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太古神王 > 第三百九十三章 神碑聚
    天机老人等霸主级势力之人没有插手,仿佛,此事与?们无关般。

    这更让诸人在暗中猜测,这些人到底是何身份?

    大夏古皇朝之湮灭,隐藏着怎样一段不为人知的故事?恐怕他们所知道的,都是半真半假吧。

    传闻,几千年前的大夏古皇朝强大到可怕,如今三十六大霸主级势力即便加起来都不如昔日的大夏古皇朝强盛,后来生了可怕的大战,天崩地裂,陨落了不知多少强者,之后,才有了九大势力驻足九州城。

    这一切的一切,都无可考证。

    秦问天他们,确实都目光闪烁,这些人应该和各大霸主级势力关系不浅,陈王他们当时就同意了交换,而洛河带走莫倾城,他们也没有阻拦。

    莫倾城,她也是得到了古运之人。

    秦问天、秦政、墓风、云梦怡,他们四人,都得了古运,想必都有秘法,而且,没有和对方交易,这些人的针对之人,他们四人,当其中。

    只见此刻,秦政、墓风两人目光冷漠,虽说对方出邀请,然而,他们却并不愿意接受。

    天赋如他们,心智坚韧,想要加入大势力,并不难,但要顺其心意,才能安心修行,这股势力,当然要属他们喜欢之势力方可。

    而此刻,对方虽邀请,但强势,有居高临下之威,他们自是不喜。

    况且,即便加入他们,之后岂非任人宰割,谁知道会生何事?这些人可是有搜魂之能,若是他们要搜其记忆呢?

    这样的侮辱,他们可没办法忍受。

    因此,他们自然是不愿的,然眼前这些人来头似乎可怕,连主持天命榜的天机老人,都沉默了,乎他们的想象。

    秦问天和云梦怡,也有同样的想法,如此邀请,无法顺意其心,令人难以接受。

    炼狱朱雀悬浮于秦问天头顶上空,只见它对着虚空中的身影出一声愤怒之鸣,仿佛,它能够感知这里生的一切,知道这些人心怀叵测。

    “孽畜。”

    金袍中年伸手一指,顿时一道璀璨之光穿透落下,炼狱朱雀身形闪烁,却见噗嗤一声,炼狱朱雀出一声悲鸣,身体某一部位被洞穿来,鲜血直流。

    它努力挥动着羽翼,目露凶戾之光,似有不屈之意。

    秦问天眼中闪过一道冷芒,身体悬浮而起,看着炼狱朱雀流血的羽翼,伸出手轻轻抚摸。

    炼狱朱雀低鸣,以羽翼轻轻怀抱秦问天的身体,眼中似有不舍之意,好似欲要离别般。

    这眼神让秦问天心头微颤,抬起头,目光中闪过一道怒色:“阁下乃前辈人物,既然自称是大夏古皇朝之人,这朱雀乃是古运凝聚诞生之灵,为何如此待之。”

    “我等乃大夏古皇朝之尊,区区古运凝聚之灵,牲畜而已,也敢如此放肆,焉能不惩罚。”

    金袍中年声音透着狂傲之气,似也之警告秦问天等人,他们,如今掌控一切,想要愤怒、反抗,便准备和炼狱朱雀一样,随时可能陨落。

    秦问天自也听得出弦外之音,目光越寒冷,然而只见炼狱朱雀以羽翼轻轻的抚着他,嘴中却出低沉之音,它看向秦问天的眼中,带着眷恋之意,非常舍不得。

    它乃是灵体,因秦问天而生,如今,也将为秦问天而陨。

    它无怨无悔,这是它之宿命。

    “它在献祭,召朱雀阵灵。”云梦怡轻声说道,声音直接进入秦问天耳膜之中,其他人却无法听到。

    “停下。”秦问天目光望向炼狱朱雀,心神微动,顿时炼狱朱雀也看向他,硕大的眼眸依旧不舍,但又决然。

    “我不准你如此做。”

    秦问天心念坚韧,炼狱朱雀似能感觉到,露出感动之意,出低沉之鸣,有无奈之意,它的身体朝着秦问天身体拱着,有着强烈的依恋。

    秦问天目光转过,望向云梦怡。

    云梦怡似乎读懂了秦问天的意思,传道:“你可召鉴天神碑,鉴天神碑也蕴藏古念之力,可攻击,然则如今古念还剩多少力量,我不知晓,而且,你一旦召鉴天神碑,恐怕会将很多势力给得罪死了。”

    鉴天神碑,依旧有五块之外,被五大势力所掌控,秦问天若当着诸人之面召唤而来,焉能不得罪他们,况且,一旦完整的鉴天神碑现,那已经不仅是得罪二字了,那些人焉能不抢夺。

    秦问天眼眸缓缓转过,望向炼狱朱雀,眼中中闪过一道锋利之意。

    他怎能,看着他的伙伴,献祭而亡。

    炼狱朱雀感受到秦问天心中想法,眼角甚至有泪。

    “你可知,召唤朱雀阵灵,重启大阵,对你意义非凡,有巨大好处。”云梦怡再度开口,秦问天却心意不变。

    “对我而言,你不是灵体,而是生命,我的伙伴。”秦问天看向炼狱朱雀,轻抚着他的羽翼:“我,不允许你献祭。”

