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太古神王 > 第780章 以身炼城
    九仙钟区域,烈焰升腾,各色炼器炉鼎出现,悬浮于空,光芒闪耀,诸强者开始炼制神兵。

    当然,也有不炼器之天骄,他们通晓神纹,能够感知到九仙钟之符光,和九仙钟取得一缕联系,因此,继续于九仙钟前安静的领悟,尝试着沟通九仙钟。

    这些人当中,很多都是来自云州大地上的级大势力。

    “好强的火焰,许多都是难得一见的异火,甚至有火焰是强者以仙火锤炼而生,或分离出来。”虚空中,仙光璀璨,诸仙台强者身上尽皆有着仙之光环,他们看着诸天骄开始炼器,目光中偶有锋芒闪耀而过。

    裴天元、季空、飘雪楼主等人站在一块,在他们旁边,有云州大地上各方大势力来人。

    “此次,姜氏一脉的人似乎比奇门仙府更为重视一些,姜氏一脉来的人更多。”裴天元目光看了一眼身旁,姜氏一脉的人自成一阵,他们目光落在姜堰等一行强者身上,只见这时的姜堰驾驭的火焰呈现宝光,隐隐有冰寒之气若隐若现,火中蕴寒气,这种火焰乃是寒冥火焰,毁灭力是极强的,只要沾到就伤人。

    “奇门仙府来了几名弟子,还有几位长辈,数量上远不如姜氏一脉。”

    裴天元将目光移向車袁,車袁的火焰是金色的,他的眼瞳仿佛也透着一抹金色,火焰包裹着炼器材料,仿佛一朵可怕的金色莲台,一开一合间,炽热之意疯狂的渗透而出。

    “控制精准,看来这些天骄人物炼器手段已凡脱俗。”季空喃喃低语,除姜氏一脉以及奇门仙府这两大炼器大势力弟子外,还有诸多杰出炼器人物。

    秦问天依旧在第八座九仙钟前闭目,天地间的符光在黑暗中流动着,隐匿于无形当中,汇聚成一股奇妙的力量,不断缭绕在九仙钟上,直至化作规则之力,直接渗透到九仙钟内,刹那间,秦问天的意识渗入其中,又见一城。

    这一次,秦问天他看到了飘雪楼,昔日的飘雪楼比之今夕的飘雪楼更美,虽山脉以及建筑大体相同,但那种孤山空寂,更似人间仙境,雪花飘飘,飘雪楼一片寂寥,让人感到凄凉孤寂,更令人震撼的时,飘雪楼上,一道绝美的身影安静的躺在那,她身披美丽长裙,宛若一朵盛开的鲜花,在茫茫白雪之中,是那般的凄美惊艳。

    雪花落在那身体之上,似乎又很快融化掉来,那绝美身影的眼睛似乎依旧睁开在那,带着凄美的笑容,在她身旁的一座山壁之上,刻着一行娟秀字体。

    “炼一城以终老,君不愿,唯亲力为之,天不遂人愿,于相恋之地,飘雪楼上,待君再看一眼红颜。”

    那娟秀的字迹似透着凄凉之意,此时,山脉震荡,虚空颤抖,雪花仿佛停止飘落,时间仿佛静止了下来。

    只见飘雪楼阶梯之上,一道俊秀的青年身影颤抖着脚步,一步步走向那凋零的红颜躯体,他的双手、双腿都在颤抖着,英俊的容颜上露出惊恐的神色,仿佛正承受着极大的痛苦般。

    终于,他走到了女子身旁,噗咚一声,双腿竟直接站立不稳,跌落在地,他颤抖着双手,想要伸出,却又不敢,他的眼角赤红,竟有血流出,那种痛,对他而言太过残忍。

    “琼仙,为什么,你为何如此残忍。”俊秀青年声音颤抖,话音落下之时,虚空中雪花崩灭,山脉颤抖。

    “我说要炼一城之地,我陪你走遍千三万水,为你炼此一城,我还想带你走遍天下,欣赏世间美景,可你为何执着于一城之地,不肯随我浪迹天涯。”青年说话之时,眼角有鲜血流出,似痛苦万分:“只是一次争执,你又为何要如此惩罚于我。”

    飘雪楼主颤抖着的双掌伸出,轻抚着女子的脸颊,然而就在此刻,在飘雪楼主触摸她的刹那,绝美女子的身体竟然化作了一道白光,成为了虚幻之体。

    青年神色一颤,身体颤抖得更加厉害了,虚幻的女子美眸看着飘雪楼主,柔美一笑,那一笑,仿佛倾尽了一生,随即,虚幻之体化作云烟,消散于空。

    青年伸出手,却什么都无法抓住,他的脸色更加惨白,再无半点血色。

    “吼……”青年仰天长啸,雪花疯狂崩灭,虚空都仿佛要破碎,远处的山脉也在崩塌。

    “以身炼城,你真的炼一城以终老,为何要对我如此残忍。”青年飘雪楼主仰天长啸,承受着无尽的痛苦,他的目光眺望前方,那里有着一座城池,正是他和琼仙所炼制。

    寒风舞动,雪花再度飘落而下,飘雪楼主头变白,他孤寂的站在那,看着那座城池,那里,埋葬了他心爱之人。

    场景消散,渐渐变得模糊,外界,秦问天睁开眼睛,内心怅然。

    “看来,古籍中记载的传说,和当年生的事情还是略有偏差。”秦问天喃喃低语,琼仙以生命炼城,并非是对炼器的执念有那么深,而是对飘雪楼主爱得刻骨铭心,她希望炼一城以终老,不肯随飘雪楼主浪迹天涯。

