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太古神王 > 第642章 何谓绝代霸主
    曲歌死了,被宰秋定下罪名,以雷霆手段当场格杀,参与之人,只有皇极圣域领袖一脉的天罡顶级强者。

    梵妙玉惊骇欲绝的看着前方的一幕,只感觉血液都凝固了,浑身冰凉一片,曲歌的剑滴着血,那是一位皇极圣宗领袖一脉强者的鲜血,他斩断了一人的手臂,但此刻他的心脏部位是宰秋的手掌印在那,生机瞬间枯萎,夏圣的拳头在他身后,震碎了他的五脏六腑,还有一柄长枪刺入了他的眉心,死状惨烈。

    梵妙玉大口的喘息着,她做梦都没有想到,宰秋等人竟敢真的当场格杀曲歌,在他喊出姓氏为宰的霸道话音之后就一齐朝着曲歌出手了,以雷霆手段围攻,不允许任何变故生,宰秋要先斩后奏,只有这样才能为孙靖复仇,事实上孙靖的死也并非曲歌所愿,当时他和秦问天只能选择救一人,他们都选择了梵妙玉。

    就因为他们选择了救梵妙玉,于是有了眼前的惨烈一幕,可想而知此刻梵妙玉的心情,她从没有想过圣地皇极圣宗会如此的残酷、如此的冷血。

    司寇的心脏也剧烈的颤动着,盯着曲歌的惨死,他的眼睛赤红,深吸口气,尽量平复心境,他的性格注定他更能隐忍,他一直认为人心叵测,因此之前提醒曲歌注意,曲歌没有太在意,司寇其实也在想宰秋他们应该没这么狠,但是他还是低估了宰秋杀曲歌的决心。

    司寇甚至敢肯定宰秋一定没有禀明上面,而是先斩后奏的,否则杀一位仗剑宗一脉天骄,上面绝不会允许以这样爆裂激进的姿态,这也是他都认为今天曲歌至少不会有生命危机的原因,所以也就没有太强烈的阻止曲歌。

    宰秋收回轰在曲歌心脏的手掌,曲歌的身体软软的倒了下去,躺在血泊中,仗剑宗一脉的天罡顶级天骄人物,就这么陨落于此,死不瞑目。

    这一刻前来聚会的人,无不心颤于宰秋手段的狠辣。

    “我皇极圣宗令出如山,必须尊崇,曲歌违令,且陷同门于危机当中,视为叛逆,当杀无赦。”宰秋寒冷的声音响彻于寂静的空间,梵妙玉感觉到风都是冷了,好一个叛逆,杀无赦,欲加之罪、何患无辞,他既已下杀心,任何的争辩都毫无意义,这一切,只因他姓氏为宰。

    “怎么回事?”一道略显寒冷的声音传来,显然有人现了这边的情形,6续有强者赶来了这边。

    “曲歌违背季师叔之令,以至于孙靖师弟惨死,后又陷商师妹于危机,当诛。”宰秋开口说道,听到他提及季师叔,顿时诸人沉默,6续有人来回闪烁,没过多久,有声音传来:“宰秋,季长老让你前往他的殿前,其他人先行散去。”

    “是。”宰秋身形一闪,冷冷的看了一眼曲歌的尸体,朝着远处闪烁而去,心中低语:“还有一个!”

    夏圣等人也6续离去,司寇走向前,将曲歌的尸体抱起,随即转身,踏步离去,梵妙玉跟在司寇后面,这位镇压时代的天骄人物,此刻竟显得有几分失魂落魄,到此刻都无法接受曲歌就这么被诛杀了。

    …………

    宰秋来到了季姓强者的身前,看着季姓强者冷漠的眼神,宰秋的目光竟隐隐有闪躲之意,司寇所猜测的没错,宰秋,的确是先斩后奏。

    “宰秋,你太胡闹了。”季姓强者呵斥了一声,杀一位仗剑宗一脉的天骄,这很可能引仗剑宗一脉人心不稳。

    “师叔,孙靖师弟的死,必须有人偿命。”宰秋在季姓强者面前没有隐瞒什么,他是为了孙靖报仇,至于给曲歌定下的罪名,那是为了杀曲歌,师出有名,但对于自己的师叔,师尊最要好的师弟,他却没有必要去编撰什么理由。

    “所以你独断专行,和夏圣他们直接下手,当众诛杀了曲歌?”季姓强者冷道:“负责?是不是还要有人要负责?”

    “是,还有秦问天。”宰秋开口道:“此人比曲歌更加桀骜不驯,当日就断然拒绝师叔加入我核心一脉,既然不肯归顺,那么,杀!”

