,咱总共也就得了那么点,这二两茶一给出去,我那就差不多下去一半儿了,咱家两位老爷子也挺好这一口的,所以再怎么着,咱也得给咱家那两位老爷子留上一口不是?”

    欧阳大伯将那倒好的茶往肖振国父子面前一放,当然了,这位也没忘给自己满上了一杯,端起杯子陶醉般地嗅了嗅杯香,轻轻吹了几口气,然后跟喝酒一般,一口给闷了。

    “呼~~”欧阳大伯长长地吐出一口气,道了一声“香!”然后就一脸期待地望着两人,嗯,好吧,更准确地说是望着肖振国。

    “哎~,喝啊,老肖,我真不骗你……”欧阳大伯催促道。

    阵阵茶香扑鼻,不茶光是闻着就让人忍不住升起一股口舌生津之感,这肖振国好茶也不是说假的,这如果换成是平时,这种香茗,只怕他早就忍不住品上一口了,可是现在这情况,这再好再香的茶只怕这喝进嘴那都没味啊!这别人不了解这姓欧阳的,但他肖某人跟这姓欧阳的明争暗斗地当了“欢喜冤家”这么几十年,还能不了解吧。

    这哪里是想请他品茶啊,这架势,那根本就是借着品茶给自己摆那鸿门宴啊!别看这家伙这会看起来热情非常,摆出来的这茶那也是高规格,可是越是这样,就越说明,这家伙所图越大!以这家伙的尿性,一会他不将这本儿成百上千倍地拿回去,那就绝对不会带撒手的!

    “行了,欧阳,你还是说事儿先吧……”虽然心知肚明,但是……,肖振国苦笑了一下,就算是心知肚明那又如何?他还有别的选择吗?这一刀……,哎~,自己不但躲不得,还是得主动伸过去被宰啊……,肖振国伸出手,朝杯壁上轻轻一弹,“欧阳,咱们这多少年的交情了,这谁还不知道谁啊,所以,这一套就别摆了吧。这事没谈清楚,我也没那心情去品这茶,就算是喝了,估计也是食不知味的,倒是糟蹋了这难香的香茗。与其如此,那倒不如咱锣当锣,鼓对鼓地扯清楚了,再来慢慢品这极品明前龙井,如何?”

    “嘿嘿!行,那怎么不行!咱向来好说话得很,既然你老肖都发话了,我还能有什么意见!”欧阳大伯笑得咧开一口大白牙。

    瞧这位这话说得,说真的,肖振国真的很想不顾形象地给他翻上一个大白眼儿,切,这真是说得比唱的还好听,什么叫好说话得很,如果一会你不顺着这位的意看看,他保管叫你知道什么叫做雷公吼!

    看得出对面的肖振国对自己肯定是满肚子的腹诽,但是欧阳大伯可不介意,左右这回的大便宜他是占定了,别说对面这位只是在自己肚子里嘀咕他,就算是他说出来,只要这最后便宜能占下了,欧阳大伯也不介意。

    这说就说呗,左右这再怎么说也不能将他说掉块肉下来,比起这不痛不痒的嘴皮子架,这将好处占到后更实惠不是吗?更何况现在这肖振国只是自个在那边狠嘀咕,这都还没将话说出声儿呢!

    “来,老肖,看看!咱的要求都写上面了。”欧阳大伯将他仔细整理过的报酬要求往肖振国面前一摆,然后就往沙发上一坐,不说话了。

    望了欧阳大伯一眼,肖振国没说话,只是略微沉重地拿起了面前那薄薄的一张纸,这纸虽轻,但是上边写的内容在肖振国眼中却重逾千斤!

    “什么?陈劲松,吴越,江满胜……,”一连串的名字念出来,这每多念一名字,肖振国的脸上就多黑上一分,最后再也念不下去了,直接将那纸往桌子上一拍,咬着牙,瞪着眼狠狠地盯着那一脸悠闲样的家伙,“姓欧阳的,你怎么不去抢?!”

    泥妹滴,虽然对自己肯定要被宰上一刀已经有心里准备,但是欧阳大伯手黑的程度还是远超了肖振国所预料,要知道这明单上列明的,欧阳大伯想要调走的人,除了他们那新兵中表现最好的,最有潜力的几个外,甚至连一些个他们刚刚养出来的尖子,这家伙也要一锅端走啊!丫的这嘴张得,胃口也太大了点吧!

    欧阳家。

    “老肖,贵客贵客,欢迎欢迎啊……”肖振国带着肖常风这刚进了欧阳家的大门,欧阳大伯就一副热情样的迎了上来。

    “莫姨,莫姨,快,快给贵客上茶,上好茶,啊,对了,去拿我上回回来的时候带回的那个极品明前龙井!”欧阳大伯扬着大嗓门朝里边招呼了一声,然后才转向了肖振国,“老肖,我记得你最是好这一口的没错吧?来来来,别客气,快请进,快进进……”

    这一边说着,肖振国一边将肖家父子往里边让,同时这嘴里还不忘叨叨着:“老肖啊,咱跟你说,我这些个极品龙井绝对是属于那有钱没地儿买的好货,是我一弄茶园的铁子特意留下的私货,从不对外销售的。每年这几百亩茶园就出那么点量,绝对的万里挑里,再加上他茶园里最顶极制茶师傅祖传制茶手艺,纯人工挑选外加全程手工炮制,泡起来那味儿,简直不要太香……”

    说到这里时,欧阳大伯仿佛闻到了那茶香一般,不忘做出一副陶醉样儿来。

    “你也知道,我吧,整就一个大老粗,通常情况下咱喝那五块钱的大碗茶跟喝那千八百的顶极茶叶差不多就一味儿,根本就没办法品出啥不同来。但这茶不一样,虽说咱也不知道这具体是好在哪,但就一个,喝进嘴那叫一个舒坦!”

