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太古神王 > 第四百零三章 妖剑悲鸣
    秦问天扫了宗洪一眼,瞬间看出对方修为,元府九重?

    此等境界,秦问天若与他交手,无疑是恃强凌弱,毕竟,他看似元府九重,实则已有三尊武命天罡,这样的战斗,毫无意义。

    “走吧。”秦问天微微摇头,剑修性直,此人若是候补剑子,必对初来乍到的自己不服,也没什么好计较的。

    宗乾诧异的看了秦问天一眼,和秦问天接触时间越长,他便越感觉看不透秦问天,无论是面对李然和李念之挑衅,还是面对宗洪,他都始终淡然如水,好不动怒,如此心态,确实也是难得,能够一心沉浸于修行之中。

    不过宗乾或许并不知晓,秦问天根本未曾将对方当做对手,如何动怒?

    “果然和面对李念一样,如此之人,也配成为我宗家剑子。”宗洪冷喝一声,他身旁之人也冷笑连连,显然,对家主钦点一外姓之人为剑子,都心中不服。

    此事,不少人都难以接受。

    “嗡!”遽然间,一柄嗡鸣之剑瞬息降临宗洪面前,使得宗洪长吹动,一股可怕剑意从那小剑中绽放,死死锁定宗洪。

    “你既知道我剑子身份,若再有不敬,休怪我无情。”

    秦问天冰冷说道,随即手掌挥动,顿时小剑飞回,他自己则漫步而出,直接将愣在那的宗洪等人无视了。

    “咔嚓!”宗洪双拳紧握,盯着秦问天的背影,眼中好似有可怕利剑射出,冰冷道:“我不信,你能永远龟缩不应战。”

    秦问天仿佛没有听到般,径直离去,几日之后,便有传言流出。

    外姓剑子秦问,将有可能参加剑脉之战,此事传遍宗家,却也有人讽刺秦问天,言他胆小如鼠,连候补剑子宗洪之挑衅都不敢应战,而且,曾经在李念面前退缩,对于秦问天的流言蜚语,很多。

    秦问天知道,这也是他成为剑子之后必然之事,击败一个宗洪,还会有另外一个,想要让宗家的年轻人闭嘴,只有展露他们望尘莫及的天赋和实力。

    宗家的藏书阁中,秦问天席地而坐,翻看着阁中古卷。

    古卷之上,有着许多剑术法诀、也有一些剑修强者的修行笔记,或者,记载着他们前辈人物的修行事迹。

    秦问天慢慢参悟,武道意志第一境,是基础境,所有人都一样,但是第二境,需要靠自身的机缘以及悟性去领悟,多观古人之言,自然对他的感悟有好处。

    “古有剑术强者,七年静坐,剑与心一体,剑出,心颤,悟剑心意志。”秦问天观古卷,看到一页有此记载,心中暗惊。

    意志第一境相同,但第二境,可能相差极大。

    剑心意志,何等可怕,剑与心共鸣,剑出,便如诛心,这太可怕了,比他的诛心古钟还要恐怖。

    “还有剑道强者,悟出剑影意志,斩出之剑,剑光为虚,剑影为真,他人在抵御剑之光芒之时,已入你的剑道意志之中,随即死于剑影之下,这种剑道意志,杀人无形。”

    秦问天又看到一页记载,深感武道意志之博大,不同人领悟不同,相同境界对战,可能一剑便能定夺生死。

    剑,兵中王者,夺命只在一念之间,和剑之强者对决,必须无比谨慎。

    “看来,还是要历练,去悟,坐地观古籍,只能引导,却不能让我悟,除非我能和那些古之大毅力者一样,一坐便是几年,这太可怕了,我没有这么多时间。”

    秦问天心中想着,随即将古籍放回了原处,走出了藏书阁。

    此刻已是夜晚,秦问天身影腾空,随即手掌一拍虚空,顿时剑气呼啸,虚空中凝成一柄古剑,秦问天漫步而上,刹那间古剑疾驰,朝着远方而去。

    拜剑城中,不少人御剑而行,秦问天并不起眼。

    许久之后,秦问天来到了拜剑城外,悬崖之地,月光如洗,洒落而下,落下悬崖。

    秦问天脚下之剑呼啸而行,竟朝着悬崖之内而去,随即不断朝着远处疾驰,一股强烈剑意,弥漫于悬崖之上,他驾驭脚下之剑不断靠近这股剑意。

    终于,借着月光,秦问天看到了前方一柄长达千米的可怕巨剑,倒插于大地深渊,一股骇人的剑威从剑中弥漫而出,它之周围,竟形成了一片剑形山脉。

    周围,有不少人守护于此,看到秦问天御剑而来,顿时有人上前,呵斥道:“剑脉之地,禁止靠近。”

    秦问天听宗乾说过,过去十年,剑脉,被天剑宗掌控,因此守护剑脉之人,乃是天剑宗强者。

    “此剑,可怕。”秦问天内心震撼,剑身千米,就像是一座山峰般高,从天而落,的确能将大地斩断,斩出一片悬崖来。

    其实,此刻秦问天虽清晰能看到那剑之身影,但他离巨剑还有不少巨剑,只是因为这妖剑太过庞大,才出现近在眼前的错觉,若这不是悬崖而是平地,几百里外,都能看到这妖剑。

    “难怪这么多年,无人能将此剑拔出。”秦问天心中暗道,剑身长千米,一眼望去,仿佛要通天般。

    此剑,有多重?