    杀字落下,宰秋的身上弥漫着一缕冷冽的杀机,季姓强者盯着宰秋,使得宰秋又低下头,他看不透师叔的想法,从来都看不透。

    季姓青年看着宰秋,良久,又开口道:“此事的影响,很不好。”

    “影响?我皇极圣宗,能够统御各脉,凭借的不是什么仁义,而是能够镇压一切的力量,仗剑宗不服,大可滚出皇极圣宗,皇极圣域自有无数宗门愿取而代之,没有了皇极圣宗这道护身符,仗剑宗面对外界诸势力的虎狼之心,又能强盛多久,必然没落,我皇极圣宗与各脉之间,不过是相互利用而已。”

    宰秋抬头说道,他口中的‘我皇极圣宗’,似乎将各脉全部排出在外,在他们这些人的心中,皇极圣宗,是皇极圣宗领袖一脉的皇极圣宗,只有这一脉,才是真正的皇极圣宗。

    季姓强者又是沉默了片刻,随即叹息了一声,低声道:“秦问天,可惜了,确实是难得的天骄,这件事情,我不参与,你去安排吧。”

    “是,师叔。”宰秋心头一喜,看来,师叔这是默认了,这就是先斩后奏的效果,既然事情已经生,不可挽回,那么以师叔的性格,必然是将事情做到完美,不留后患。

    宰秋离开后,季姓强者眼中闪过道道锋芒:“秦问天,给过你机会了,既然不肯入我一脉,那么,就从皇极圣域除名吧。”

    …………

    仗剑宗一脉,宫殿前,诸人看着地上曲歌的尸体,一片悲戚。

    “曲歌。”一位老者抚摸着曲歌的脸颊,帮他闭上了无法瞑目的眼睛,这老者乃是曲歌的师尊,这一刻仿佛苍老了许多,他非常喜欢曲歌这位弟子,天赋好、性格温和、为人正派,剑如人,极为适合修剑。

    然而,他的这位优秀弟子,就此陨落,而且,是死在皇极圣宗自己人手中。

    仗剑宗一脉的领袖都到了,他在皇极圣宗是挂着副宗主之名,不仅是他,其他各脉的领袖都有副宗主之名,统御各自派系,但此刻,他这一脉的弟子,被当众杀死了,这已经相当于打脸了。

    “老宗主。”曲歌的师尊看向老者,老人是上一代仗剑宗的宗主,这些皇极圣宗仗剑宗一脉的人,都是仗剑宗来的,他们更愿意称呼老人为老宗主。

    “将事情的经过说清楚。”老人对着司寇道,司寇点了点头,将孙靖之死说出,同时,梵妙玉还说明了商姓女子做的事情,宰秋以此反诬曲歌。

    听完两人的叙述,诸人更是神色冰寒,甚至有人喊着要去皇极圣宗领袖一脉要人。

    “问天有危险。”老人淡淡的说了声,使得诸人心中一惊,没错,宰秋既然敢当众杀曲歌,那么必然也不会放过秦问天。

    “老宗主,不去要人吗?”曲歌师尊眼睛通红,问道。

    “要人,你认为他们会交人,交出宰秋?”老人此刻没有半点和秦问天说话之时的嬉笑姿态,而是极为严肃,透着一股强大的威严气息。

    “难道,他们能任意妄为,如此无礼?”曲歌师尊怒道。

    “皇极圣域,皇极圣宗为绝代霸主,而那一脉,才是真正的核心,为何?”老人问道。

    “因为实力,因为那传说中的境界。”曲歌师尊道。

    “你也知道,他们能统御一切,让我各脉称臣,不是仁义、更非道义、而是实力,何谓实力,若有朝一日我们中出了一位那一境界之人,从此,我们可独立而存在,和皇极圣宗分庭抗礼,招天下门生,万众来投。”老者盯着曲歌师尊,肃穆说道:“此言不是大逆不道,而是各脉都心知肚明的至理,没有那传说境界之人,你以为他们会在乎我们这一脉,反抗?他们甚至无需自己出动,直接命令各脉镇压,其他各脉,会很乐意的,至于少了仗剑宗,他们可以再扶持,皇极圣域的大势力,有的是。”

    老人所说之言,震得诸人哑口无言,反抗,直接镇压,少了仗剑宗,可以扶持另一个宗门势力。

    在这里,那一脉,是绝对的霸主。

    梵妙玉浑身冰凉,身体微微颤抖着,虽然这些道理他们都隐隐知道一些,但真正听到这位仗剑宗的领袖人物直言不讳的剖析说出来,依旧如同暮鼓晨钟。

    这就是向武的世界,残酷、冷漠,至于仁义、道德,你先要自己有实力,才有资格讲,否则,至强的武力可镇压一切!

    诸人似乎更加深刻的体会了皇极圣宗,皇极圣域绝代霸主的含义,老宗主当众说出,也不怕传出去,因为,这是所有人都明白的道理,他们不叛,皇极圣宗就不会无故镇压他们,仅仅因为一句话?皇极圣宗领袖一脉的强者可没那种闲情逸致。

    至于有反叛之心?皇极圣域无尽宗门,谁人不想取皇极圣宗而代之?没有宗门世家不想,但前提是,他们没有那一境界的人,可能吗?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