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太古神王 > 第949章 斩仙台
    魔邪身上的气势可怕至极,他身上的漩涡极为可怕,真正将虚空中刻着的雕像力量都吞入其中,在他那双暗金色的瞳孔之中,仿佛真的诞生出一尊尊鲜活的身影,那些刻着的死物,仿佛在他的眼中流动。

    看到这一幕魔邪心中冷笑,夺取梵天大帝的传承之后,他的力量再度变得强大,如今正好用来夺这里的传承,一切,宛若天助,两位古之大帝的传承,似乎注定了就是他魔邪的,从此之后古帝之城,还有谁能够和他争锋,即便是紫道阳,他也不行!

    秦问天却和魔邪不同,他用眼睛观望,用心去感知,看着那些雕刻的图案,渐渐的,他诞生出奇妙的感知,进入一片特殊的景象之中,他仿佛看到了那一尊尊图案活了过来,赫然乃是一尊尊身影,乃是一位强者的不同形态,只是还略显模糊而已,不过随着他的感悟,脑海之中渐渐的多出了一些奇妙的声音,仿佛来自远古,他看到的景致,也渐渐变得清晰了。

    其余诸天骄,有人感悟,有人旁观。

    “秦师兄就入定了,好快的度。”君梦尘看着秦问天低声说道,不过却也没有太惊讶,仿佛秦问天无论做到什么事情,他都不会太奇怪,秦师兄本就不能用常理来揣度,当初他被箫门的人带着进入了地下宫殿,他们还担心秦问天会吃亏,然而出来之后秦问天就修成了神之手,玄星他没有做到,萧冷月也没有做到。

    “魔邪身上的气势又变得惊人了起来,这样的人物,仙域千万年也难出一人。”有天骄看着浑身流转暗金色光泽的魔邪,他们看到这时候魔邪的身上又变得可怕了起来,气势的波动强烈,从他身上弥漫而出的那股澎湃威势宛若惊涛骇浪般,令人不敢靠近他的身体,仿佛只是这股可怕的威势就能将诸人淹没掉来。

    “轰……”就在魔邪身上气势惊人的时候,他的身上气势陡然间产生剧烈波动,伴随着轰鸣声响,随即消逝,他身上的气息渐渐变得平静了下来,只见魔邪那双暗金色的眸子似乎没有了之前的异彩,而是露出疑惑之色,似乎,他正要看到关键的时刻,有画面断层了,将一切都打断来。

    这让魔邪面露异色,刚才生了什么?

    一切都应该顺利的进行下去,他应该夺取到传承才是,为何会生这样的一幕?

    暗金色的可怕光泽从瞳孔中绽放,魔邪闭上双眸,这一次他更加的认真了起来,浑身的气势再度澎湃而动,滚滚咆哮,威势依旧惊人,非常可怕。

    秦问天却一如既往的安静,然而脑海中感知的画面却越来越清晰了,他仿佛看到了一位古人的修行,他从弱小变得强大,历经各种,磨难,不断提升自己,让自己变得强大,经受了无尽的磨难,在生死边缘徘徊,终于,他一步步走向辉煌,要铸就仙台,踏上仙位。

    虽然只是简单的感知,但他的耳中似乎不断有来自远古的神秘力量,使得他能够清晰度体会到一些神奇力量。

    他仿佛感知到那尊雕刻的人影踏入了仙之境,铸就了仙台,终于踏出了他的强者之路,秦问天能够体会到他的那种兴奋之意,成仙的兴奋,那是仙域争雄的第一步。

    然而很快,一股绝望的情绪滋生而出,仙台破碎,一切的梦想在刹那间崩溃,那充满希望的心情,那付出一切的努力,在一刹那间仿佛全部化为乌有,那种痛彻心扉的情绪,深深的感染着秦问天,秦问天的脑海中,仿佛也出现了绝望,仿佛那雕刻着的人所经历的人生,正在由他经历着。

    每一位强者,从出生,从一个平凡之人,一步步走向辉煌,踏足仙之境界,其付出的血汗,将是难以想象的,一切的一切依照破碎,这样的绝望,很容易能够理解,秦问天仿佛感受到了对方的颓废,而且颓废了许多年,直到有一天,他似乎得到了一种神奇的能力,他变得兴奋、变得狂喜,似乎在那种绝望之中,看到了一丝的曙光。

    “这片空间内雕刻着的画面,竟然是一段人生,这是那位古之大帝所经历的人生吗?”秦问天的心中生出了一缕念头,他带着敬畏之意,依旧安静的感知着这一切,仿佛要沉入其中。

    而在另一方向,魔邪身上依旧气势惊人,可怕无比,浑身暗黑之光闪耀,蕴藏着可怕之威,陡然间,他的目光睁开,暗金色的光芒爆射而出,随即,他身上的气息再度收敛,最终消散,又一次化作虚无,仿佛从未有过。

