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太古神王 > 第四百零九章 无视
    李家为之人,乃是李家之家主李镇天,此人目光锋锐,望向宗义这边,目光扫向了一眼紧随宗义以及诸长老人物的秦问天,道:“此人,便是你宗家选择而出的剑子?”

    他的话音落下,顿时李家青年子弟目光皆都望向秦问天。

    此子跟随宗家家主宗义最近,身份必不寻常,很可能是宗家选择出来的剑子人物,将参加此地剑脉争夺之战。

    李然和李念当日更是见过秦问天,只见李念开口道:“此人便是昔日传闻在拜剑悬崖三月悟剑之人,上次见他,竟还矢口否认是受宗家之邀前来拜剑城,原来是怕死,当日若非是宗乾祭出他的神兵利剑,此人已是死人了。”

    “哦?”李镇天露出一抹有趣之色,随即冷笑道:“宗家,是越来越不行了。”

    宗义只是淡淡扫了他一眼,没有反驳什么,拿下这次剑脉之战,才是最为重要之事。

    秦问天更是看都未曾看李念一眼,当日若非是他初来乍到,不愿和对方计较,恐怕今日李念便不会在此地出现了,却没想到这女人见到他竟还是如此狂。

    “若非当日我祭剑,死的人不会是秦兄,而是你和你那天才兄长李然了。”宗乾冷蔑说道,如今宗家之人谁不知晓秦问天之实力,宗家青年皆都冷笑连连,讽刺的看向李念。

    “口出狂言谁人不会,希望你们在剑脉争夺战的时候,还能够有此底气。”李念讽刺一声。

    “说的也对,如你这般口吐狂言,确实是人都会,我宗家子弟也不与你口舌之争,看到时候你还如何笑得出来。”宗乾毫不示弱的反驳说道,在拜剑城中,三大势力称霸,又因剑脉之争多年积怨,水火不容,气势上,怎能示弱对方。

    “秦问这家伙倒是淡定。”宗家之人看了秦问天一眼,心中想着,等到剑脉争夺的时候,李念一定会感觉自己抽了自己耳光吧。

    两股势力之人渐渐错开,不多时,他们到达了悬崖之地,他们径直御空而下,冲入悬崖之中。

    这悬崖之底,剑脉外围之地,竟有一座战台矗立在那,天剑宗之人站在峭壁一端,分立于石块之上,他们皆都身披一色青衣,身背古剑,透着卓尔不凡之气质,在看到李家宗家之人到来之时,一股剑意扶摇而上,弥漫于空,针锋之意,还未战,便已展露。

    李家和宗家之人,纷纷降临一处方位,三大势力,呈三角之势。

    李镇天、宗义各自往前迈出一步,天剑宗方向,天剑宗的宗主剑无忧也走了出来,他的目光凝视对方两人,开口道:“两位家主别来无恙。”

    只见李镇天微微罢手,开口说道:“无忧宗主,叙旧就不必了,天剑宗已执掌剑脉十年开采权,接下来一战,将定夺未来十年剑脉归属,战斗规则,可还和以前一样?”

    拜剑城三大势力都很强,然而却没有任何一股势力能够绝对压制另外两大势力,否则,那一势力早已动战争称霸拜剑城。

    正因这种平衡,三大势力在剑脉争夺上手段略显温和,以门中弟子战斗来决断十年归属权,谁都没有去打破这种平衡。

    至于以往的战斗规则便是,三大势力各自选出三人,不能过三十岁的青年子弟,不得借助神兵,两名元府巅峰,一名天罡一重之人。

    分三场对决,每一场对决,三大势力选出之人分别站在战台之上,谁最后还能站在那里,便是胜。

    三战,若有一方夺两战胜,便直接执掌剑脉十年,若是三方各有一胜,那么,便看天罡境那一战谁胜了,因此,天罡境那场对决,最为关键。

    此地,已不止三大势力在,在远处区域,悬崖峭壁之上,皆都出现诸多身影,他们会独自一人,或一群人聚在一起,观望这边的情形。

    三大势力的剑脉争夺战乃是拜剑城不小的事情了,十年一度,他们都倾尽力量去培养三个年轻人出来为应付这次的剑脉之战,从某种意义而言,这场对决,可以说是同辈的巅峰对决了。

    “就按原来规则吧。”宗?平静说道,他身后之人都面露笑意,有秦问天这剑子在,天罡境一战必然拿下来,另外两战,只要不被一方夺去便算胜了。

    “看来,李家和宗家,都很自信。”

    诸人见李镇天和宗义纷纷表态,顿时心中暗道,然而据传闻,这次势力最强的,应该是天剑宗才对。

    天剑宗,出了几位惊采绝艳的人物,非常强。

    “那好,便尊重两位家主之意见,依旧按照旧例,第一战,剑寒,你上。”天剑宗宗主剑无忧淡淡开口,顿时一浑身透着寒冷剑气之人漫步走上中间石台,刹那间,一股冰冷的锋锐之气弥漫而出,强横无比。

