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太古神王 > 第760章 要人
    秦问天此言一出,诸人尽是心头微颤。

    云州大地的圣地姜氏一脉来人,城主府设宴款待,如今,此青年竟敢当众威胁城主府,他们活腻了吗?

    在场的诸位,包括姜氏一脉的强者,都认真的打量着秦问天,手握仙兵,践踏仙梭,双眸深邃,气势非凡,被威胁的城主府之人,包括步烟雨以及邪狮,都没有立即回应,而是在观察秦问天。

    仙域能人太多,即便你实力比对方强大很多,但也不也要看清楚对方有没有背景,是不是你能够动的,否则一念之差,就可能遭来杀生之祸,甚至是灭族之灾,这绝非是妄言,譬如无忧城城主府敢在城中抓人,无疑是因为他们的强大,但是他们抓人也要看人抓,有大势力背景的人不动。

    秦青,是秦家的一个女子,没有大背景,他们才敢直接抓过来。

    在仙域,有些猖狂却又不长眼的人,常常自以为是欺负一些弱者,而遭到灭顶之灾,这种事情屡见不鲜。

    包括姜氏一脉的老祖宗姜潮,在开创姜氏一脉的时候是何等的强大,仙帝都有求于他,但最后还不是陨灭当场,虽然临死前的反扑也将对方杀死,让姜氏一脉免去了灭族的祸端,但从此以后,姜氏一脉却连续遭遇打击,一落千丈,从此大不如前。

    赵语嫣、邪羽、寒洛都望着秦问天,心中生出不同念头,他们都在猜想,当初这在摘仙居夺取天魔甲骨的人,究竟是什么人物?

    至于秦青,她的美眸一直望着秦问天,眼睛微红,娇弱的身躯轻微的颤动着,心中喊道:“秦大哥。”

    秦青断然没有想到秦大哥竟然这么厉害,而且为了直接杀来了城主府,狂言威胁诸强者。

    步烟雨盯着秦问天,开口问道:“你是哪个势力之人,竟敢如此不敬。”

    步烟雨毕竟是一方城主,被一名弱者威胁,自然当有身为城主的气势,然而她却也不敢直接对秦问天下手,没有摸清楚秦问天的底细,她还是有些忌惮的,一名天象二重境界的人拥有两件仙兵,这本身就已经印证了一些事情,如若说秦问天背后没有仙台境的强者,谁会相信?

    秦问天只是淡淡的扫了一眼步烟雨,随即他的目光落在秦青身上,道:“秦青,谁抓你来的?”

    秦青目光微凝,低声道:“秦大哥。”

    “谁。”秦问天又问。

    秦青目光在人群中搜索,随即她的眼睛看向后方的一位城主府的强者,指着那人道:“是他。”

    秦问天目光豁然间转过,望向那当日前去秦家击伤秦木,带走秦青的人。

    “嘭!”星光爆,只是一刹那间,秦问天身上爆出骇人威势,轰隆一声巨响声传出,他的身体直接朝着那人直奔而去,只见秦问天掌中符光滔天,恐怖至极,一只骇人的大掌印爆而出,只手遮天,瞬间降临那人面前。

    那强者乃是天象五重人物,在秦问天暴起的刹那,他的身体就直接往后退去,那大掌印的度太快了,带着骇人的镇压力量,辗压而下,蕴藏滔天威能,镇天仙魔决,修行到强大地步镇杀仙魔,仙魔炼体之术,肉身如仙魔,两者同时爆,镇压之力何等恐怖。

    轰隆一声巨响,那人猝不及防之下,直接被镇得口吐鲜血,他的脸色大变,却见一道飞梭瞬间飞过,噗呲一声轻响,鲜血流出,直接他的头颅以及身体直接分离,当场惨死,被秦问天强势诛灭。

    这突如其来的一幕更是让诸人目露锋芒,好狂妄的家伙,竟在这样的场合当众杀人。

    无忧城城主步烟雨以及她的丈夫邪狮都是仙台境的强者,完全有能力阻止秦问天,但是他们没有,似乎就是为了观察清楚此子究竟是何方神圣,他们从秦问天身上看到了骇人的攻伐手段,那绝对是仙阶攻伐神通手段。

