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太古神王 > 第二百七十八章 由繁入简、明悟
    帝承他知道白鹿怡和秦问天关系颇为亲密之后便向白鹿书院的人打探了秦问天此人。

    白鹿书院的人对秦问天都颇为熟悉,很轻易的帝承便得知秦问天乃是一位三阶神纹师,修为元府三重之境,而且没有什么背景,仅仅是因为神纹而结识了白鹿怡。

    于是,才会有之前的那些对话,他以为,神纹师虽受人尊敬,但那是能够将神纹运用到炼器以及阵道中的厉害神纹大师,根本很少有神纹大师能够利用神纹来直接战斗的,敌我双方碰撞之时,谁还给你刻画神纹的时间?

    然而秦问天,用事实告诉了,以神纹战斗的人并非没有,现在,就有一位。

    而且,对付他,易如反掌。

    旁边的白鹿怡父亲以及白鹿景的眼眸皆都是一亮,更对秦问天的神纹造诣有了个清晰的认识,神纹的修行和武道一样都是极难,即便有天赋,也需要长时间的沉浸,很多厉害的三阶巅峰神纹大师,都年级不小,像秦问天这样年轻,有如此的神纹造诣,甚至用于战斗丝毫不比武道方面弱的家伙,绝对是妖孽了。

    可以想象迟早秦问天是要成为一名四阶神纹大师的,那时候,他的地位,又将变得不同了。

    如若他能在二十岁之前晋级四阶神纹大师的层次,那么这分量,已经丝毫不下于天命榜上的许多名字了,至少在望州城,还没出现过这样的人物。

    不过从三阶到四阶,就好比从元府到天罡境般,是一道巨大的坎,绝不是那么容易逾越的。

    此刻,他们都未曾注意到,在不远处,有一位白鹿书院的长老见到秦问天展露神纹能力之后,他的眼眸中绽放一道耀目的光芒。

    “以后,还请不要来骚扰小怡,你,真的不配。”秦问天看着帝承,再度淡漠的说道,他说此话的立场,抛开帝承的身份,只是站在白鹿怡朋友的角度,白鹿怡这相貌清纯美丽的少女,温柔大方,天赋出众,她的男人,绝非是帝承这样的,帝承,真的不够资格。

    帝承的脸色青一阵白一阵,被秦问天以实际行动羞辱,他还能如何?任何的言语,都已经失去了说服力,至于指望帝氏一脉的长辈为他出头,这却是绝不可能的,帝氏一脉来白鹿书院是为了搞好关系的,他自己的事情搞不定,帝氏一脉的长辈去欺负白鹿书院的客人秦问天,这算什么?

    帝承,他只能认栽。

    秦问天和白鹿怡抬起脚步准备离开,还没有走多少步,便有一阵寒风刮来,豁然间,又有一道身影挡在了秦问天以及白鹿怡的面前。

    看到此人秦问天神色微凝了下,颇为郁闷,今日这是怎么了,帝承拦路,此刻,又有人拦路,而且此刻在他面前之人,还是白鹿书院的一位长老,他虽不知道是谁,但还是见过几次的。

    “峒爷爷,怎么了?”白鹿怡看到眼前的老者也是愣了下,疑惑的问道。

    峒爷爷乃是她的长辈,和她爷爷一个辈分,白鹿书院九位长老之一,在白鹿书院是属于非常有分量的人,他在神纹上的造诣尤其高,乃是四阶的神纹大师兼四阶的炼器大师,同时还是一位天罡境的强者。

    “秦小兄弟,想问你借一样东西。”白鹿峒目光灼灼,盯着秦问天道。

    秦问天客气道:“前辈想借何物?”

    “金刑天尊的神纹古卷。”

    白鹿峒的话音落下,秦问天的眼眸微凝了下,目光不由得望向了白鹿怡,试炼之地的事情已经传出去了吗?

    之前,他听白鹿怡说,似乎那些霸主级势力的人都三缄其口,外界的人,并不知道试炼之地内生了什么事情。

    此刻白鹿怡也是愣了下,没有想到白鹿峒会问秦问天要这个。

    金刑天尊的神纹古卷珍贵无比,秦问天给她看,是因为和她的关系非同一般,是对她的信赖,然而白鹿峒和秦问天并不交集,开口便要这等珍贵之物,任谁都会不高兴,秦问天自然也不会例外。

    白鹿峒看到两人的表现,顿时明白,恐怕金刑天尊的神纹古卷,真的在秦问天身上了。

    “我听闻秦小兄弟在试炼之地有些机遇,得到了天尊留下的神纹古卷,我在神纹上略有涉猎,还请秦小兄弟借我一观。”白鹿峒继续开口说道,秦问天的眼中,却有一缕金色的一闪而逝。