    两人的理念生碰撞,于是有了争执,琼仙这才以身炼城,飘雪楼主只看到她最后一眼,便烟消云散。

    九仙钟,场景层层推进,在这九仙钟内,记载着这段古老的故事,飘雪楼主和琼仙的故事。

    “还剩下最后一座九仙钟了。”秦问天心中暗道,他站起身来,朝着最后一座九仙钟的方向漫步而去。

    同时,诸天骄炼器已皆都进入状态,有璀璨之光闪耀于这片虚空,很多强者的神兵甚至已经都隐隐成型,这些炼器师甚至脱离了器胚,低层次的炼器师炼器利用器胚,而到了一定的炼器境界,就必须要脱离器胚了。

    “炼神兵,得九仙钟显灵,需借符纹之势炼制,需引九仙钟之灵于器中。”虚空中有强者开口说道,提醒下方诸位炼器天骄,不要只是埋头炼器,此次在九仙钟前炼制神兵,更为真正取得九仙钟内的奥秘,否则,若是只单纯的炼制神兵,又何须来此,在宗门中炼制岂不更好。

    烈焰升腾,各种绚丽之火燃烧得更加的旺盛了起来,璀璨的光华洒遍这片虚空,远处的诸人尽皆惊叹。

    “姜堰、車袁果然厉害,他们炼制的神兵,恐怕都快接近仙阶神兵层次了吧。”诸人看着他们炼器,开口道。

    “还有其它姜氏一脉以及奇门仙府的人,战天仙府、万圣书院以及九岳仙院,也都来了炼器天骄人物,都很厉害。”人群目光望向其他人,这些人炼器之能都是凡,非常可怕。

    各种炼器绚丽奇景一幕接着一幕,然而秦问天却无暇关心这些,此刻的他来到了最后一座九仙钟前,安静而坐,仿佛进入忘我的状态当中,他开始沟通最后一座九仙钟的符纹,领悟其中蕴藏的奇妙规则力量。

    无尽的符纹,在秦问天眼中并非是独立存在的,它们是一个整体。

    符光璀璨,九仙钟符纹流动了起来,仿佛刻在古钟上的纹路都在蠕动着,随着符纹一起流动,随着这种规则的引动,秦问天意识进入了这座最后的九仙钟内。

    飘雪楼主依旧坐在飘雪楼上,枯坐许久,他望着前方一城之地,失魂落魄,陷入了无尽的内疚和痛苦之中。

    “你既如此执着,我炼一城伴你终老。”飘雪楼主看着满天雪花低语道:“我本浪迹天涯,追求至高无上,却要为你对我的惩罚,埋骨于此,若干年后,还有人会知道我飘雪楼主吗?”

    说罢,飘雪楼主的身体陡然间暴涨,化作远古巨人,高达万丈,通天彻地,仿佛前方一座古城,都比他这庞大身躯大不了多少。

    “琼仙,你既埋骨于此,我陪你,以身炼城。”飘雪楼主怅然道,他伸出手,任由漫天雪花飘舞,落在掌心,无比的孤寂。

    “吼!”一声怒吼,飘雪楼主的身体再度暴涨,变得更加的庞大了起来,仿佛要耸天而立。

    “琼仙,你何苦如此,惩罚你我。”飘雪楼主怒吼,身体还在暴涨,他十万丈之躯,真正头顶了天穹,他掉落的每一滴泪水,都如同河流般,他的眼泪,融入天空,化作雾气,仿佛要变成雪花,随轻风飘落而下。

    “我以我血肉之躯,炼此城。”飘雪楼主身上流转可怕符光,仿佛他的身体化身为器,神华闪耀,璀璨无边,他身躯再度暴涨,随即轰隆一声,竟化作漫天血肉,朝着下空坠落而去,每一滴血肉,都融入下方的古城之中,渗透到大地之内,符光依旧,在整个大地上闪耀。

    “去!”飘雪楼主取出九仙钟,扔入大地之上,镇守九方,他开口道:“这钟声,镇守此城,我想你之时,钟声就会响起。”

    此言一落,飘雪楼主之魂,仿佛要钻入九仙钟内,整座城池,都在颤抖,符光闪耀,每一个角落,都绽放无尽华光!

    ps:推荐朋友一本书都市好文,《级贴心高手》,有喜欢都市的朋友可以看看。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