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太古神王 > 第三百八十四章 黑袍人的身份
    秦问天,确实带给了诸人太多的惊讶。

    p>他们本以为凭借石破天的可怕力量,他虽不能绝对辗压秦问天,但战而胜之,却没有问题的。

    然而此刻,他们的信心开始动摇了,石破天,竟然仿佛陷入了幻境之中。

    那真的是幻境吗?

    “不是,那绝非幻境。”王苍可是感受过秦问天的那种力量,而且,他自己擅长的就是幻境,但他那一击却斩错了地方,根本不是幻境,就像是真实生的一样。

    幻境,以他王苍对幻术的掌控,绝对不会陷入其中的,而且,强大的意志也能脱离出来,石破天如此可怕的人,绝不至于沦陷其中。

    当时王苍感觉那就是真实生的,深入他的意识里,但最终的结局,却证明是假的,就像是石破天此刻一样,王苍知道,那是一种类似于幻术意志的武道意志能力。

    还有那恐怖的大鹏之影,是战斗神纹?四阶的战斗神纹?

    恐怖的大鹏随同秦问天的身影朝着前方冲击而去,就像是一道光,那可怕的力量足以摧毁一切,他身上悬浮着的炼狱朱雀在面对石破天的朱雀之时也占据着绝对的优势,就要将对方的朱雀吞噬掉,随着秦问天的强大,他的朱雀之灵,似乎也越来越狂暴可怕了。

    石破天终于意识到了什么,他现,一切都是假的,是他自己假象出来的,不是幻术。

    幻术,是他看到的东西是虚幻的,不真实的,但石破天刚才看到的一切,不是外界有虚幻之物,而是他自己假象出来的不真实场景。

    “轰……”恐怖的大鹏撞击在了石破天的身上,他的身体瞬间被击飞,身上的铠甲疯狂的破碎,鲜血绽放,随即狠狠的坠落在地,战台之上,炼狱朱雀也将对方的朱雀吞没掉来,几乎同时结束了此次的对决。

    秦问天化身的大鹏缓缓站立,重新幻化为人,他的气息微有浮动,长袍猎猎、黑飞扬。

    看着那朱雀战台上的身影,诸人明白,这匹黑马,是准备一路往下走去了。

    秦问天,他战胜了石破天,被看好有机会争夺天命榜第一的石破天。

    虽说秦问天抓住的是石破天的弱点疯狂攻击,使得石破天挥不出自己的优势来,但毕竟,他胜了。

    秦问天的综合实力太可怕了,几乎是没有弱点,力量,他便足以辗压太多人,力量比他强大的人,度不如他,而且,他能妖化,还拥有堪比幻术意志的可怕能力。

    他轰出的古钟,似能诛心。

    他能够在战斗之时,虚空凝战斗神纹,而且是级可怕的战斗神纹。

    三战,皆都结束。

    陈王,战胜斩尘。

    司穹,战胜黑袍人。

    秦问天,战胜了石破天。

    最后一战,无疑是最令人震撼的,不是过程,而是结局。

    “接下来,陈王,战石破天;司穹、战斩尘;秦问天,战黑袍人。”天机老人的话音传出,胜者三人,分别再战败者三人,这样,避免强强碰撞,同时,不至于一战定夺所有名次,那不公平。

    比如,石破天虽败给了秦问天,但如若他比司穹这胜者还要强呢?他的排名排在第三以后,自然就对他不公了,因此,才会有这样的错位战斗,这样的战斗最终决断出的排名更有说服力。

    当然,在战斗之前,先要给诸人足够的休息时间恢复刚才的消耗以及伤势。

    直到陈王和石破天站在战台之上之时,无数人的目光又一次汇聚在了朱雀战台,这一次,石破天连朱雀之灵都没有了,但诸人依旧期待这场对决。

    然而,因为石破天的一场战败,人群对他的看法已经变了,皆都认为,陈王,会击败石破天,没有人再看好石破天,成王败寇,便是如此。

    如若石破天战胜了陈王,那岂不是说,秦问天,也能战胜陈王?

    这一场对决,对于石破天而言也极重要,他不能再败了,然而他面对的人,是陈王。

    在第一时间,石破天爆了血脉的神通力量,身体变大,如同古妖般,不可一世,他的力量,防御以及攻击,不知道有多强。

    陈王也颇为认真,星魂爆,大日光芒闪耀,好似出现了大日法身,两人的战斗,以最为直接的方式爆——对轰!

    朱雀战台之上,火焰巨人和古妖巨人疯狂大战,每一次碰撞都让人感到浑身的血液都在沸腾,陈王的火焰之躯仿佛都要轰得开裂,石破天的躯体开始覆上了火焰,好似也要化作岩浆巨人。

    “石破天,你,不行。”

    遽然间,朱雀战台之上,一道声音传出,随后诸人见到陈王头顶上的大日尊身释放璀璨太阳之光,星魂好似与之相融,一道巨掌印好似要以火焰湮灭天地,盖了下去,石破天咆哮一声,他没有以斗转星移去闪避,这场对决陈王直面于他,便是要和他用最直接的战斗方式解决一切,他怎么可能退缩。

    “砰!”