    魔邪脸色有些黑了,似乎格外的难看,他又一次失败了,他竟然无法做到,没有办法夺得传承。

    秦问天却依旧安静的感悟着,他感觉到那位武命修士再重新燃起希望之后,又开始了奋图强,经历了可怕的挫折,仿佛经历了一次次的无上痛苦,最终,他成功了。

    然而,那一段无比可怕的磨难,却隐隐有些模糊。

    “那是什么?”秦问天心中再问自己,那种痛苦,非人能够忍受,他像是看清了,却又似略显模糊,仿佛看不透。

    秦问天他又一次从第一幅画面开始,在脑海中感悟,仿佛真正是在经历自己的人生一样,真真切切的感受到那武命修士所经历的一切,当他再次来到那绝望后的重生之时,那种痛彻心扉,像是亲身感受着,绝望中,带着无与伦比的信念,仿佛他坚信自己,能够浴火重生。

    一道可怕的闪电划过秦问天的脑海,宛若一道光,直接劈出了一缕亮光,那模糊的画面仿佛在一刹那间变得清晰了起来,一切,似乎都豁然开朗了,他终于知道那是什么了,他终于知道这位武命修士虽经历的痛苦是什么。

    “斩仙台。”秦问天内心狠狠的颤了下,这是斩仙台。

    并非是指斩杀仙台强者,而是斩自己的仙台。

    这位武命修士,一次次铸就自己的仙台,却一次次斩之,承受无上的痛苦,承受着他人无法理解的一切,他一次又一次的斩了自己的仙台。

    “斩仙台,成仙之人,竟有人能够斩自身仙台,而重新铸就吗?”秦问天经历了这段人生感悟,仿佛和那位古之大帝的距离都变得近了很多,他体会过对方的努力、挣扎、绝望,以及重生,他经历着对方的一切。

    任何一个威震天下的强者,都是从弱小的时候一步步走来,经历了无尽磨难,最终成为绝世人物,惊艳时间,此古之大帝是当时那一时代唯一能够抗衡梵天大帝的人,并且将之诛杀,人群在感慨他强大的同时,谁又曾想过他曾经仙台破碎之时的那种绝望,恐怕他自己都以为自己的武路彻底的没有了希望。

    魔邪还在奋力的想要抗衡这股力量,想要征服,但秦问天,却和他完全不同,用心将之感悟透彻,这一刻,整片空间的纹路之光流动了起来,朝着秦问天的身上汇聚,随后一缕缕光芒,不断流入到秦问天的身体之中。

    这突如其来的一幕震惊了所有人,他们的目光全部望向了秦问天,内心砰然悸动了起来,这怎么可能?

    在魔邪已经铸体成功,距离传承只有一步之遥的时候,属于他的传承,要被秦问天吸纳、夺走?

    那么之前魔邪所做到的又算什么?

    魔邪的动作停了下来,他的目光望向秦问天,暗金色的双眸透着无比可怕的寒气,那眼神,仿佛能够将秦问天的身体都击穿来。

    他说过,他在此,传承归他,如今,秦问天,要夺他之传承?

    看着那光芒不断涌入到秦问天的身体当中,魔邪的脚步踏出,朝着秦问天走了过去,每一步,都仿佛蕴藏着无上的威势。

    南凰云曦、青儿、君梦尘等人看到这一幕都神色一紧,盯着魔邪,他们的身体纷纷走到秦问天的身旁,将他牢牢护卫在里面。

    “现在,停手!”魔邪看着秦问天,开口道。

    秦问天眼睛望向对方,平静的眸子没有任何的波澜,那一股股力量依旧不断流入到他的身体之中,他看着魔邪,吐出一道声音:“你没有资格得此传承。”

    “我没有资格?”魔邪脚步一踏,一股澎湃至极的威势狂暴轰出,宛若惊涛骇浪。

    秦问天,夺他传承,说他没有资格?

    “轰!”不灭的暗金色光芒遍及全身,魔邪身体一步踏出,轰鸣声震天,仿佛一切阻挡在他前方的人,都是找死。

    “轰、轰、轰……”惊涛骇浪袭来,魔邪的身体冲向了秦问天这边,君梦尘怒喝一声,他一拳击出,宛若惊天。

    “滚。”魔邪的嘴中吐出一个字,惊人的力量直接和君梦尘碰撞在了一起,好似天崩地裂,怒啸声席卷虚空,君梦尘虽然力量极为强横,然而面对魔邪,他依旧被一击击飞,直接朝着这空间之外飞了出去,根本挡不住魔邪的攻伐!

    “小心。”南凰云曦看到这一幕开口道,如今的魔邪,实在太可怕,即便是诸人联手,也没有把握能够抗衡他!

    ps:靠,在国外找个网络找了上个小时,坑!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