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太古神王 > 第778章 飘雪楼主
    酒宴上的诸人似乎都现了一些异常,这些归来的天骄不仅气息波动,脸色也略显难看,其中又以姜堰以及霓凤最甚,姜堰绷着脸,那表情似一块万年寒冰,仿佛看谁都不顺眼般,一怒之下就有可能暴起杀人。

    霓凤也类似姜堰的表情,似乎被人羞辱了般,美丽的面孔都绿了,不知道的人还以为这位天骄美女被人给玷污了。

    “生了什么事情?”诸人心中想着,充满了好奇。

    “难道没有杀死那青年天问?”有人暗道。

    然而这可能性似乎极小,如此诸多强者,怎么可能杀不死区区一位天象三重的人物,即便有車袁以及慕岩帮对方,以这些人的实力应该也足够拖住两人,随后将那青年杀死了,这点诸人毫不怀疑。

    就在他们思考之时,诸人已经到了,只见他们降落在地,铁青着脸,一个个都是一言不,直接回到了酒宴上自己的位置,甚至都没有和裴天元说话,这更让诸人感觉到不同寻常。

    “裴啸。”裴天元的目光落在了裴啸的身上,这些人都是大势力的天骄,裴天元也不好直接强迫让他们开口,唯独裴啸是他的后人,询问他自然是最为合适的。

    裴啸抬起头看着裴天元,神色略有些尴尬,张了张嘴,却不知道该怎么开口,如若照实说来,这些天骄的脸面可是不好看,但面对裴天元,他也不敢说谎。

    “郡王。”裴啸微微欠身,随即开口道:“那家伙能够借助符纹战斗。”

    “借助符纹战斗?”裴天元神色一滞,裴啸虽然只说了一句话,但他立即明白其中背后的意思了,话越少,意味着生的事情可能越为乎预料,甚至裴啸都不好多言。

    “即便借助符纹战斗,诸位天骄出手,杀他依旧易如反掌吧。”却见此时有个不识时务的人开口问了声,使得霓凤冷漠的扫了一眼过去,随后她开口道:“也没什么不好说的,那人符纹造诣很深,他虽然实力不怎样,但却狡诈,引我们到九仙钟前,随后借助九仙钟周围无尽的符纹力量凝聚强横攻击,我们无法杀死他。”

    此言一出,顿时诸人豁然,看到霓凤身上气息波动,受到了不小创伤,甚至她衣服都换了一套,人群隐隐明白了什么。

    何止是没有办法杀死对方,恐怕,这些天骄人物,都是吃了亏呢,否则的话,不会这般狼狈而归。

    这倒是有趣了,一个个天骄人物杀过去,铩羽而归便也算了,恐怕还被别人虐了一顿。

    这事霓凤她也没有隐瞒,当时的战斗无数人见证着,恐怕很快就会传遍飘雪城,藏都藏不住,酒宴上的人很快就会知道,还不如先透露些,不至于太丢脸。

    “郡王,来,喝酒。”只见一人开口道,似乎缓和僵硬的气氛,裴天元立即明白,笑道:“诸位,来喝一杯,今日宴席,诸位要尽兴。”

    人群纷纷举杯,和郡王裴天元共饮,话虽如此说,但接下来的酒宴却显得很沉闷,更不用谈尽兴了,那些天骄一点兴致都没有,只是应付了一些时间便告辞离去,他们回来也只是给郡王裴天元面子,在这里,他们很不舒服。

    这笔仇,一定要找那家伙算。

    裴雨倒是比较开心,没想到天问竟然这么厉害,她当然也猜得出来,这些人在天问手上吃亏了。

    酒宴匆匆结束,诸人6续告辞,很快这酒宴上便只剩下了寥寥数人。

    江陵郡郡王裴天元、云楼楼主季空,飘雪城城主,还有几位裴家人以及他们的属下。

    只见裴天元端起酒杯,轻抿一口,随即抬头看着裴啸道:“将事情的经过仔细说说。”

    “恩。”裴啸点了点头,随后将整件事情的经过复述了出来,听得裴天元时而眉头皱起,时而目露锋芒。

    待得裴啸说完,裴天元沉吟片刻,随即摇头道:“看走眼了,难怪車袁会和此子如此亲近,原来是因为九仙钟,没想到对九仙钟感悟最深的人,被我们给最先得罪了,而且还和这些大势力的人结下了仇,倒是令人郁闷的事情。”

    这次云州大地各方强者来飘雪城,无疑是为了九仙钟的秘密,但秦问天似乎是目前为止敲响钟声最厉害的人,却在酒宴上连番遭遇羞辱,告辞而去,还真是一件好笑的事情,恐怕这件事一传开,他裴天元都要遭到飘雪城不少人的非议了。

