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太古神王 > 第三百九十四章 炼狱
    砰!

    一声巨响,鉴天神碑立于朱雀战台?上,光芒流转,其内有无尽光纹,好似可将神碑一分为九。

    九面神碑,光华尽皆不同,而且,其中古念之力,也各自不同。

    “前辈即是大夏古皇朝之人,鉴天神碑,为何会在我手中,莫非前辈不知口诀,召唤神碑?”秦问天仰头望向虚空金袍中年,冷漠开口,却见中年一声冷笑,脚步一踏,刹那间,秦问天闷哼一声,仿佛那一脚,直接踏在他的心口。

    “轰!”

    虚空中,金袍中年脚步再往下一步,不仅是秦问天,站在朱雀战台之上的诸人,皆都口吐鲜血,面色苍白。

    实力差距天大,不在同一层面。

    “夺我神碑,你好大胆子。”金袍中年冷漠开口,手掌一抓,好似出现星辰大掌印,直接抓向了鉴天神碑。

    鉴天神碑之上,星光大方,可怕的光芒刺痛着人的眼睛,陡然间,鉴天神碑直接消失不见,刹那间,出现在金袍中年身前,一道剑光从天斩落而下,倚天绽放,斩断虚空,那一道剑芒,直接横亘天地,威势不知有多可怕。

    “斗转星移、倚天剑!”

    诸人露出震惊之色,鉴天神碑,竟能挥大夏绝学。

    一滴鲜血,出现在了神碑之上,神碑泣血,透着一股毁天灭地的滔天威势。

    金袍中年神色陡然间一凝,神色锋利无比,冷漠说道:“几千年前的古念依旧不灭,你还想翻天。”

    说罢,金袍中年一掌拍出,随意一掌好似有大日至尊出现,火焰湮灭天地。

    “噗嗤……”剑断虚空,掌印破碎,金袍中年身形后退,却见鉴天神碑出一声凄厉之吼声,一道血色掌印好似从天地八方朝着前方涌去,那一势力之人神色尽皆大变,身体爆退,疯狂释放出恐怖气息。

    血色古印从天而降,好似有一滴滴鲜血滴落在某些人身上,有人躲避不及,被血印击中,刹那间,血肉以恐怖度腐蚀,在短暂刹那便划过枯骨,生机不在,霸道力量令人心惊胆颤。

    “九大绝学之血之咒印。”

    “好强的古念,鉴天神碑的古念,好似有滔天怨气,在此刻爆。”

    诸人只感觉心神剧颤,然而那些人也有好些强横之辈,只见他们祭出可怕神兵,陡然间虚空中出现一面面巨大古碑,无尽经文从古碑中绽放,化作一可怕封印之力,要将鉴天神碑封印其中。

    鉴天神碑疯狂乱窜,虚空中突然间有雷光闪耀,一道雷神斩从天而降,刹那间将一人斩为两段,鉴天神碑朝着那一缺口冲击而去。

    金袍中年怒吼一声,陡然间他体内好似出现一柄巨剑,流转着无尽的星辰光芒。

    “嗡!”巨剑矗立于虚空,镇守缺口,鉴天神碑冲不出去,疯狂攻击。

    “拿下他们,要活的。”

    金袍中年冷喝一声,对付鉴天神碑之时,目光扫向了虚空走廊上的诸势力。

    天机老人皱了皱眉,只见陈家之人便要漫步而出。

    “天命榜之战他夺第一,尔等此刻出手,似乎有所不妥。”天机老人缓缓开口,似有意阻止。

    “前辈太过客气了,此子虽夺天命榜第一,然则却品行不佳,窃取我陈家神碑,此等心性,当擒拿之好好审问。”陈家一强者开口说道,随即望向其他人:“诸位意下如何。”

    “我华家古碑似也被窃,自当追问。”华家之人冷漠开口,脚步往前一踏,似在表态。

    “此间事了,我可归还诸位古碑。”秦问天目光望向虚空走廊诸人,神色中蕴藏冷芒。

    “既做贼子,便无回头路,你之心性必祸害大夏,当早除之。”一道寒冷之音落入秦问天耳中,说话之人乃是王家之人。

    各大势力纷纷表态,秦问天天赋出众,得罪的人又多,他们本就心中皆有一些想法,即便没有金袍中年,恐怕也会暗中对付秦问天,如今有此出手借口,可能让秦问天安然无恙的带着天命榜第一之殊荣离开古皇宫。

    且不说秦问天,墓风、秦政等人,皆都是天命榜靠前的人物,将来恐成气候,如今若能将他们交给金袍中年他们处置,必搜魂再灭之。

    “好一个大夏诸势力,看来,是见不得他人得了天命榜第一。”欧阳狂生冷笑连连,秦问天夺了他们的古碑,只是一个借口而已。

    “看来古念之力,已极微弱了。”云梦怡看着那鉴天神碑,有怅然若失之感。

    昔日大夏鉴天赋之神碑,如今,竟被区区一些天罡人物所阻。

    秦问天目光闪烁,开口道:“你们都走。”