    这一击落下,石破天的身体化作了岩浆之躯,身体骨骼血液仿佛都要凝固为火焰,被陈王同化,石破天露出挣扎之色。

    “下去吧。”陈王手掌拍动,石破天被拍出了朱雀战台。

    这一战,陈王胜,石破天,又一次战败。

    如若秦问天战胜了黑袍人,那么他石破天还有最后一次机会,可以和司穹一战,胜了司穹,意味着他比司穹强、自然比司穹战败的斩尘和黑袍人强,依旧可以列入第三位,但如若秦问天败给了黑袍人,他就连和司穹战斗的资格都丧失了。

    因为黑袍人,他败给过司穹,他如若战胜秦问天,也意味着能胜他石破天了,就没有继续战斗的必要了。

    但无论怎么看,石破天的三甲席位,可能性几乎是没有了,没有人看好他。

    果然,在接下来的战斗中,司穹,也击败了斩尘,更没有人相信石破天能胜司穹。

    石破天和斩尘,都是连续两次战败,令人忍不住在心中惊叹。

    到了决战的舞台,即便强大如石破天以及斩尘,都要接受连续的战败。

    这不得不说很残酷,斩尘,他可是为今日之战准备了太久,但相继败给陈王和司穹,但他不允许自己有第三败了,决不允许。

    石破天更惨,他不仅败给了陈王,他还败给了秦问天,他这上一届的天命榜第三人,这一届,第三却很悬。

    “接下来,要看秦问天和黑袍人一战的结局会如何,这一战,两人的胜算应该相差不大,秦问天很强,但黑袍人,他能让司穹都受伤,也绝非简单人物。”诸人心中想着,对于这场碰撞,有了诸多猜测。

    这场战斗的结局,究竟会如何。

    黑袍人霸道的魔功,诡异的消失,能否克制秦问天?

    秦问天他的攻击也越来越诡了,那类似幻术的能力,是否对黑袍人有效?

    当两人站在朱雀战台之时,诸人平复的心情又一次悸动了起来。

    两人,都算是此次天命榜的黑马,一路杀到了现在。

    秦问天不属于任何大势力,黑袍人,甚至没有人知道他的身份,如今,他们相对而立,要进行最直接的碰撞。

    “你是何人?”秦问天目光望向对方,出乎诸人的意外,秦问天没有立即出手战斗,而是,质问对方是何人。

    黑袍人帮过他两次,对于黑袍人的身份,秦问天一直充满了好奇,但他也在朱雀战台之上,击伤过莫倾城。

    本来秦问天对黑袍人是有着好奇和淡淡的感激的,但自他和莫倾城一战之后,秦问天又开始了质疑,他必须要知道,对方是何人。

    黑袍人只是冷漠的盯着他,没有说话。

    “你不说,我会亲手将你的面纱揭开。”秦问天声音冷漠,身上的气息爆而出。

    “杀死我,或者将我重伤,你,或许能看到我是谁,若是你战败,我也不会对你半点客气。”黑袍人声音沙哑,在诸人的印象中,他似乎没有说过话,然而此刻,他却开口了。

    黑袍人的身上,魔气滚滚咆哮了起来,虚空中出现可怕的魔云,一阵阵呼啸之音欲压垮一切,扑向秦问天。

    “如你所愿。”秦问天一步步走向对方,气势滔天,体内血脉翻滚,妖气汇聚于手掌之上,背生双翼,面对黑袍人,秦问天自然不会轻视对方。

    羽翼闪动,秦问天的身影消失,瞬息降临对方面前,只见对方的魔道掌印辗压而来,秦问天毫不客气,抬手便是霸道龙印,疯狂印下,两人攻击的威力,都是无比可怕。

    刹那间,两人便要碰撞,秦问天眼眸一扫,恐怖武道意志冲入对方脑袋之中,但就在这一刻,对方的魔掌之上,魔威突然间无影无踪,甚至对方的掌印,直接落下,将胸前毫无保留的敞开。

    秦问天神色陡然间大变,龙啸阵阵,恐怖龙印已然印了下去,秦问天震撼的现,黑袍人在这一刻竟敞开了胸膛,任由龙吟落在他的身上。

    轰……

    恐怖的攻击毫无保留的击中了黑袍人的胸膛,黑袍瞬间撕裂,对方身体如同断线的风筝般飞了出去,却撞击在了朱雀战台的金色羽柱之上,随即软软的躺在地上,鲜血不断从嘴中渗透而出。

    这一幕使得人群都呆住了,碰撞的最后一刻,黑袍人,他放弃了攻击?

    怎么会这样,到底怎么回事?

    秦问天,他都露出不解之色,他不明白,对方为何要如此做?

    呆了片刻之后,秦问天抬起脚步,走到对方的身前,黑袍已碎,面纱依旧,甚至,他看到了一头乌黑的秀,那露在外的眼睛,竟然非常漂亮。

    隐隐,有些眼熟。

    “你是谁?”

    秦问天的心揪紧了起来,他蹲下身子,将手放在了对方的面纱之上,随即揭开。

    露在外的,是一双极为精致的美丽面孔,很年轻、很美。

    许多人眺望着黑袍人露出在外的容颜,那些看清楚的人都内心深深的震撼了。

    怎么可能,修行那霸道魔功的黑袍人,竟然,是如此漂亮的一位女子?

    而且,虽然这女子嘴角不断流出鲜血,但她那双美丽的眼睛,竟然闪烁着笑容,隐隐带着泪光的笑容。

    秦问天终于认出了这张美丽的面孔,虽然变化很大,但他依旧认了出来,他的心,狠狠的颤抖了下,有些痛。

    “为什么,为什么要这么做!”

    秦问天出一道低沉的嘶吼声,手掌轻轻的拂过那柔美的面颊,替他擦拭嘴角的鲜血。

    “替父亲、替姐姐赎罪,替他们说一声对不起。”温柔的声音从女子的嘴中吐出。

    她的眼中,依旧带着笑容,很美的笑。

    嘴角微微颤动着,她就那么看着秦问天,微笑着喊道:“问天哥哥!”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