    不过,裴天元何等人物,倒也不会在乎这些。

    “郡王,既然知道天问在神纹上造诣极深,有可能解开九仙钟奥秘,不如我们现在和他交好吧。”裴雨插嘴说道,裴天元目光看了她一眼,随即笑了笑:“天真,修行到天象境界,虽然对我而言不过蝼蚁般的修为,但也不是傻子,你现在结交,对方最多和你虚与委蛇而已,心中怕是早已怀恨。”

    “更何况,即便他造诣很深又能如何,修为依旧弱小,为了他就去得罪那些云州大地大势力天骄?裴雨,你真是天真,即使退一万步,他真的解开九仙钟的奥秘,拥有那般天赋,但又能怎样,秘密是他解开的,难道好处就是他的?”

    裴天元看着裴雨说道,使得裴雨神色一阵苍白,裴天元的话,让她感到了一阵寒意。

    “裴啸,继续和那些人保持好关系,裴雨,你也去吧,你还太嫩了。”裴天元说道,裴雨点了点头,随后告辞离开,似乎走得有些匆忙。

    “郡王,既然你告诉裴雨这些,怎么又让她离开?”裴啸问道。

    裴天元看着裴啸,没有说话,旁边的季空却笑了起来,道:“裴啸,郡王刻意如此的,裴雨是郡王府的人,她和車袁、慕岩以及天问他们保持好良好关系,真诚相待,而你和姜堰等人保持关系,难道不好吗?无论郡王是什么立场,至少他不用主动去针对谁,让他们自己斗就是。”

    裴啸恍然,随即恭敬道:“多谢季楼主指点。”

    “好好学着。”季空拍了拍裴啸的肩膀,随即站起身来,也告辞离开了,这场宴请算是比较失败,但裴天元也不在意。

    接下来的时日,秦问天和诸天骄战斗的事情果然传开来,顿时天问的名声变得响亮了,不少人都纷纷知道,那每日在九仙钟前盘膝而坐参悟九仙钟的青年,并非是不能沟通九仙钟,而是在进行深层次的领悟。

    至于姜堰,他每次出现,诸人看他的眼神都似乎有些异样,让姜堰感觉极不舒服,有种奔溃的感觉。

    同时随着时间的过去,更多的强者降临飘雪城了,真正风云际会,强者如云,这些强者纷纷前往九仙钟前,参悟这仙钟。

    甚至,云州大地上很多大势力的强者都到了,在九仙钟旁,时常能够见到仙台境界的强者,身上带着仙人光环,让人仰望。

    九仙钟周围,仙台强者人物,随处可见。

    飘雪城突然间飘起了雪花,这雪花并不寒冷,在风中舞动,不断飘落而下,落在地上又很快融化掉来,只存在于世间刹那。

    飘雪城飘雪,景色更美了,一座九仙钟旁,只见裴雨穿着白衣长裙,她伸出手,任由雪花飘落在掌心,美眸望着天空,喃喃低语:“每一叶飘落而下的雪花,都是‘你’的眼泪吗?”

    裴雨口中的‘你’自然是指飘雪楼主,那传说中,飘雪楼主将身体血肉铸城,将魂魄融入九仙钟,钟声响起,是他想念琼仙之时,雪花飘落,那是他的眼泪。

    “你也太痴了吧。”車袁走到裴雨的身边笑着到,他虽然也相信这传说,但却不信这雪花是飘雪楼主的眼泪。

    裴雨看着車袁露出甜美笑容,道:“什么都有可能的,九仙钟的秘密还未解,天问他说自己已经看到过了飘雪楼主,还有什么不可能的呢。”

    “那家伙是变态,我虽然也能沟通九仙钟,取得一缕联系,将九仙钟奏响也能做到,但从来没有看到过九仙钟里面的场景,这家伙竟然说他看到飘雪楼主,简直不可思议,他在这方面的造诣究竟有多厉害。”

    車袁撇了撇嘴,看着那一方向的秦问天,这已经是秦问天他参悟的第五座九仙钟了,他要将九座九仙钟全部参悟透彻,这样才有机会解开九仙钟的奥秘。

    此时的秦问天坐在九仙钟前,他的意识却仿佛沉入到了九仙钟内,或者说是一片场景当中。

    在这片场景里面,雪花不断洒落而下,在一座唯美的巨型堡垒,一道庞大无比的身影安静的坐在那,这身影高达万丈,仿佛能够头顶天,脚踏地,简直可怕。

    但这恐怕巨人,却只是体型庞大而已,他的相貌英俊,神色柔和,他的眼睛望向远方,似乎带着依恋,他伸着手掌,任由雪花飘落掌心,在掌心中融化掉,他却感受不到这股寒冷,只是一直这么坐着,仿佛要枯坐此生,历经无数岁月!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