    此事,因他而起,这些人,都针对他而来。

    “既都站在了这里,就没走的打算。”欧阳狂生扫过那些人,随即目光望向欧阳世家。

    “狂生,回来。”欧阳狂生的叔父喊道,然而却见欧阳狂生微微摇头,他叔父便对其他人道:“还望诸位莫要伤及我侄儿。”

    “我弟子也在那里。”玄阴殿,白晴师尊淡淡说道。

    此刻,要对付秦问天的人都是七大族的人,他们,也阻止不了,毕竟不可能因为后辈人物,他们去和七大族的人开战,这么做,太不理智。

    “白鹿怡,走。”秦问天不想连累其他人,又看向白鹿景和白鹿怡,却见白鹿怡微微摇头,她不走。

    “呼……”

    秦问天心中感动,目光扫向那些漫步而来的身影,眼眸中闪过一道可怕冷芒。

    “我若离开,你们立即走。”

    秦问天对着诸人说道,随即漫步而出,眼中闪过一道妖异冷芒。

    他漫步而出,直面众人,最终吐出低沉之吟,刹那间,这低沉之吟沟通天地,一股澎湃力量,从天而降。

    “轰隆隆……”这片虚空,陡然间颤动了起来,妖气疯狂怒啸,朝着秦问天身上刮来,一股可怕的妖风,肆虐于天地之间。

    “妖神之吟,古念通天……”

    秦问天眼眸中闪过一道骇人的妖光,只见他抬头望向天穹,念通达天地,八方妖气汇聚而来,妖风恐怖,刮在虚空之中,使得诸人感觉浑身打着冷颤,这是什么力量?

    “怎么回事?”朱雀战台之上,刮起了一阵可怕的妖风,欧阳狂生等人长袍吹动,眼睛都好似无法睁开,他们目光望向秦问天,露出惊骇的神色,怎么会这样,秦问天在使用什么力量?

    一声长鸣,天地颤抖,朱雀战台之上有恐怖朱雀之影浮现,璀璨无边,这片空间,好似化作了炼狱世界。

    “这……”

    抬起头,诸人见炼狱朱雀身体悬浮于半空,它的身体,竟燃烧了起来,庞大无比的朱雀之影,出现在它的上空,整片空间,疯狂的颤抖着,大地在坍塌、咆哮。

    “动手!”

    那些走上前来之人看到这一幕立即化作流光,朝着秦问天等人冲来,却见一声可怕嘶鸣震颤于天地之间,那消失的庞大朱雀阵灵又一次从虚无中出现,俯瞰众生。

    “砰!”

    一道可怕的飓风直接击在了秦问天的身上,使得他闷哼一声,身体被击飞来,妖神祭直接被打断。

    抬起头,他的目光望向虚空中的炼狱朱雀,目光赤红:“我能化妖,为何你要如此?”

    “你,不愿为妖。”

    一道声音传入秦问天的内心深处,这一刻,他竟听到了炼狱朱雀的心声。

    秦问天见到,炼狱朱雀双眸之中,有泪痕,是有深深不舍,他已不是灵体,而是生命。

    一道骇人掌印劈杀而来,直扑秦问天,炼狱朱雀身影一闪,直接冲到秦问天身前,轰隆一声巨响,它的身体被击退,吐出鲜血,然而却见它身体燃烧依旧,虚空朱雀身影越庞大起来。

    “你找死。”那陈家强者掌印好似蕴藏恐怖大日之威,从天穹压迫而下,轰隆隆的可怕之音毁天灭地,镇压而下。

    炼狱朱雀出怒吼,冲击而出,轰隆……炼狱朱雀虚幻的身体仿佛都要崩溃,然而它却无所畏惧。

    一声悲鸣,炼狱朱雀回过头,深深的望了秦问天一眼,仿佛,那是最好的一眼眷恋。

    光芒闪耀,炼狱朱雀化作了一道光束,直接冲入了虚空之中,归入朱雀之灵当中,刹那间,无尽的星光闪耀而现,整片天穹,仿佛化作了炼狱空间。

    炼狱星象现,虚空之中,有可怕的炼狱之火疯狂的嘶吼着,这片天地,彻底化作了黑暗。

    “怎么回事?”

    这一刹那,所有人皆都抬头望向虚空,只见那里,一尊庞大朱雀之灵睁开双眸,遮天蔽日,整片空间都在疯狂的颤抖着,此地,好似再度化作了古阵。

    “炼狱!”秦问天望向天穹,内心颤抖,看着那强大阵灵,他的心中,却唯有悲伤。

    他根本没将炼狱朱雀当做灵体,而是,作为伙伴,它对自己是那般的眷恋、不舍,那最后望向他的一眼,令人心碎。

    只因他不愿为妖,炼狱朱雀,献出了自己。

    此刻,虚空中的庞大朱雀扫向朱雀战台这边,冰冷的目光没有任何的情感,一道道炼狱之火从天而降,朝着那陈家的强者而去,那强者身体闪烁,朝着远处狂奔,却见无尽炼狱之火将他包裹其中,化作炼狱之莲,绞杀于他。

    惨叫声传出,那强大的大日陈家天罡境强者,在炼狱之莲中,化作了尘埃!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