    白鹿峒是什么身份,金刑天尊的神纹古卷又是何等珍贵之物,对方拦路说是借阅,却实则已是变相的劫掠了。

    “前辈说笑了,晚辈修为低下,如何能够在试炼之地拿到神纹古卷。”秦问天盯着白鹿峒的眼睛,随意笑道。

    即便对方知道,他也是不会承认的。

    天尊神纹古卷,可是牵涉极大,可能引来祸事,无论别人知不知道,他自己,是如何都不能承认。

    “是吗,可我得到的消息,应该不会错才对。”白鹿峒同样盯着秦问天,笑道。

    重宝祸人心,天尊传承神纹古卷,若非秦问天和白鹿怡关系颇好,又是白鹿书院客人,白鹿峒,恐怕就不会和他废话这么多,直接出手抢夺了。

    抢宝这样的事情,在武道世界实在是太正常不过的一件事了。

    “前辈一定是弄错了。”秦问天依旧笑着道,此时白鹿怡和白鹿景绝不至于透露出去,他们透露,第一个得到消息的,也不会是白鹿峒。

    那么,便只能是那些霸主级势力的青年,有人故意放出消息了。

    “既如此,秦小兄弟可否将你的神纹戒指,给我检查一番。”白鹿峒盯着秦问天手指上的神纹戒指道。

    这样的话语,已经是非常的放肆了。

    谁人身上没有一些秘密,神纹戒指是武修的根本,怎么可能给他人检查。

    “峒爷爷,你过分了。”白鹿怡顶撞说道,虽然白鹿峒是长辈,但如此咄咄逼人,确实过分。

    “小怡,此事与你无关。”白鹿峒开口说道,若非是考虑到白鹿怡,他绝不会对秦问天这么客气了。

    “你竟然会认为这与我无关?”白鹿怡的声音有些讽刺,她的手,还拉着秦问天的胳膊呢。

    “你应该明白,天尊神纹古卷的重要性,如今就出现在眼前,峒爷爷是必须要得到的。”白鹿峒看着白鹿怡的眼睛,斩钉截铁的说道。

    “白鹿峒,够了。”

    这时,不远处有一道身影走来,乃是秦问天见过的大眼长老。

    白鹿峒见到大眼长老,神色却依旧不变,身为神纹大师,天尊神纹古卷近在咫尺,这种诱惑力,根本无法抵抗。

    “大长老。”

    “我说够了。”大眼长老呵斥一声:“你别忘了,不久前,秦问天还在为我白鹿书院争夺试炼之地排名。”

    “哼。”白鹿峒拂袖而去,显然,此事他恐怕不会善罢甘休。

    “多谢大长老。”秦问天对着大眼长老微微拱手。

    “你是白鹿书院客人,此乃应该之事,若有得罪,还望莫要介怀。”大眼长老回应一声,随即看向白鹿怡:“小怡,你好生招待秦小兄弟。”

    “恩。”白鹿怡点头应了声,随后带着秦问天离开了这边。

    秦问天又回到了后山草地上,这里安静祥和,清风拂面,令人生出宁静之感。

    秦问天坐在地上,见到小家伙雪白的身体不断忘自己怀中拱着,秦问天露出一抹笑意。

    只见他伸出右手,左手却出现一道锋利剑芒,往手中划过,顿时鲜血滴落而下。

    “小家伙,张开嘴。”秦问天对着小混蛋说道。

    “咿咿呀。”小家伙摇着脑袋,可爱的眼睛似乎露出非常不情愿的表情,好似生气的瞪着秦问天。

    “你当初跟着我大概是偶遇我的时候嗅到了我身上的气息吧,我知道我的血液对你有用,少一点血对我没有任何副作用,很快就会?回来,你就放心吧。”秦问天知道自己其中一股血脉力量似乎是恐怖妖血,对妖兽有大用。

    小家伙听到秦问天的话努力努嘴,随即张开了小嘴巴。

    “乖。”秦问天将鲜血滴落到小家伙嘴中,果然片刻之后,它的眼中又几道金色的光芒一闪而逝,随即跑到一旁懒洋洋的睡觉去了。

    “可能有人故意将消息放出去,你就一点不担心吗。”白鹿怡看着轻松的秦问天,白鹿峒拦截秦问天,让她感觉到了不小的压力。

    白鹿书院长老尚且如此,更何况外人。

    “宝物祸人心,皆为利来,担心又有何用,唯有自身强。”秦问天喃喃低语,白鹿怡点了点头:“说的也是,一切困境看似复杂,但由繁入简,终究还是你太年轻,实力不够强大之缘故。”

    “你说什么?”秦问天的眼睛陡然间一亮,盯着秦问天。

    白鹿怡看到秦问天的神色,露出疑惑之色,秦问天不像会生气的人啊?

    “你终究年轻,实力不够强大,否则若能震慑他们,哪有如今之事。”白鹿怡重复道。

    “上一句。”秦问天心头噗噗的跳动着。

    “一切困境看似复杂,由繁入简。”白鹿怡喃喃低语,不知道秦问天是何意。

    “对啊,看似复杂,然则,由繁入简。”秦问天深吸口气,豁然开朗,微微抬起头,感受着迎面清风,竟有醍醐灌顶之感。

    “由简至繁,是精;由繁入简,是悟。”秦问天自言自语,白鹿怡美眸闪烁,完全摸不着头脑。

    却见秦问天蹲下身子,手掌往前一划,刹那间,一道直线划过,却隐隐有一股澎湃力量在其中。

    白鹿怡看着那划过的直线,心中不解,走上前,同样蹲下来,一缕星辰之力涌入其中,刹那间,一股可怕的锋利之意弥漫而出,一道剑芒,破空杀出,惊得白鹿怡直接坐在了地上,感受到从身前划过的剑芒,她的美眸震撼的看着秦问天。

    “你,突破了……”白鹿怡的心头微微颤动着,话语有些激动。

    “恩。”秦问天含笑点头,风轻云淡,身上,那股自信之意,似更强了几分!
龙8国际