    即便是一天罡强者,能将之拔出,然而,能正常的使用吗?根本不可能做到,普通人想要将他握住,都根本难以做到,那剑柄,都如同巨人般,太可怕了。

    天穹之上,有星光洒落而下,使得妖剑沐浴于星光之中,更显清晰,带着几分妖异之气。

    “妖剑,巨剑,此剑劈下,能斩断大地,劈出悬崖。”

    秦问天回过身,随即之悬崖中破开了一处洞府,便盘膝而坐,他自然不可能认为自己有能力得妖剑,只是听宗乾所言,带着强烈好奇之心,来此观望之,感悟妖剑之意。

    闭目于洞府之中,未踏入剑脉地盘,天剑宗之人也不会打搅于他。

    秦问天安静感受着,夜深之时,悬崖之地,寂静无边,偶有妖风刮过,竟好似有一缕缕轻吟之音,似之啼哭、死之悲鸣!

    这一缕缕声音细微,非秦问天感知强大,几不可闻。

    此悲鸣,好似渐渐化作妖之悲鸣,悲鸣之中,蕴藏一股剑啸之意,依旧是那么的席位,但之秦问天感知看来,却又是如此清晰。

    他的感知力太强,对妖之意的感知更为敏感。

    “吼……”

    遽然间,一声可怕妖吟之音传入耳中,刹那间,秦问天只感觉一道剑光从自己身旁闪过,他的身体豁然间爆退,快若闪电,脖子一凉,秦问天伸手触摸,竟有一缕血迹,怵目惊心。

    内心猛然间一颤,秦问天站起身来,刚才那虚幻之剑意已然消失不见,仿佛从未出现过般。

    但他的脖子,险些被割裂而亡。

    这样的诡异一幕,震撼着秦问天的内心,让他心中久久无法平复。

    此刻,心境杂乱,他反而无法听到剑之悲鸣,那剑意再没有出现。

    “呼……”秦问天深吸口气,他竟又一次盘膝而坐,感知力弥漫,刹那间,妖之悲鸣又一次出现,而且,无处不在,之悬崖中呼啸、之风中轻吟。

    秦问天仿佛看到了龙之剑影、朱雀剑影、白虎剑影、玄武剑影,各色妖之剑影,仿佛化作了实质般,出现之秦问天的感知当中。

    这些剑影钻入大地之中,融入剑脉巨石,那些剑脉中的巨石本有相似剑意,仿佛经过了多年沉淀,如若破土而出,便是妖剑。

    “剑脉妖剑,原来,便是如此形成。”

    秦问天深吸口气,遽然间,一声妖龙剑鸣之音传出,秦问天只感觉一股恐怖镇压大力朝着他呼啸扑来,一股恐怖力量似要将他镇杀。

    秦问天关闭自己的感知,刹那间,剑意消散,仿佛从未出现过般,像是,根本就没有存在过,他也未曾感受到那股力量,更未受伤。

    “果然。”

    秦问天心中一颤,好可怕的一种力量,若是能以之领悟出剑之意志第二境,会是何种剑意?

    秦问天怦然心动,便沉浸其中,无法自拔。

    日月交替,时间流逝,秦问天之此地七天七夜,一直停留于洞府之中,未曾出去,深陷其中。

    而这片悬崖剑脉之地,人影渐渐多了起来,因为,剑脉争夺战还剩几日,便要开始了。

    宗家,这些日来,被家主钦点为剑子的秦问天突然间消失,引得不少人为之侧目,这也太奇怪了吧,刚刚被任命为剑子,莫非他知道自己会遭到不少宗家嫡系子弟的挑衅,躲藏起来?

    似乎,那日,正是宗洪挑衅他之后,次日他就没有再出现过了。

    此时宗家演武场,宗家子弟正在切磋,只见有一行人针锋相对,乃是宗洪,直面宗乾,讽刺说道:“你那请来好友,为何躲避不见人?”

    “秦兄或许有事,难道需要向你汇报不成。”宗乾淡淡说道,然而宗洪却是冷笑一声,他周围不少宗家子弟,都露出讽刺之意,显然都是不服剑子身份之人。

    尤其是他们正中之人,宗鹏,此人乃是宗家天罡境的候补剑子,将会参加此次天罡境剑子之战,他身上,肩负着剑脉争夺的胜负,他这一战,是最关键之战,只要赢了这一战,除非某一势力能够在元府层次的两战都拿下,否则,便是他们胜。

    天罡境剑子之战,最重要。

    宗鹏一直认为,此战过后,剑子身份,该当是他的,如今,家主却赐予他人。

    “剑脉争夺战后,我会剥夺他剑子身份。”宗鹏看着宗乾,平静说道,使得周围之人皆都看着宗乾冷笑。

    ps:周一,兄弟们求推荐票啊!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