    “这身上流转的符光,隐隐让肉身都释放着凌厉威压,恐怕是极为强横的炼体手段,他的手掌也充满了符光,无坚不摧,仿佛血肉之躯变得无比的神奇,拥有骇人的神威,这必是修行了极强大的功法。”

    到目前为止,秦问天表露出来的一切,尽皆非凡,此时的步烟雨,以及有九分认为,秦问天来自强大势力。

    不仅是步烟雨,其他人也如此认为。

    “圣地姜氏一脉强者来此,竟有人来城主府闹事撒野,步城主,你好歹说句话吧。”此时有一道声音传出,说话之人乃是金甲宗的大长老,赵语嫣的师尊,他当然认识秦问天,当秦问天出现在这的时候他的心便颤了颤,当初他仙念庇护赵语嫣对秦问天试压,随后白无涯透过仙念直接进入他的本尊脑海当中,轻易能够将他毁灭,他怎会不明白秦问天可能拥有极为可怕的背景。

    这时候,如若城主府对付秦问天,那么,这城主府恐怕会被夷为平地,金甲宗的大长老,可谓不安好心。

    “母亲,当初正是此人参加摘仙居夺了天魔甲骨,金甲宗大长老的仙念在当时出现过,他认得此人,后来出现了一位神秘白衣人,一个滚字,让这老家伙的仙念消失了。”邪羽虽然本性偏邪,但看到秦问天这般强势而来,金甲宗大长老言语挑拨,怎会不知道对方的用心险恶。

    步烟雨凝视着秦问天,更加确定了自己的想法,看来金甲宗大长老很可能知道些什么,那么这样一想的话,眼前的神秘青年,可能来此外面的级势力,他城主府得罪不起的势力。

    “阁下,你究竟是何人,来我城主府闹事。”步烟雨盯着秦问天继续开口,秦问天依旧没有理会,只是冷冷的扫了她一眼,目光便望向姜狂,开口道:“姜氏一脉来此,我不该前来打搅,然而我妹妹被城主府强行带来,我只能前来将她领回去,姜氏一脉可否给秦某一个薄面?”

    秦问天之所以如此强势而来,便是为了造成一种假象,他拥有极强背景的假象。

    在这仙域,柔弱强势,恃强凌弱屡见不鲜,只有当他人认为你有着强横背景,才不敢动你,而且,他身上拥有仙兵,又有仙法,攻伐可怕,轻易就能给人造成错觉。

    当然,这也是不得已而为之,他要救秦青,就只能这么做,别无他法。

    “当然没问题。”一直沉默的姜狂始终在观察着秦问天,既知道他们的身份,还敢这般放肆,他倒也想知道此人是何方人物。

    “只是,你至少要先告诉我,你是谁?否则,有何资格问我要人。”

    姜狂口中的‘你是谁’三个字,可不仅仅是询问秦问天的姓名那么简单。

    笑话,一个天象二重境界的强者,难道凭借强横的战斗力,杀一个人,就从他姜狂身边将人带走?

    那样的话,姜氏一脉未免太没有分量了。

    无论秦问天是谁,即便他有强横背景,想要带人走,仅仅凭借眼前秦问天所做的,可远远不够。

    空间又是一阵沉默,有姜狂来主持大局,城主府的人当然不会再去插手,他们本就希望如此,这样他们城主府就能完全撇开,不得罪任何一方。

    一切,都由姜氏一脉支撑着,如若这狂妄的青年没有更强的底细,恐怕不仅无法在姜氏一脉的人面前带走秦青,他自己能否离开,都是个问题。

    “你这是不肯放人吗?”秦问天神色一冷,心中却也在暗中思忖。

    这姜狂毕竟是姜氏一脉出来的人,又岂是那么容易让他带人走的,如若说城主府对自己强势的表现会有一缕忌惮,姜氏一脉却不一定会,他们在整个云州大地上都能称得上是顶级势力。

    如若秦青没有被关注到还好些,然而,秦青正巧被姜狂注意到了。

    “那就要看你有没有资格让我放人了。”姜狂的眼神中闪过一抹锐利之光,他的眼睛凝视着秦问天,他刚入城主府酒宴,就有人前来闹事,他很想看看,秦问天究竟有几分底气。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