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太古神王 > 第773章 助兴
    “車袁称他为天问,这名字,确实没有听说过。”

    “他的修为我已经看穿,天象三重境界,不错,至少在我们当中,算不得垫底的存在。”

    “此人之前观悟九仙钟,一直坐在原地不动,多日不曾有半点动静,却枯坐在那浪费时间,我都有些佩服他。”

    “哈哈,我都有些好奇了,車袁,你这天问兄,是何方神圣?”周行山对着車袁开口问道:“你让女人坐在身边我倒是可以理解,但他一个男人,若是没有什么身份背景,有何资格出现在那位置,还让郡王使得裴啸起身让位。”

    “我为何要告诉你们?”車袁目光一寒,扫过诸人:“一群自以为是的家伙,你们以后或许会有机会认识。”

    秦问天是何人?他倒是有些期待,若是秦问天完全沟通了九仙钟,或者如那一日般秦问天不掩饰的话,这些人恐怕会立即知道秦问天是谁了吧,也不至于如同此刻这样,拿秦问天作为突破口,出言不逊。

    “以后,我倒是没什么兴趣。”周行山淡淡的说了声,而霓凤冰冷的目光更是直刺秦问天,道:“以后?她敢言语对我羞辱,今日不跪下道歉,恐怕活不到以后了。”

    裴雨的脸色微变,冷冷的道:“你先出言侮辱我们就不算吗,今日是郡王设宴,你的行为未免太不可理喻了些。”

    “是吗,你要我给你道歉也行,只要你能胜我。”霓凤冷笑一声:“至于今日虽是郡王设宴,但我七剑宗弟子,也无法忍受这等侮辱,他不跪下道歉也无妨,我直接挑战他就是,想必郡王不会干涉吧。”

    “诸位都消消火气。”郡王裴天元见霓凤看来笑着道:“都远来是客,何须如此。”

    说罢他的目光看着秦问天道:“这位年轻人应该也是哪一势力的俊杰吧,不如介绍一番,也好缓解一下,诸位可各退一步。”

    “修行不佳,不敢报师门。”秦问天淡淡的回应道。

    裴天元眼神一闪,随即笑道:“莫非是出自哪一家族?”

    “抱歉了。”秦问天对着郡王点头,依旧没有言语,裴天元没有继续多问什么,却听战天仙府的周行山笑着道:“是师门太弱,还是根本没有师门呢,身为男人,何必藏着掖着,未免让人看不起。”

    “无可奉告。”秦问天语气也冷了几分,这些云州大地的大势力弟子一个个傲然无礼的很,当然,或许也只是对他如此,或许是因为这些人自诩身份非凡吧。

    “郡王,你也看到了吧。”霓凤此时再次开口,郡王裴天元笑道:“既然小兄弟不愿化解,想必是能够应对,我便不去干涉了,诸位的恩怨,自行解决,裴某恐怕也没干涉的资格。”

    霓凤听到此言冷傲的面孔闪过一抹冰冷的笑,她的眼神射出利剑,扑向秦问天,道:“你求我的话,也许有机会活命。”

    秦问天冷漠的扫了霓凤一眼,并未理会,車袁则是冷笑道:“你怎么不找我挑战,而是找天问兄呢?”

    霓凤冷傲的眼眸中山国一道寒光,盯着車袁,旁边又有一人开口道:“霓凤,你好歹是七剑宗之人,修为不凡,你若要邀战,找車袁便是,找一天象三重境的强者算什么,难道不觉丢七剑宗的脸面?”

    “可笑她还在自鸣得意呢。”車袁也笑了下,脸上的线条却无不带着讽刺的意味,随后他看向说话之人,对着秦问天道:“鬼刀慕岩,我的好朋友。”

    “慕岩,这是天问兄。”車袁又看向那说话之人。

    慕岩穿着一件非常朴实简单的白衣长袍,坐在不起眼的位置,甚至他整个人都显得不怎么起眼,刚开始并没有人注意到他的存在,显然很多人并不认识此人。

    但車袁的话音一落,顿时不少人深吸口气,目光凝视那说话之人,只见鬼刀慕岩的脸上挂着玩世不恭的浅笑,似有几分玩味之意,他的嘴角微微有着一缕弧度,给人轻佻之意。

    鬼刀慕岩,他并非是云州大地的级大势力弟子,但他的存在却无人能够忽略。

    慕岩的师尊乃是真正的刀法大师、鬼才,实力恐怖,乃是云州大地上那些强者都敬畏的人物,他的师尊有一特性,刀不出鞘,出鞘必见血,不是他人的血,就是他自己的血。

    因此慕岩的师尊有死亡刀客之称,死亡刀客一生只有一个弟子,就是鬼刀慕岩,慕岩完全继承了他师尊的特性,要么不拔刀,拔刀必见血,因此在年青一代,鬼刀慕岩是少有人敢招惹的存在,不敢让他拔刀,他一拔刀,就没有转圜的余地了。

