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太古神王 > 第646章 圣皇现
    仙武界招人,对于皇极圣宗而言并不是什么秘密,皇极圣宗的高层都是知道的,而且他们的宗主也默认了仙武界的存在。

    然而,今日,仙武界来到皇极圣宗内对他们要对付的秦问天出邀请,这无疑是让皇极圣宗难堪了。

    一尊尊身影降临而来,他们皆为皇极圣宗的强者,身上弥漫而出的气息尽皆级可怕,让人隐有窒息之感。

    “我皇极圣宗的事情,何时需要劳驾到诸位来管了。”只见一尊身影漫步而出,赫然乃是那季姓强者,他眼神锐利,扫过眼前诸人,他也没有料到,今日竟会有这么多强者降临他皇极圣宗。

    “你皇极圣宗之事?秦问天已经退出仗剑宗,他和皇极圣宗没有任何关系,而且,他如今可是药皇谷的女婿,你们给他扣上莫须有的罪名,扬言要诛杀他,你说我要不要管?”药皇胡须飘动,扫向季姓强者。

    “只要秦问天点点头,就不再是你皇极圣宗的事情,而是我仙武界的事情了。”武牧笑了下,意思不言而喻,只要秦问天点头,就是仙武界之人,仙武界将直接插手此事,那时,皇极圣宗恐怕都留不住他了。

    “先不要答应这家伙,想要乘火打劫,岂有此理。”药皇对着秦问天传音说道,使得秦问天一阵愕然,看药皇的架势,他似乎底气十足,这皇极圣域最为神秘的强者药皇谷药皇,皇极圣域炼丹界第一人,恐怕也有不为人知的秘密吧,传闻药皇活了无尽岁月,每次传出他大限将至快要老死的时候却现他又活了。

    “诸位想要如何?”季姓强者冰冷问道,他皇极圣宗从未有过这等事情,杀一个天罡境的后辈,竟闹出如此大的动静,不仅天下皆知,如今,药皇老家伙和仙武界的强者前来保他。

    “是你皇极圣宗想要如何?”药皇吹动着胡须,冷淡的开口。

    季姓强者神色闪烁不定,今日之事,已出了他的掌控范畴,恐怕如今这事,他都难以做得了住了。

    药皇对他而言,都是属于前辈人物,在他很小的时候,药皇就已经是药皇。

    而仙武界,他隐隐知道这同样是一股可怕势力,降临皇极圣域抢夺妖孽人物,十年一次,因为他们要的人不多,而且是自愿原则,因此皇极圣宗也从不干涉,但其真正的原因,恐怕还是仙武界背后的势力,仙人势力,皇极圣宗,不敢妄动。

    “老家伙,多少年不见了,还是这脾气。”就在这时,皇极圣宗深处,似有一股然气息弥漫而来。

    这一刹那,皇极圣宗寂静无声,皆都望向那方向,目光中隐隐有着一抹朝圣之意。

    “皇极圣宗的宗主么。”秦问天抬头,望向远方,那股气息平和安宁,仿佛已然于俗世之外。

    “连宗主,都称药皇为老家伙,这药皇,到底是有多老?”许多人心中暗暗感叹。

    “别被吓到,也许只是一缕仙念而已,他的本尊根本不在皇极圣宗。”药皇的声音又一次响起在秦问天脑海中,使得秦问天一阵愕然。

    皇极圣宗的宗主何等人物,传说中的仙,他的本尊又岂会天天待在宗门之内?有可能都不在皇极圣域吧。

    “呵呵,你的子孙后代都敢这么在我面前这么猖狂了。”药皇似笑非笑的说道。

    “倚老卖老。”那声音再度传来,随即又对着武牧道:“武牧,看来这一届仙武界界主是你了,从我皇极圣域走出,能有此成就,将来有可能踏足我这层次,恭喜你。”

    “多谢前辈教诲。”武牧恭敬说道,对着远处微微欠身,执晚辈之礼,在对方面前,他本也就是后生晚辈。

    武牧虽然恭敬,但在他的眼中,并没有如同其他人一样,露出那种朝圣之意,想必武牧在外,也见过一些仙人吧。

    仙武界背后的势力,毋庸置疑一定是有仙的。

    “药皇、武牧,你们也别和这些后生晚辈瞎掺乎了,这些事情,我也懒得管,就按照皇极圣域的规矩来吧,天罡境后辈的事情,天象人物不得插手,他们自行解决,你们,可听到。”那声音陡然间透着一股威严之意,使得诸人心头一凛。

    不愧是圣皇,对圣皇而言,这些事情,根本就不是什么事,圣皇已经为仙,脱这一层次,即便在皇极圣宗,他已经不知道有多久未曾出现过了,没想到今日竟然现身,看来药皇和这武牧的面子够大。

    “是,圣皇。”皇极圣宗的诸人皆都躬身,没有人敢反驳圣皇的话,那是皇极圣宗绝对的信仰,至高无上,他的话,就是旨意。

    天象人物不插手,那就是让宰秋、夏圣、秦问天他们自行解决了。

    宰秋的眼中闪过一道冰冷的神色,望向秦问天的目光像是看着死人般,圣皇开口,天下莫敢不从,虽说这已经是给了药皇以及仙武界面子,然而天象人物不插手,秦问天拿什么和他们斗?