    “李念,你去。”李家家主李镇天平静开口,顿时李念身形一闪,同样降临石台。

    “宗乾,你第一战。”宗义这边,让宗乾出战。

    三人,皆都出现在了中间石台之上,这一幕使得诸人略有疑惑之意,剑寒此人实力很强,然而李家李念,应该不是最好人选才对,第一战,竟然让她出战,未免有些不智。

    更令人诧异的是,剑寒和李念,竟然直接联手,先行对宗乾出手了。

    “你们……”宗乾神色一寒,星魂绽放,然而一股寒冷之意已经降临而至,剑芒闪耀而过,冰凉,带着丝丝冷意。

    李念则是以身法封死宗乾退路,剑花现,虚空有点点寒光。

    宗乾也非易与之辈,只见他手掌一指,顿时一柄巨剑凝形,猛然间朝着剑寒的剑轰去,透着一股如山的力量,仿佛要将对方之剑镇压,同时,他的身体矗立在原地,左手挥动,竟直接拍出一道强大力量掌印。

    “噗嗤……”一声轻响,诸人只见剑寒竟侧着身体,无视了宗乾的剑,任由对方击中他的身体,但他的冰寒之剑,扫向了宗乾的咽喉。

    生死,好似在宗乾的一念之间。

    左手瞬间收回,宗乾夹住了对方的剑尖,而在同时,一道飘然的掌印落在了他的身上,瞬息将他的衣衫撕裂,恐怖剑气直接刺入他的身体之中,使得宗家之人无不神色一凝。

    “杀!”剑寒等人皆都领悟了武道意志第二境,一道如同水流般的剑光扫过,根本无处可挡,宗乾急后退,直接退下了战台,这才避免被那一剑扫中。

    “呼……”深吸口气,宗乾神色铁青,剑寒拼着受伤,也要将他轰下去。

    随即,诸人便见到受伤的剑寒依旧以强大的优势压制了李念,这样的一幕让人感觉有些诡异。

    李家,让李念出战,李念却和剑寒联手对付宗乾,这相当于,送给了天剑宗一场胜利。

    “李家,和天剑宗达成了默契。”

    诸人神色凝固,宗义,显然也预料到了,果然,接下来的一战,李家,派出了实力较强的一人,而天剑宗,则派出了一比较弱的人,这已经暗示了这场胜利,天剑宗让与李家。

    开战之后,李家和天剑宗一方,直接对宗家的人出手,先将宗家出战的人淘汰,随后,李家,斩获了第二胜。

    李家、天剑宗,各胜一局。

    “卑鄙。”

    “好一个李家、天剑宗,竟用这等卑劣手段。”

    宗家子弟皆都气愤,冰冷开口,倒是他们的家主宗义神色平静,只是淡淡的看向对方,道:“李家主和剑宗主倒是玩的很开心。”

    剑无忧淡淡的扫了宗义一眼,还未开口,便听李镇天面露讽刺之色,抢先说道:“这一代宗家子弟最弱,根本没有资格争夺执掌剑脉的权力,之前两战,便让宗家直接出局,也算是保全你宗家的颜面,这场争锋,没宗家子弟参与的资格。”

    李镇天的话,明显是看不起宗家的青年一代,他们联手,不是忌惮宗家,而是认为宗家没有资格争,所以,先排除在外。

    而李家和天剑宗,都对自己的天罡境剑子,有绝对信心,他们将剑脉的归属权,压在了接下来的这一战。

    至于?家,被两大势力排除在外。

    这样的无视,使得宗家子弟更是无比愤怒,李家,欺人太甚。

    宗义看着狂妄的李镇天,依旧平静,这一代的宗家青年,确实略差了些。

    天剑宗的剑风、李家的李然,都非常强,也难怪他们这般自信,想要将最后一战,留给李然和剑风,因为这两人的存在,使得天剑宗和李家甚至很少向他们宗家投去关注的目光,否则最近这些时日,他们应该能查探出,宗家,出现了一位厉害的剑子。

    “剑风,接下来,看你了。”剑无忧看向身后之人,此人,正是那日夜晚,秦问天感知到的青年。

    剑风,天剑宗剑子,年龄二十九,天罡境一重境,天赋卓绝。

    “李然,你和他战,今日决断。”李镇天平静开口,未来十年,剑脉执掌权,绝不能还在天剑宗手里。

    剑风和李然,皆都落在中央石台之上,虽无气势爆,但随意站在那,却已让人感觉到凌厉剑之威压。

    仿佛,人如剑。

    “秦问,出战。”

    宗家,宗义淡淡开口,秦问天微微点头,脚步往前迈出,这一刻,宗家子弟,目光皆都凝视秦问天。

    之前,他们曾诋毁不屑此青年,然而如今,看着秦问天走出,他们心中,却涌出一股热血之意。

    李家的羞辱、天剑宗的无视,就在眼前,剑子秦问,必为宗家,洗刷这耻辱!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