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太古神王 > 第四百三十九章 刑罚
    眼前一幕,出乎所有人预料,使得诸人心头大乱,即便是天雷国国主,神色也变幻了起来,目光扫向那些单膝跪地之人,眼眸中有可怕寒芒爆而出。

    此刻细细领悟,这些人背叛他,确实是合乎情理。

    天雷国,他为国主,昔日天雷世家,他这一脉,最强盛,压倒他的手足各脉,平日里他高在云端,这些人自然不敢作乱,恭敬侍奉。

    然而此刻,有人手持苍王令出现于此,对于这些人而言,无疑是一个转机,尤其是刚才他已经得罪了这手持苍王令的人的情形之下,这些臣服之人,他们在赌。

    赌这前来的苍王传人,他的狂妄,是有着强大底气的,只要赌对了,天雷国,即便臣服于苍王传承者,也没有关系,因为天雷国将被他们掌控在手。

    天雷国主一眼便看出这些跪下之人,本就是走得很近的两大派系,仅次于他这天雷国主一派的强大派系,他们的实力加起来,已经比他这国主一脉弱不了太多,如若再加上苍王传人的底牌,想必,力量就足够了。

    想必这些人,刚才一直在暗中进行交流,才决定了这次的叛变。

    天雷国主能够看出,秦问天他又如何会看不出这些人心中想法,如今的他,远非当初那么天真。

    只是,无论这些人有什么样的手段和心思,在绝对的力量面前,都不会有任何意义。

    “三息了。”秦问天平静开口,周围之人目光闪烁,心思急的转动着,内心中在挣扎着,此刻的他们,面临着一个非常艰难的抉择,这已经不再是在是否归顺苍王传人的抉择了,如若只是这一选择对他们而言太简单。

    此刻,是派系,是站队的选择。

    在最后三息,又有三人跪地,选择了阵营,其他人,依旧站在那,意味着他们始终,都坚定不移的站在天雷国主一方。

    “你们,都很好。”天雷国主声音中有一缕杀机弥漫,而那皇子殿下以及他身旁的娇媚女子此刻也笑不出来了,没想到因为苍王传人现身,导致了天雷国内部的矛盾。

    “时间,到了。”秦问天语气中透着一抹寒冷之意,这些人,已经不仅仅是简单的已经忘记自己属于苍王一脉了,而且,打算杀他,夺苍王令,永绝此路。

    “苍王令,还给阁下。”天雷国主将苍王令扔出,秦问天却没有去接,他的脚步微踏,星光爆,身影刹那间消失不见,在他从原地消失的刹那,一道雷霆直接劈在了他刚才所在的地方,真正的闪电雷霆,何等的迅猛,那雷光竟爆出炽热火光,若是击中,足以将秦问天当场灭杀。

    至于苍王令,已在雷光下毁灭,不过对于如今的秦问天而言,苍王令,已经不那么重要了,该做的事情,都差不多做完了,苍王一脉的整合,也即将初步完成。

    天雷国主突然下手,显然是打算先诛苍王传人,然后再收拾那些叛变者,但他没想到秦问天的反应如此的迅猛。

    抬起头,目光看着虚空之上的秦问天,他的眼中寒芒闪耀,好似有雷光冲入秦问天脑海之中,然而他却见秦问天身体越来越高,宗义出现在他的身后,随着他一起悬浮于虚空之中。

    “刚才那是,斗转星移?”天雷国主露出一抹思索之色。

    至于宗义倒未曾感觉到奇怪,秦问天曾让青魅仙子将大夏九大绝学带去宗家,帝天乃是秦问天的代言人,不分彼此,他自然可能修行了大夏九大绝学。

    “叛逆者,便也没有必要存在了。”秦问天身影冰凉,虚空之上,云空之上,渐渐有气息弥漫而下,诸人皆都抬头,随即他们看到,一道道身影缓缓的从天而降,这些人数量不多,但皆都气息强大。

    每一人,都可能是天罡境上三重的强大武命修士,相当于他天雷国最强的那一批人。

    天雷国主等人的脸色皆都变了,果然,苍王传人,竟已收服了这么多强大的存在么,天雷国团结一心之时,也许有可能能够抗衡这股力?,但此刻内乱又起,天雷国主面对这些人以及那叛变他的人,知道此战断然没有一点胜券了。

    “我们之间,好歹是家事,如若我这一脉覆灭,你们认为以这些人的实力,会让你们执掌权力,恐怕那时的地位,不如现在,不如,刚才的事情,我当做什么都没有生过,如何?”天雷国主倒是依旧镇定。