    秦问天虽在皇极圣域极富盛名,但战斗力,仅他一人,就不会惧秦问天分毫。

    自行解决,杀秦问天没有任何悬念。

    “圣皇就是圣皇,然物外,话语中既显示出他的气魄,却又不会改变结局。”宰秋心中想着,他虽为宰之姓氏,然而却是圣皇隔了许多代的后人,甚至都未曾见到过圣皇本尊,圣皇早已经脱了皇极圣域的世俗界,他曾经统御天下之时,追求极致武道,对武道以及后辈的要求苛刻,这才能够号令皇极圣域。

    他宰秋,宰之姓氏,圣皇后人,如若败给秦问天,那是丢圣皇的脸,恐怕他战死,圣皇都不会有半点的怜悯,只会认为他无能。

    药皇和仙武界界主皱了皱眉,望了秦问天一眼,相互间都不插手的话,秦问天虽天赋卓绝,然而比之皇极圣宗的天罡境顶级强者,似乎底蕴略浅了些。

    莫倾城拉着秦问天的手,有些担心的看了秦问天一眼,圣皇的话,似乎有些对秦问天不利。

    然而却见此时,秦问天目光望向远方,淡然说道:“圣皇号令天下,一言为天下法,既让我等自行解决,晚辈自当从命,那么今日,不论对错,只论恩怨。”

    “对错在心。”一道平淡的声音传来,一句对错在心,好似大道至理。

    宰秋错了吗?他的师弟孙靖,因为曲歌和秦问天没有相救而死,因此他怀恨与心,先斩后奏,为的是他的兄弟情,在他心中,他就是对的,哪怕是所有人都说他错了,他自己依旧认为是对的。

    但对秦问天而言,他为何要救孙靖而舍梵妙玉?

    不论对错,只论恩怨。

    秦问天并未去看宰秋,他的目光,望向了大商皇朝一脉弟子商荔。

    曲歌的死,她要负责。

    “我虽和大商皇朝一脉有恩怨,商瞳当年杀我,我凭借实力将他诛杀,堂堂正正,你们恨我,可光明正大的来杀我,然而,从我踏入皇极圣宗那一刻你,你便想要羞辱于我,在秘境当中,你将危机引向梵妙玉,却反污蔑曲歌与我,导致曲歌陨落,你不死,曲歌不能瞑目。”

    秦问天缓步走出,手中出现一柄长戟,斜握在手,秦问天一步步往商荔走出。

    这一刻,商荔望着秦问天那双冷漠的眼眸,忍不住心头颤动着。

    这些人中唯一见过秦问天如今真正实力的人,唯有她商荔,她曾亲眼目睹秦问天和墓中仙战斗,而且,他在墓中仙的追杀下,活着走出了仙宫。

    “你不是曾讽刺于我吗,那么现在,滚出来吧。”秦问天长戟所向,锋芒毕露。

    商荔感觉浑身寒冷,目光望向左右,只见宰秋目光看着她,道:“去吧,既然他不肯认罪,我皇极圣宗也不仗势压人,商荔,你去将他诛杀。”

    商荔并没有对宰秋说过秦问天上次和墓中仙交手的事情,她欺骗宰秋他们说秦问天以及曲歌引墓中仙到她身前,自然会隐瞒一些事情。

    “不……”商荔摇头,脸色难看,她的话音落下,顿时一道道冰冷的眼眸落在她的身上,皆为皇极圣宗的强者。

    怯战?

    商荔身为他们皇极圣宗的人,面对秦问天竟然怯战?今日圣皇亲自观战,何等盛景,商荔她即便战死,都不能胆怯。

    “商荔。”有大商皇朝的长辈人物冷冷开口,顿时商荔脸色越苍白。

    “商荔。”秦问天喊道,商荔望着他的眼睛,只听秦问天目光凝视于她,冷冷开口:“像你这等卑劣无能之辈,活着,也是耻辱。”

    他的话音落下,商荔看到秦问天的身体朝着他冲出,长戟刺出,不可抵挡,这一戟,仿佛能够洞穿一切,商荔释放狂暴气息,想要抵抗,却现长戟已经直接刺入了自己的心脏,她低头,看着插入心脏的长戟,露出痛苦的神色。

    “跪下。”一声爆喝声传出,商荔只感觉插入心脏的长戟有一股恐怖巨力压了下去,商荔跪下,面如死灰。

    周围的人看着跪下的商荔,心头皆都颤了下,睡梦真意,商荔陷入了梦境当中,她的心脏部位没有长戟,秦问天依旧站在原地,但他一声爆喝,让商荔下跪,这一幕,使得皇极圣宗的人皆都脸色难看,宰秋都露出羞愤的神色,看向商荔的眼睛透着杀机。

    无能,真是无能,未战而胆怯,心志不坚,被秦问天睡梦真意所入侵,沉浸于其中无法自拔。

    这一次,秦问天真的动了,商荔心头猛烈一颤,眼神中恢复了一缕清明,但已经晚了,秦问天的长戟,直接刺入了她的眉心,皇极圣宗的人没有插手,圣皇命令,谁敢违抗,况且商荔的表现,让他们真的很失望,太无能了!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