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太古神王 > 第三百五十三章 以毒攻毒
    楚莽和凡乐可不会再理会墓风的话,无论是误会也好,认错人也罢,总之,墓风,当杀

    “滚!”楚莽对着挡在身前的女子怒吼一声,凡乐的箭矢破空杀出,快若闪电。

    “等等。”几乎在同一刹那,秦问天的声音传出,凡乐神色一凝,只见箭矢变向,本准备折向射杀墓风的箭矢射向了远方,只见凡乐回过头看着秦问天,却见秦问天的脸上恢复了一缕血色,不由得瞳孔收缩,有些惊喜。

    “先不要杀他。”秦问天眼眸依旧紧闭,体内金黄色的线条游走在每一处位置,驱散那黑色的毒素,修复损伤的轮脉以及脏腑,他的脸色渐渐红润,看到这一幕白鹿怡等人都是大喜。

    没事了,秦问天,正克制住那股侵蚀入体的毒素。

    “呼……”秦问天吐出一口浊气,睁开眼眸,只见青儿那清澈无比的美眸正看着他,而且露出一抹惊喜的神色,似乎看到他安然无恙有些高兴。

    不过见秦问天睁开眼,她又恢复如初,依旧是冷冷的,没有半点波澜。

    “青儿,你笑起来非常好看。”

    秦问天看着青儿笑道,青儿睫毛动了动,没有说话,随即转过目光,没有看秦问天。

    对于此秦问天早已习惯,若是青儿能一直笑的话,反而不正常。

    站起身来,秦问天走向墓风,只见墓风露出震惊之色,这怎么可能,秦问天,竟然能在他的血毒之下活着。

    “你确定,杀你家人的人,是我?”秦问天盯着墓风,就站在他和那女子的面前,任由墓风看仔细些。

    墓风同样盯着秦问天,从头至尾仔细的打量着,又看着秦问天的眼睛。

    “不对,怎么可能,明明是同一人,为何神韵不同……身材,还有身材,怎么会。”墓风神色惨白,又咳嗽了几声,吐出黑血。

    “我最近一年,除了在苍州城,便是来到钦州城,从未到过其它地方,更不可能去杀你家人,我刚才甚至不知道你为何对我下杀手,如若你没有撒谎的话,那么,就一定是有人假冒我,你认识的秦问天,他修为实力如何?”

    秦问天也想弄清楚,到底是谁在冒充他,而且干出这等惨绝人寰之事,此人,才真的该死。

    “我只是和他短暂交手过,实力很强,偶然间露出的气息应该和我境界一样,元府九重。”

    “我一直是元府七重境界。”秦问天释放自己的气息:“这点,无论是我的朋友还是敌人,都知道,轻易可以打探到。”

    “舒阮玉,这点,你应该都能为我作证吧,一年前我还在望州城的时候,实力还不到元府五重。”秦问天看向不远处的舒阮玉,使得舒阮玉美眸一凝,她本一心想找秦问天算账,但刚才她看到墓风和秦问天交手便知道,秦问天的实力,恐怕比她还强。

    而且,即便是楚莽以及那胖子,都很厉害了。

    此刻见秦问天主动看向她,舒阮玉的神色顿时不太好看。

    “墓风,你怕是被人陷害了,此人虽然不是什么好东西,但也不至于那般丧心病狂,当初他虽擒下我,却没有碰我分毫,况且你看看他身边的女子,至于为了你妹妹做出那样的事情来吗。”

    舒阮玉对着墓风说道,使得秦问天一愣,这女人竟然这么好心,会帮自己说话?

    当初她可是对自己恨之入骨呢,略微思忖了下,秦问天便明白了过来,恐怕这舒阮玉回望州城之后,因为曾被他虏获的缘故,遭人非议,也想为自己澄清一下吧。

    墓风看向若欢、白鹿怡,都是绝色女子,虽然他妹妹很漂亮,但这两人绝不逊色分毫,再看到青儿,即便以他的定力都会略有心动。

    这么说来,他真的被人陷害了?

    想到这,墓风神色无比痛苦,那么他的仇人呢?

    他拼死想要杀死秦问天,最好竟然杀错了人,而且,他竟然连自己的仇人是谁都不知道,还让自己陷入此刻这样的惨痛境地,他心中?啊。

    想到此,他体内的力量终于无法阻止那股融入血中的毒气爆,刹那间,他的身体被毒气所埋藏,浑身瞬间化作漆黑之色。

    看到这一幕周围之人纷纷退避开来,不敢靠近,他们内心极为震撼,没想到墓风身上一直背负着重伤,毒气侵蚀躯体,只是凭着一口气,用尽全身修为将之封住,只为杀秦问天。

    即便杀死了秦问天,他自己恐怕也会毒。

    “风哥哥。”女子看到墓风的变化面色惨白,就想要扑上去,却见秦问天手掌挥动,一股大力直接将她笼罩。

    随即秦问天漫步而出,将她拉住往后退,开口道:“你若上前,恐怕必死。”