    “鬼刀慕岩竟然也来了。”诸人目露锋芒,有些惊诧,这家伙没有自报姓名,见过他的人也不多,因此坐在人群中竟无人认识,只是听说过他的名声,据说鬼刀慕岩和車袁的关系颇为不错,他请車袁为他炼制过不少柄刀,都被他收藏在身。

    慕岩和秦问天相视一笑,对着对方点头示意。

    “鬼刀慕岩,早就听说过你,传闻你的刀很快,快到刀略过脖子的时候,头和身体分离,人却还是活着的。”书路遥看向鬼刀,眼神中透着一缕淡淡的寒意,这鬼刀慕岩半路杀出,讽刺霓凤,可是打搅到了他们。

    虽然鬼刀慕岩名气很大,然而他书路遥也是万圣书院弟子,又岂能弱了威势。

    “还好,你想见识一下吗?”慕岩豁然间抬起头来,朝着书路遥看了一眼,嘴角勾勒起一抹别样的弧度,使得书路遥望着他,手掌微微用力,这慕岩,已经是在对他出挑衅了。

    “会有机会的,不过现在的事情和你无关,有些不长眼的人说错了话,我们还是先教训教训他,教会他怎么做人。”书路遥终究还是巧妙的避开了慕岩的挑衅,将矛头指向了秦问天。

    “看来你和七剑宗的人也没什么区别,丢万圣书院的脸。”慕岩淡淡一笑,再度讽刺一声。

    “有些人说错了话,自然该教训,我们聊天有冲突,属正常,但是他,有什么资格插嘴?”姜堰手指毫不客气的指着秦问天,质问道。

    “这话我倒是同意,是该教训,教训之后,再谈谈你们间的事情。”战天仙府周行山一副看热闹的姿态,唯恐不乱。

    秦问天目光一一扫过诸人,他即便脾气再好,被这些人一个个如此蔑视,心中也是窝着火焰。

    只见他神色一扫这些人,随即开口道:“万圣书院、七剑宗、战天仙府,姜氏一脉,都很强?”

    他的话音落下,顿时诸人纷纷望向秦问天,眼中中闪过讽刺之意。

    这些势力,都是属于云州大地的顶尖势力,当然很强。

    “你在说废话吗?”姜堰冷笑道。

    “恃强凌弱这方面很强吧,車袁和慕岩你们一个个不敢挑衅决战,一直揪着我不放,真是让我大开眼界啊,我还听说前段时日你们姜氏一脉也是这样欺辱弱者,结果被人当众打脸,杀了你们姜氏一脉的弟子姜狂,于是请动云楼布通缉令,难道这件事你们姜氏一脉不公布就以为云州大地的人都不知道吗?你知不知道外界的人都在笑话你们姜氏一脉,你们还在这作威作福呢,也不怕他人笑话。”

    秦问天的话语直接刺痛到了姜氏一脉的痛处,只见姜堰的脸色铁青了起来,瞬间难看至极。

    “你找死吗?”姜堰冰冷道。

    “恼羞成怒?”秦问天讽刺一声,指向对面的人:“你们一个个自命不凡,出言羞辱于我,仿佛在你们面前我就是蝼蚁的存在,你们是多么的高傲高高在上,被你们羞辱我连反击的资格都没有。”

    秦问天说话的同时,眼睛如同利剑般扫过,看向那些羞辱他的人道:“你们倒也说的没错,我修为不高,只有天象三重境界,不像你们来自云州大地的大势力,然而,你们真的很强吗,你们身边也有不少修为和我相仿的人,让他们站出来战斗一番,我一人可以应付你们所有势力的人加起来,信吗?”

    诸人都诧异的看着秦问天,这家伙不说出则以,一开口便让满座皆惊,都看着他露出有趣的神色,疯了吧,这么多大势力弟子,即便是同境界,他一个人能应付几人?竟敢这么出言不逊。

    “真是鼠目寸光,自以为是。”姜堰沉着脸道。

    “这人是要一个人打我们的脸呢,诸位说该如何办?”七剑宗的霓凤冷傲开口。

    “真是有趣啊,在郡王的酒宴上,也能听到这样的笑话。”万圣书院的书路遥目光盯着秦问天,讽刺一声。

    战天仙府的周行山更是露出不屑一顾的神情,他扫了一眼站在自己身后的不少战仙宫的人,笑着道:“杀他没有压力吧?”

    “没问题。”身后有几人轻轻的点头,随即周行山看向裴天元,笑着道:“郡王,既然此人这么有自信,不如我们就在酒宴上看一场对决,为这场酒宴助助兴。”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