    他的目光坚定无比,抬起头,目光望向虚空,看着金袍中年,开口道:“我不信你。”

    “我不信你。”

    秦问天的声音传出,使得诸人皆都神色一凝,这秦问天,胆子好大。

    “前辈真是大夏古皇朝之人,如何证明?”秦问天淡淡开口。

    “我需要证明吗?”金袍中年冷漠说道。

    “若我能证明呢?”秦问天看向对方,使得金袍中年目光锐利,一股威压从天而降,似乎,渐渐失去了耐心。

    “你如何证明。”突兀间,一道声音传出,秦问天赫然现,这声音的主人,竟是天机老人。

    金袍中年目光望向天机老人,眼中闪过一缕锋芒,却见天机老人也看着对方道:“看看如何?”

    那人沉吟片刻,随即看向秦问天,冷笑道:“我就给你机会,让你证明一下。”

    此地,乃是大夏古皇朝,非他之地盘,天机老人此人深不可测,他就给对方一个子。

    秦问天看向天机老人的目光露出一抹感激之意,没想到对方竟会出言帮助自己,这倒是让他意外。

    目光再度望向虚空,秦问天神色极为坚韧。

    心念微动,刹那间,在他身前,出现四块天碑,天碑古路中的三块天碑,以及黄泉石碑,他们,皆为鉴天神碑的一部分。

    四块天碑悬浮于虚空之上,使得诸人神色极都一凝。

    “这是……”

    虚空中的金袍中年目光也一滞,诧异的盯着四块天碑。

    “鉴天神碑。”天机老人神色锋锐,看向秦问天,此子,竟已得到四块神碑。

    只见秦问天嘴唇蠕动,似有口诀吐出,这口诀化作一股无形力量,打入天碑之中,刹那间,四块天碑嗡鸣不休,疯狂的颤动着,竟有可怕呼啸之响传出。

    一股强烈的古之意念,从中弥漫。

    “嗡!”璀璨之意直冲云霄,古念仿佛掠过了天地,穿透了虚空。

    “好强的古念。”诸人内心震颤,而在此刻,钦州城,钦天阁中,一祭祀大殿之中,一面石碑突然间疯狂的颤抖,出强烈的嗡鸣,似有古念复苏,召唤它去。

    “轰!”一声巨响,天碑瞬间冲天而起,直接破开了大殿,以肉眼不可见的度,朝着某处方向急飞去。

    “什么东西?”钦天阁之人纷纷抬头,望向虚空中的一道流光,他们,竟然看不清是什么,便已飞走,太快了,快到令人震颤。

    同样的一幕,生于大日陈家、石家,他们之中,皆有一面古碑破空而去,直接化作了一道光。

    不仅如此,甚至在无尽遥远的望州城,丹王殿以及华氏家族,都有一块天碑破空而去,他们只看到了一道光直接冲向了天穹。

    大夏古皇朝,无数人凝视秦问天上空悬浮的天碑,金袍中年目光绽放可怕光芒,他没有阻止秦问天的动作,这是神碑古念在复苏。

    “真是天赐礼物。”金袍中年眼睛无比锋锐,鉴天神碑这一次若是再出现,他将带走。

    “嗡、嗡、嗡……”三道流光,几乎刹那间到达,直接和那四面天碑聚合在一起,天地间似有一股锐啸之音,可怕至极,古念通达天地。

    “这是钦天阁的那块天碑,它们,在融合。”天机老人震撼了。

    果然,在聚了,它们,要聚在一起,真的是天命吗。

    没有多久,虚空中又有两道流光飞来,瞬息落在那聚合的天碑之上,一道无比耀目之光绽放而出,朱雀战台好似都在颤抖嗡鸣。

    “好快!”

    那些霸主级势力之人虽知道将生什么,但也被天碑到来的度给震撼住了。

    “大夏星运聚,果然,在聚了,鉴天神碑,先聚合一起,此子,将在未来,影响整个大夏。”天机老人最后的那一缕怀疑在此刻荡然无存,毋庸置疑,秦问天便是那颗妖星,他让分为九块的鉴天神碑聚合,神碑重组。

    当年,大夏古皇朝覆灭,鉴天神碑一分为九,今夕聚合,这,何尝不是一种征兆,天命征兆。

    秦问天只感觉虚空中悬浮的鉴天神碑之上有着恐怖古念传来,压得他们无法喘息,那破碎的九块天碑裂缝上光芒流转,渐渐竟完美愈合,化作一体。

    鉴天神碑,再现大夏!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