    然而没有人回应他,那些人知道,开弓没有回头箭,秦问天所带来的力量乎了他们的预计,但如今,也决不能回头了,否则,只有死路一条。

    虚空中的强者降落而下,恐怖的气息将这片空间彻底笼罩,诸人只见那穿着简单布衣的老者取下背后的包裹,随即缓缓的解开来,从中拿出了一根木棍,看到这木棍的刹那,天雷国主的脸色瞬间一片苍白。

    “刑罚棍,你是刑罚一脉掌刑人。”天雷国主脸色难看无比,身为苍王一脉的后人,他当然也了解当年的一些秘辛,刑罚一脉,在帝苍还在世时,便在苍王宫执掌刑罚,乃是苍王宫最强的一脉,帝苍的忠实拥护者,甚至有时候,他们比帝苍还要令人畏惧。

    因为,他们执掌刑罚,帝苍不罚之人,他们罚;帝苍不杀之人,他们杀;苍王宫,刑罚殿,森罗地狱,他们在苍王宫,有着仅次于帝苍的权威,甚至苍王嫡系子孙帝氏传人,都畏之三分。

    “如今,苍王各脉重整,我掌刑罚,今日尔等既叛逆苍王,连苍王令都胆敢击碎,罪大恶极,杀无赦,然则我念及时光太久,不牵连他人,然若你们将他人牵连于此事之中,我之刑罚棍,必将株连尔等全族。”

    刑罚老人声音低沉,透着一股恐怖的压抑之气,他看着天雷国主等人道:“叛乱者,自裁吧,否则,如若大战,必将天雷世家他人牵扯进来,到时刑罚棍下,难免要杀更多之人。”

    “不知这一代的刑罚老人,是否还有昔日之威严。”天雷国主缓缓开口,他的身体悬浮于空,和刑罚老人对峙,身上天雷滚滚,周身似有一条条恐怖雷蟒,其威势可怕。

    “刑罚一脉,虽只剩一人,却依旧能掌刑罚。”

    刑罚老人淡淡开口,他手中紧握刑罚棍,随即脚步往前漫步而出,简单的一步,刑罚棍出手,朝着前方一棍击出,看似没有半点威力,仿佛只是一极为普通的棍棒往前刺去。

    然天雷国主神色却极为凝重,不敢有半点大意,他的身体冲出,无尽的雷蟒轰然间冲出,仿佛要将这片虚空都炸裂,刑罚老人浑身瞬间被笼罩于滚滚的雷威之中,长与长须尽皆飘扬,那朴素的老人,此刻竟有怒冲冠之威严。

    身上,好似有着一层光幕闪耀,将他的身躯笼罩,刑罚棍击出,一黑暗无边的漩涡出现,仿佛是冰冷的地狱缺口,那黑暗之光直接穿透了一切,刹那间一声惨叫,天雷国主胸口直接炸裂,鲜血淋漓,浑身雷电消散,他的身体直接朝着下空坠去,跌落在地上。

    吐出了几口鲜血,天雷国主身体上竟然出现了一个洞口,盯着虚空,他吼道:“好,不愧是执掌刑罚棍的刑罚老人,天象之下,恐难有敌手,我认罪伏法。”

    说罢,他的眼中闪过一抹悲凉之意,一代国主,却要自裁于此。

    然而他也清楚,他没有半点生存的希望了,唯有死,才能保全他那一脉,否则以刑罚老人的铁律,绝对不会轻饶,当年苍王宫有人触犯了刑罚殿铁律,苍王求情都没用,这是他们的职责、他们的信仰。

    手掌往头顶上一拍,雷威滔天,轰隆一声巨响,一代国主,当场自裁而亡。

    国主一派之人,一个个面如死灰,那皇子以及身旁的娇媚女子再也笑不出来,惨白的脸色露出无比强烈的恐惧之意。

    “殿下,我不想死。”那娇媚女子看着皇子,然而此刻皇子哪有心思理会她,当刑罚老人目光转过之时,死亡的威胁,笼罩着所有人。

    “殿下,既必死,能保全族人,便保全吧;至于你们,也不要做得太绝了,毕竟陛下和你们同属血脉亲人。”在皇子身旁一老者目光看向那些单膝跪地之人,决然开口,随即他的手掌直接拍在了那妖媚女子的脑袋上,当场将她杀死,随后,他自己也自裁而亡。

    关键的选择错了,便是死路。

    诸人目光悲凉,却知道必死无疑,虽有强烈求生之欲,但只要看到刑罚老人的眼睛,他们就知道没有生路,只能一个个自裁而亡,最后那皇子,也倒了下去,地面之上,躺着一具具尸身。

    秦问天看着这些倒下的身体,他的神色依旧冷漠,没有太多的同情,如今的他,心也变硬了许多,一将功成万骨枯,在争霸的路上,恐怕会尸骨累累。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