    这一边说着,欧阳大伯一边将莫姨刚端过来的,泡好的茶水给肖振国满上。

    “来,老肖,你尝尝这茶喝得顺口不,要是顺口的话一会你回去我再让莫姨给你包上二两。你也别嫌少,不我小气不多给,而是这茶的产量确实太少,咱总共也就得了那么点,这二两茶一给出去,我那就差不多下去一半儿了,咱家两位老爷子也挺好这一口的,所以再怎么着,咱也得给咱家那两位老爷子留上一口不是?”

    欧阳大伯将那倒好的茶往肖振国父子面前一放,当然了,这位也没忘给自己满上了一杯,端起杯子陶醉般地嗅了嗅杯香,轻轻吹了几口气,然后跟喝酒一般,一口给闷了。

    “呼~~”欧阳大伯长长地吐出一口气,道了一声“香!”然后就一脸期待地望着两人,嗯,好吧,更准确地说是望着肖振国。

    “哎~,喝啊,老肖,我真不骗你……”欧阳大伯催促道。

    阵阵茶香扑鼻,不茶光是闻着就让人忍不住升起一股口舌生津之感,这肖振国好茶也不是说假的,这如果换成是平时,这种香茗,只怕他早就忍不住品上一口了,可是现在这情况,这再好再香的茶只怕这喝进嘴那都没味啊!这别人不了解这姓欧阳的,但他肖某人跟这姓欧阳的明争暗斗地当了“欢喜冤家”这么几十年,还能不了解吧。

    这哪里是想请他品茶啊,这架势,那根本就是借着品茶给自己摆那鸿门宴啊!别看这家伙这会看起来热情非常,摆出来的这茶那也是高规格,可是越是这样,就越说明,这家伙所图越大!以这家伙的尿性,一会他不将这本儿成百上千倍地拿回去,那就绝对不会带撒手的!

    “行了,欧阳,你还是说事儿先吧……”虽然心知肚明,但是……,肖振国苦笑了一下,就算是心知肚明那又如何?他还有别的选择吗?这一刀……,哎~,自己不但躲不得,还是得主动伸过去被宰啊……,肖振国伸出手,朝杯壁上轻轻一弹,“欧阳,咱们这多少年的交情了,这谁还不知道谁啊,所以,这一套就别摆了吧。这事没谈清楚,我也没那心情去品这茶,就算是喝了,估计也是食不知味的,倒是糟蹋了这难香的香茗。与其如此,那倒不如咱锣当锣,鼓对鼓地扯清楚了,再来慢慢品这极品明前龙井,如何?”

    “嘿嘿!行,那怎么不行!咱向来好说话得很,既然你老肖都发话了,我还能有什么意见!”欧阳大伯笑得咧开一口大白牙。

    瞧这位这话说得,说真的,肖振国真的很想不顾形象地给他翻上一个大白眼儿,切,这真是说得比唱的还好听,什么叫好说话得很,如果一会你不顺着这位的意看看,他保管叫你知道什么叫做雷公吼!

    看得出对面的肖振国对自己肯定是满肚子的腹诽,但是欧阳大伯可不介意,左右这回的大便宜他是占定了,别说对面这位只是在自己肚子里嘀咕他,就算是他说出来,只要这最后便宜能占下了,欧阳大伯也不介意。

    这说就说呗,左右这再怎么说也不能将他说掉块肉下来,比起这不痛不痒的嘴皮子架,这将好处占到后更实惠不是吗?更何况现在这肖振国只是自个在那边狠嘀咕,这都还没将话说出声儿呢!

    “来,老肖,看看!咱的要求都写上面了。”欧阳大伯将他仔细整理过的报酬要求往肖振国面前一摆,然后就往沙发上一坐,不说话了。

    望了欧阳大伯一眼,肖振国没说话,只是略微沉重地拿起了面前那薄薄的一张纸,这纸虽轻,但是上边写的内容在肖振国眼中却重逾千斤!

    “什么?陈劲松,吴越,江满胜……,”一连串的名字念出来,这每多念一名字,肖振国的脸上就多黑上一分,最后再也念不下去了,直接将那纸往桌子上一拍,咬着牙,瞪着眼狠狠地盯着那一脸悠闲样的家伙,“姓欧阳的,你怎么不去抢?!”

    泥妹滴,虽然对自己肯定要被宰上一刀已经有心里准备,但是欧阳大伯手黑的程度还是远超了肖振国所预料,要知道这明单上列明的,欧阳大伯想要调走的人,除了他们那新兵中表现最好的,最有潜力的几个外,甚至连一些个他们刚刚养出来的尖子,这家伙也要一锅端走啊!丫的这嘴张得,胃口也太大了点吧!

    泥妹滴,虽然对自己肯定要被宰上一刀已经有心里准备,但是欧阳大伯手黑的程度还是远超了肖振国所预料,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