    “我自会和风哥哥一起去的。”女子泪水不断流下,看着秦问天道:“刚才的事情真的对不起,希望你能原谅,风哥哥他虽然修炼毒功,但为人很好的,乐于交友,否则当初也不会被人暗算这么惨,那件事对他打击太大,他才修炼了一种压制不住的毒法,他本来就没打算活命,所以一直赶我走,我知道他对我凶,让我滚,是不想让我陪他死。”

    秦问天目光看了一眼毒气遍体的墓风,心中暗叹,虽说刚才墓风险些要了他的命,但此事说来也不能怪墓风,任谁遇到了那样残忍的事情都会疯吧,到底是谁如此残忍,而且,还陷害到他身上。

    而且,对方似乎知道自己会来参加天命榜之争,墓风这才憋着一口气,千里迢迢赶赴这里只为杀他。

    若非刚才他和墓风都处于生死边缘,此事断然不可能有澄清的机会,不是他死,就是墓风死,那暗中之人的行事,可谓恶毒至极。

    “我去帮你看看他。”秦问天将女子拉到白鹿怡身边,自己则走向了墓风,此时墓风浑身毒气不受控制,但却依旧清醒。

    “你修炼毒功,为何会造成这样局面?”秦问天开口问道。

    “心急之中,修行霸道毒功,无法将毒气消化,只是以力量压制在体内,融于毒血之中。”墓风声音低弱,看着秦问天道:“我险些将你杀死,不求原谅,只恨不能手刃真正仇人,你将来若将他找出,一定要诛杀他,还有小敏,她心地善良,希望你不要为难她。”

    “我这有一套针法,能够激人的潜力,能让你体内的每一个部位都处于活跃状态,然而却也非常危险,稍有不慎便是死亡,你要不要试一试?”秦问天看着墓风问道。

    墓风盯着秦问天,此刻秦问天若要杀他易如反掌,根本无需任何手段。

    “生死有命,将死之人,还有何不敢试。”墓风低声说道,秦问天轻轻点头,蹲在墓风身旁,他的手中取出了银针,随即扎入墓风的眉心、耳背、脑门、胸口、手臂……很快,墓风的身体微微颤抖了起来,露出极其痛苦的神色。

    “你说的没错,生死有命,不过死的可能性更大,但你若想报仇,最好还是活下来。”秦问天像是在说一件极为平常之事,这套针法也是黑伯教他的,名为穷极针法,激人的潜力,让人体的器官、血液全部都处于最为活跃的状态,但若承受不住,可能直接爆体而亡,而且施针之后,对方会处于极度虚弱期。

    这样的针法是极为危险的,但墓风已经快要被毒气反噬而亡,体内力量承受不住,只能以毒攻毒了。

    施针结束,秦问天身体后退,却见墓风身体疯狂的颤抖着,那些针上似有星辰之力渗透而入,冲入他的体内,隐隐折射出星辰光泽。

    “风哥哥。”白鹿怡拉着的女子看到这样的情形想要冲上前去,白鹿怡如何会放手,许多人都远远的看着,目睹着这疯狂的一幕。

    这时候的墓风就像是真的疯了般,出一道道低沉的吼声,身上围绕着恐怖的毒雾,甚至,墓风的神色都变得极为狰狞了起来,脸色扭曲,身体变形,痛不欲生。

    卢敏眼泪不断流下,看着墓风此刻情形,她心痛不已,但墓风还在坚持着,无论如何难受、如何痛苦。

    虽不断惨叫,但墓风的眼眸依旧执着,他不能死,他要活着,找到仇人。

    “毒王的弟子,天命榜排名第七的墓风,竟然这么惨,随时会死。”有人感到惋惜。

    “他若死了,天命榜之争无疑少了一个极为可怕的人,倒是对那些天命榜排名靠前的人有好处。”

    有一些人,希望墓风死,他死了,就无需面对他,毒王弟子,绝对是那些人最不愿意碰到的人之一。

    “吼……”终于,墓风出一道震天的嘶吼之声,弥漫于周身的毒气,竟疯狂冲入他的体内,随即消失无影,而墓风脑袋一歪,终于停止了挣扎。

    “死了?”

    诸人神色凝固,墓风,就这么死了?

    秦问天走上前,神色一闪,墓风的呼吸还在,他还活着。

    秦问天蹲下身体,伸出手,放在墓风的手上,只是刹那,他的手便收回,一缕缕黑气弥漫在掌中,秦问天内心震撼,墓风体内的毒气,更可怕了。

    就在这时候,墓风的眼睛睁开来,看着秦问天,他的目光依旧很冷,带着一股寒气。

    身体微微挣扎着,墓风竟然站了起来,他的眼睛扫了一眼周围的人,随即深深的看了秦问天一眼,迈动脚步,步履蹒跚离开此地。

    “风哥哥。”卢敏冲上前,扶着墓风的身体,秦问天见到墓风身上的毒气没有侵蚀到卢敏身上,这一幕使得秦问天露出惊讶之色,看来,以毒攻毒真的奏效了,甚至,墓风竟然没有陷入虚弱期,还能自己走路。

    他能够度过此难,自然是因为墓风有着一颗无比坚韧的复仇信念,他不能死。

    那身影渐渐远去,人群也6续散去,他们此刻并不知道,在未来,这虚弱的青年,成为了如毒王般闻风丧胆的存在,甚至,比毒王更恐怖!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